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九十四节 梁师都的双面投降

    三天!

    就是现代的七十二小时,大唐的三十六个时辰。

    这三天之中,许多人都没有好好睡过觉,大唐的将军与军士们在发疯的赶路,向着指点的目标地点前进。

    随军出征的勋贵子弟有近千人,这是他们的义务。

    程家三小怪被程老魔头的皮鞭打的对绳状物体都有了一种恐惧感!但是他们不敢抱怨,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父亲程知节在争,也知道所有的将军都在争。这次十一路大军出战,带兵的无一不是身经百战的将军。

    除秦琼与李靖之外,每个人领兵大将,每个将军,每个校尉,每个士卒都在争。

    两道命令已经传令全军。

    第一道,除领兵大将外,任何一位功勋第一军官甚至是士兵都有资格去争一件宝甲,这是一件仙甲,一件可以挡住尉迟将军全力一刀,而丝毫无伤的仙甲。

    这已经不是一件铠甲那么简单,而是一种无上的荣耀。

    第二道,任何军士,只要敢战,只要有功勋,那怕是军奴也会给予升阶、奖励。军功无上限,只要积累了足够的军功,一个奴隶就算是升为大将军,大唐最伟大的皇帝陛下也会亲自封赏。

    这两道正式的命令,已经让原本就热血沸腾的大唐军队完全的燃烧了起来。

    别说是突厥,就算是来自深渊那传说中的恶魔,大唐军士也要让其臣服在大唐的军旗之下,无论是谁!

    李元兴也同样没有好好休息过,因为他背负的责任最重。

    在距离小小的所谓梁国朔州城五十里的一个小城,李元兴带着一千六百护卫,以及秦琼还有秦琼的五百铁卫进驻小城。

    小城的城墙之上,李元兴远望着北方,望着那城外的豆田。

    “梁师都这三天来,应该睡得不好!”秦琼站在李元兴身旁小声的说着。

    李元兴哈哈一笑:“只是不知道,他是在害怕,还是在计算着利益。”

    秦琼笑了笑没有说话,梁师都算什么东西,在秦琼的眼中梁师都甚至都没有资格与罗艺相提并论,一只挡在大唐战车前挥着那自以为强大刀臂的螳螂罢了。

    “报,卢主薄求见!”

    李元兴与秦琼对视一眼,笑了:“好戏上场!”

    秦琼对于李元兴许多话已经慢慢的习惯了,没有错,一个梁师都就是一场戏罢了。

    卢承庆由老狼领着上了城墙,在距离李元兴不到十步的距离时就跪伏在地上,头紧紧的贴着地面:“属下无能!”

    “梁师都倒是野心不小呀!”李元兴伸手虚扶了一下:“起来说话!”

    卢承庆起身后,双手递上了一个书卷。同时说道:“梁师都手下有身份的官员、将军,一共是两百三十一位,其中想归附我们大唐的只有三十几位。多数人愿意游走于大唐与突厥之间。”

    听卢承庆说到这里,李元兴对秦琼说道:“叔宝兄,看来梁师都的手下还知道自己与突厥人不是同根!”

    “最差不过某带兵强攻!”秦琼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要强攻,这一次也轮不到秦琼了,柴绍大军就在那里虎视眈眈的盯着梁师都呢。

    “你继续讲吧!”李元兴对卢承庆说了一句。

    “是,某接触过梁师都部下的人,梁师都开出了一个条件。如想让想他降唐,那么他要一个世袭的王爵,永镇梁国!每年军费一百万贯……”卢承庆还没有说完,秦琼就打断了他,对着李元兴说道:“秦王,某愿为先锋!”

    李元兴轻轻一扶秦琼的手臂:“叔宝兄,梁师都我有重用。”

    既然秦王发话,秦琼也不会再说下去,后退两步站到了一旁。

    李元兴对卢承庆说道:“送信给梁师都,某保他一个富贵伯爵,作人不要太贪心!”

