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九十三节 世家门阀也为利

    利益是什么?

    支撑一个世家的根本,没有粮食会饿死人。

    没有银钱就不可能发展世家,所以粮食是根本,而银钱就是世家的主干,人才是枝叶。

    崔莹莹最先回到家,让她感觉到意外的是,崔君肃竟然没有休息,就在书房之中等待她回来。

    进了崔君肃书房,崔莹莹第一句话就是:“叔父,出大事了!”

    “大事,天大的事情也要冷静面对,忘记你父亲平曰是如何教导你的了。”崔君肃正捧着一本新印出的论语在读,论语这种书,他百看不厌!

    崔莹莹坐下来,根本就没有平曰说话先挑重点说,而是非常详细的将夜宴之中的所有遥细节一一的汇报,她怕自己有些地方可能看不出深浅,所以不敢有丝毫的遗漏。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王家,卢家!

    崔君肃在开始听的时候,脸上带着一种淡淡的笑容,羊毛的事情已经不是秘密了。至少对于朝中重臣与门阀世家而言,羊毛都已经列入各家的计划当中。只等着秦王府来分配这个份额了。

    没有人会认为,秦王会把这个份额留给某一家,自然也不会留在秦王府。

    秦王府的高明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世家门阀的想像,一句话,秦王本就是天上的星君,自然不是凡人可以揣测的。也正因为如此,崔家才打算把印书的法子分出去一部分,任何人印一定数量的书,就需要上交一些银钱。这就等于什么也不用作,空等着收钱一样。

    可当崔莹莹拿出那件衣服之后,崔君肃脸上的表情变的严肃了。

    这件衣服,不是凡品!

    竟然是用羊毛制作而成的,崔君肃在小心的将羊绒衫拿在手上的时候,心中一个声音在告诉他,别说是二十只羊身上的最精华的羊毛,就是一百只,五百只又如何。

    这件衣服,至少值十贯,而且还是在大唐。

    如果卖给番商,胡商,倭商的话,一百贯只是起步价。

    收购草原上的羊毛是国家大计,就算是世家门阀也不敢插上一手,谁乱插手李二就敢灭其满门。但份额肯定是会分配的,一千万只羊,这是秦王提出的数字。那么,就算工艺不到位,五十只羊身上出这么一件衣服,也有二十万件,这就值两百万贯。

    这还不算普通的羊毛同样还有用。

    千万贯的生意!

    崔君肃终于无法保持平静了,将羊绒衫小心的装回盒子中:“小心收好,等秦王殿下出征归来之时,天气将冷!”

    话说到这里,已经是非常明白的事情,这件衣服崔莹莹必须要穿给秦王看的。

    吃的东西,珍珠之类的,只能说是珍宝,珍奇罢了。

    一直到崔莹莹提到了那个铜炉,然后是陶炉,再下来是煤。

    崔莹莹不知道柴的价位,也不知道长安城需要用多少柴,皇宫需要多少柴。

    更不知道,烧开那么大一个铜锅的水需要多少柴,或者多少炭。

    这些柴与炭值多少银钱!

    户部侍郎崔君肃却非常的清楚,而且他相信大唐能比他清楚这个数字的人,在长安不超过十个人,所有门阀世家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一百人。

    煤,按照崔莹莹所形容的,一天就是三五块煤,可供普通的一家人烧水作饭之用。那么一个月下来,才需要花上七文钱,最多就是十文钱。

    更重要是,无烟,无灰,无尘。

    仅长安的富户,一个月就是一千贯的生意,再加上官员,皇宫,一个月就是两千贯。

    这东西可不仅仅是用来烧水作饭,既然是火,那么用处就会更多。

    冬天的取暖,铁匠铺!

    崔君肃已经无心再算下去了,这煤每一年大唐的要用到了,何止千万贯。

    历史上在汉末已经有用煤的记载,当时叫石炭。但因为,五胡乱华,南北朝。汉人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所以许多东西都失传了,以至于唐朝时期对煤的利用一直到唐中期才算真正的开始。

    到了公元一千二百年左右,才是对煤的利用达到了一个小高峰。

    “叔父,还记得上次我回来提及过,秦王要给王家一个生意,但说过这生意太大,王家吃不下。自然是要再分出来的,这个就是了。”崔莹莹又补充了一句,

    “何止是大呀!”崔君肃捂着胸口作了两个深呼吸,他已经感觉到胸口有些发疼了,这个刺激实在太大了,大到让崔君肃都不敢详细的想下去。此时他想到了那天大殿之中魏征口中说过的一句话。

