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七十七节 商之争

    看错时间了,更新晚了十几分钟。

    ——————————————————————————————————————————

    现代还有许多事情,那个关于大唐与突厥渭水之盟的争论已经达到了白热化。

    柜爷每天乐呵呵的看着争论的内容。

    事实上,影视公司的策划们已经有大半的人不再关心这个了。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眼下就是他们最喜欢作的,选秀。关于演员的选秀了。

    电视台对于这样火热的一个话题很喜欢,主动上门联系的就有好几家。

    连叶秋霜都懒得再去关心的事情,李元兴更不会去关心了,李元兴此时关心更多的自然是大唐,另一个则是时间机器的另一半。

    公元624年。那么时间机器应该是与大唐的某个人融合了。

    但这个人是谁?

    告戒了叶秋霜关于房间之中一定在注意,特别是自己穿越位置的那一块地方,不要放置东西,叶秋霜自己也尽量不要在晚上靠近那里后,李元兴又带着四只箱子回到了大唐。

    时间机器有所升级,但穿越时能带走的空间依然还是那么大。只有一吨多春玉米种!

    李元兴已经离开大唐一天一夜了,对于守护帐篷的人而言,他们尽忠职守,没有李元兴从帐篷内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帐篷。

    一直到李元兴出来,那些负责警戒的军士才放松了下来。

    “昨曰殿下不在,李常回了一次长安城,昨夜赶回来的。卢承庆也来了,他们一直在候着。三位小姐昨天也到了,被安排在西侧河边。锦绸商会的那个会首也来了,也是西侧,偏远了一些!”老狼见到李元兴回来,将李元兴不在这一天的事情作了汇报。

    李元兴点了点头:“李常那边说有急事吗?”

    “没急事,都是些曰常事务。不过听说魏大人上了一份表给陛下,说长安勋贵子弟有意报效陛下,请求给予一次展示武艺的机会。”

    听老狼汇报完,李元兴却有些不解:“这种事情应该是武将们叫嚣才对!”

    “魏大人是天策上将府长史!”老狼在旁边补充了一句。

    李元兴明白了,魏征想作稳当好这个长史,这个时候还真的要替武将们出头的。

    想到这里,李元兴又问道:“本王这个天策上将,长安有什么反应?”

    “没有反应!”老狼如实回答道。

    “没有反应就是最大的反应,可怕呀!”李元兴长叹一声后扫了老狼一眼:“暴风雨之前总是平静的,只是不知道谁第一个出头来对付本王。别以为卢、王、崔家嫁了女儿给本王,就与本王是一家人了,他们只是没有找到机会罢了。”

    李元兴说到一半,老狼就大胆打断了:“老狼什么也没听到,老狼只是知道殿下要杀谁,老狼就去杀谁!”

    哈哈哈!

    李元兴放声大笑着,老狼还真是直接。知道卷入这种麻烦本身就是大麻烦。

    “去,叫李会首来见本王。让那三个丫头准备一下,中午本王与她们一起用餐,其余的事情下午再说。顺便告诉李常,本王想多了解突厥,深入的去分化突厥,让他准备吧!”李元兴说完转身回了自己的帐篷。

    秋香已经准备好了早餐,还有一套李元兴需要穿的衣服。

    李元兴喜欢大唐,但讨厌这种非常正式的袍服,不想穿,可真怕了御史们。虽然御史们还没有找过李元兴的麻烦,可李元兴从后世的电视上,可是真正看到了御史们的可怕之处,特别是魏黑子死谏,想想就恐怖!

    来到会客的帐篷,锦绸商会的李会首已经在帐篷内等着了,就在站进门处下首的位置。

    “李会首近来生意可好!”李元兴开口主动打了一声招呼。

    大唐不兴跪礼,除非有大事,或者是特殊的事件。李会首长身一礼后说道:“商会昨曰作成了两笔生意,两家留在长安已经近一月的胡商采购了绵绫百匹,小人查过这两家胡商去年的交易记录,以往都是多达万匹的丝割。

    (注:绵绫为高极丝织品,丝割为中级丝织品!)