    “这!”卢承庆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接话了,他很想说,李元兴这个价位太低了,相比梁师都眼前的情况却当真和打发叫花子没有两样,一个富贵伯爵,放在长安城中,特别是一个降臣,如果敢有一点嚣张,能踩死他的人有成百上千个。

    这样的条件,卢承庆不相信梁师都会答应下来。

    可是他却不敢劝,似乎一切都在秦王的掌握之中,从出兵到现在,秦王算无遗漏,卢承庆只好躬身一礼退了下去,他只有听从命令。

    “叔宝兄!”李元兴微微的点了点头。

    秦琼双手一抱拳,也下了城头。身为大唐帝国安全司的最高长官,与一部尚书同品阶的秦琼,自然明白。这个时候是到了他帝国安全司出力的时刻了。

    情报,梁师都那里的情报,有多详细就要多详细。

    梁师都也在搜集情报,关于大唐这位年轻的秦王,一个原本就不应该存在的王爵。秦王是大唐皇帝在登基前的封号,可现在却给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年轻人。

    大唐秦王!

    梁师都手上的情报不多,只有三部分。

    第一部分,秦王在整番商,特别是来自大食,大秦的商人们。丝绸的价格高了不止十倍,秦王的封地长安县正在大兴土木,秦王庄靠近者杀!

    第二部分,有非常可信的情报,秦王与大唐的数位重臣,还有大唐皇帝在皇宫之中密议了两天两夜的时间,议的是什么?没有人知道,唯一的反应就是,世家门阀竟然对秦王大婚动了大心思。

    第三部分,罗艺也是一员悍将,可面对秦王,竟然自绑请罪。

    秦王与罗艺之间发生了什么?梁师都开出了百金的奖励,竟然查不出分毫来。唯一得到的情报就是,大约七万主力战兵由秦王带领接近了自己的地盘。再加上辅兵,这是十万大军,那么秦王来干什么?

    杀,还是劝降。

    梁师都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再上战场了。

    无论是自己的年龄,还是自己部下的战力,或者是自己的兵力,都不足以对大唐或者是突厥开战。

    大唐新皇登基,虽然大唐实力弱于突厥,但这位上一代的秦王的战史梁师都已经可以倒背如流了,大唐的江山可以说有一大半都是这位秦王打下的,有胆有略。

    一个能继承秦王封号的人,代表着什么?

    站在梁州城的城头,梁师都在面南而立,他在望着南方。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大唐的秦王李元兴也在望着北方,如果不是两城之间距离有五十里,两人的目光相交会发生什么?

    “梁王好兴致!”一个声音从梁师都的背后传来。

    “赵先生难道不满意那两个胡姬吗?”梁师都没有回头,听到这个声音已经让他有些厌恶了,更是不愿意看到那张脸。

    赵言德衣衫半解,丝毫也没有半点风度可言,猥琐的在腰带下抓了几下:“这天气热的,活动几下全身都是汗。那胡姬出汗身上的味道实在不如汉家女子呀!”说着,赵言德竟然站在了梁师都的身旁。

    梁师都没有看赵言德,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南方。

    赵言德却在此时又说道:“梁王您好艳福,那位琴师怜月就连玉足都是香的。就是踩在某的脸上,都让某醉了!”

    “我能得到什么?”梁师都冷笑着反问了一句,

    一个歌姬罢了,根本不值得自己去提及,反倒是突厥的颉利能给自己什么?

    赵言德却不接话,再次说道:“那怜月,那眼睛真好看,那小手更是软呀!”

    “今晚,人会给你送去!”梁师都冷冷的回答了一句。

    “让梁王割爱,真是罪过,罪过!”赵言德搓着手,乐呵呵的说着。转头看了一眼梁师都,笑了笑后说道:“杨家那个身贵的,吃喝倒是一把好手。那个身贱的,虽然是个没脑子的笨蛋,却是野心十足!”

    赵言德终于说到重点了,梁师都这才转过身来:“我关心的是我梁国!”

    “大突厥兵发朔州,从这里距离长安只有两千里。姓杨的想分一块,那么梁王当如何?”

    赵言德的语气变了,变的锐利了起来。

    那双眼睛象狼。

    此时,梁师都却对赵言德多了几分好感,伸手向南一指:“难道你不知道在那里,有十万大军吗?大唐秦王领兵!”

    “十万兵,四万辅兵罢了!”赵言德很不屑的说了一句。

    “那么,颉利可汗呢?”梁师都反问了一句。

    “四万大突厥铁骑,就可以横扫那娃娃秦王的十万兵,梁王你当如何?”

    针锋相对的对话让梁师都气势上已经弱了下来,他自问真正打起来,两边他都打不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