    秦王说过,杀人不一定要用刀,吃人的也可以是羊。

    秦王的羊已经开始吃突厥人了,那么秦王手中不见血的刀会斩向谁。

    羊吃人的计划是阳谋,就算是突厥人想通了,也一样没有丝毫的办法应对。秦王手中这把杀人的刀也一样是阳谋,巨利在前,世家之间必有一争了。

    也好,谁才是第一世家,这次也要分出一个高下来。

    崔君肃感觉到胸口的疼痛更重了,示意崔莹莹叫仆役立即去请家中供奉的医者。

    “王家!哼!”崔君肃冷哼一声,缓慢的坐在软垫之上。

    崔君肃是心脏有些受不了,放在现代就是心脏病,只是他所情况好些,只有有些发疼。

    崔君肃只是叫了医者,卢家在长安的那位族老已经晕倒了,正在抢救之中。

    而王家,王及善却是脸色铁青,站在花园之中对着月亮在发呆。他相信李元兴一定是天上的星君下凡,翻手之间就让五姓七家的联盟出现了危机,分裂是必然的,仅一个羊毛就足够这些世家去争了。

    这煤,却是将王家放在火上烤呀。

    上次印书的事情,王及善已经感觉自己可能选择错误了。

    可这个煤,他却躲也躲不掉,因为秦王李元兴说过,太原周边有可以供大唐子民用数千年,甚至数万年的煤。

    王家要是选择放弃,那么就会让其他的世家,勋贵,甚至是皇族出现在太原。

    王家,不可能放弃太原这块地盘的,绝对不允许被人染指!

    眼下,王家占多少才是最安全的,而拿出多少来给秦王府,或者说给皇室才算是合适的。巨大的利益之下,任何一点差错都是极危险的。

    “来人!”在院子中沉默了足足一个时辰的王及善终于开口了。

    来的人不是家中的仆役,而是王珪。

    作为晚辈,王珪一直守在这里,听到召唤立即走了过来。

    看到是王珪,王及善满意的点了点头吩咐道:“你亲自去安排,北征大军在太原,我们王家一定要尽全力,无论秦王提出什么要求,只要王家能够作到都不能拒绝。就算作不到了,也要尽力去尝试!”

    “是!”王珪躬身一礼。

    “还有,给语烟安排几位老师吧。这个秦王妃,我们王家必须要争!”

    “是!”

    “我想拜见秦王,希望是在崔、卢两家前面!”

    “是!”

    王及善连着提出了三个要求,王珪都没有任何提问,直接应了下来。

    应下来之后,王珪才说道:“侄儿有个提议,天智司,异邦商业司,我们王家没有人。应该派得力的入职,先把事情作好。再图他事!”

    “很好,按你的意思去办吧!”王及善满意的点了点头。

    作为下一代家主的候选人,王珪很优秀,很冷静,也很低调。这一点是王及善所满意的。家族利益才是他们心中最大的利益,然后才是大唐,最后才是皇族。至于百姓,根本就不在考虑之中。

    消息是瞒不住的。

    别说是王、卢、崔三家守不住。长孙皇后还会派人把消息传出去。

    陇西李氏、荣阳郑氏、赵郡李氏、博陵崔氏。得到消息的时间比起卢、王、崔三家来说,晚不到多少,连半个时辰都没有。

    原本四家准备随便选一个旁支的女子送入秦王府为孺。

    眼下,却是已经在思考应该选择优秀的嫡女。秦王不是普通王,侧妃应该不会只有两个,当年前秦王,现伟大的大唐皇帝就有四个侧妃。

    争不了正妃,侧妃也可以一争的。

    更何况,秦王府才是七家战斗的重要的一个战场,普通的旁系身份不够尊贵,而且论智慧也远远不够资格与崔莹莹、王语烟、卢秋雨一争高下的。

    煤的事情是李元兴与李二商量过的,这样的大事他可不敢再私自作主了。

    可李元兴却万万没有想到,长孙皇后出手,果真手段高明。秦王府已经不是三女在争,而是七女相争。房玄齡大人的同情一定会无限的上升的,而李二却会在看乐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还有两天就上架了,已经开始为暴发作准备。

    先给所有投更新票的朋友说一声抱歉,这两天实在无法加更。

    等到九月一号,一定会暴发。

    再次感谢所有打赏,投票,好评,宣传……等各种喜欢本书的朋友。

    谢谢大伙的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