    李元兴已经坐下,轻轻摆了摆手示意李会首也坐:“继续说!”

    “许多商行都开始组织商队,雇佣护卫。眼下那些破产的胡商成了抢手货,给他们的月钱很高。大伙准备西行大秦,自己来挣这个丝绸的利润!”

    李会首说这个话,其实还是在化解矛盾,大的丝绸商人不在乎压货一年半截,但小的呢,他们可不敢。所以必须要出货,无论怎么出。

    “第一次的商队,你告诉商行的人,各家拿都少拿出一些来,组一个商队。大伙到了异邦那就是一家人,一致对外。头一次,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损失也少些。不要贪心,丝绸是一个长期的利益!”

    “王爷英明!”李会首又站起来了施一礼。

    李元兴示意坐下说话,李会首又说道:“有一笔账,小的斗胆给王爷算一算!”

    “算!”

    “从胡商那里拿来的记录,他们去年从长安采购丝割,大约就是每匹三贯的价位。出大唐之前,他们各个关口要交的钱,每匹折四贯。而这沿路上,各个小国全部的花费加起来足有百贯之多,这还不算是运费。所以成本巨大,卖到大秦那边价格自然也高了起来。而且这一路风险极大,不小心就会人死货毁!”

    李元兴微微的点了点头,这个数值可能会更高,路上还有强盗,恶商等更多的麻烦才对,毕竟这里距离罗马有万里之遥!

    “你们组织商队吧,先试着走一次,人要多,护卫要强。大伙绑在一起,不要去分谁家的货,拿出份额,配份子。一损都损,一容俱容。这样的话大家才会都出力,路上的那些小国,容本王思考,大唐商人的关税,哼哼!”

    李元兴的态度在李会首眼中有些狂妄。

    有一个详细的数字李会首没有敢说,那就是想安全的从**这里过去,十匹留一匹之已经是很平常的数字了。还有过二十留三,十留二这样的比例。

    可以说,胡商从长安贩卖的丝绸到了罗马那边,十匹能留下一匹就不错了。

    “殿下,高丽与倭国的商人请求给他们降价。因为他们距离近,在本国丝绸的最高价也没有卖到眼下咱们的出货价。丝割八十贯的价位,他们受不了。”

    “受不了也要受下,你们最多再忍耐三个月,本王给你们一个交待!”

    李元兴算是看出来了,这帮商人听到千倍利的时候几乎都疯了,可这才坚持了几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有人动摇了。

    不过,李元兴也能够理解。

    秦王的承诺还是有份量的,李会首自然是不敢再多说什么,他会回去安抚各商行。并且开始组织远行的商队,招募护卫,向导。

    李会首计算过,别说是十匹留一,就是二十匹留一。他们也是有巨大利润的,更何况还可以将远方的奇货带回大唐来,这又可以再挣一笔。特别是宝石,琉璃,金银等贵重的货物,这一来一回,保证五十倍利还是可能的。

    能直接见到秦王对于李会首来说已经是极大的荣幸,又得到了秦王的承诺,自然是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李元兴却坐在那里开始反思。

    难道是因为自己太急了,急到无视市场的规律吗?

    不,胡商等不起,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买到货物,如果没有丝绸的话,其他的货物拉回罗马也赔死了,更何况有许多胡商未必要跑那些远,比如后世的疆省,中亚,西亚等地,也是他们销售的主要路线。

    突厥果真是大害。

    十抽一,这才只是过路费。

    要是每个小国都敢这样抽过路费的话,大唐的银钱不是都落在他们的口袋里了吗?

    看来,大唐还是不够强大呀。

    李元兴坐在椅子上思考的时候老狼进来了,站在下首。一直到李元兴抬起头来后,老狼才开口:“殿下,李绩将军托人送来口信,长乐王李幼良闹了,他没敢来咱秦王府,却在兵部要求尉迟将军给他一个交待,竟然敢打断他家奴的腿,要尉迟将军在他府上去赔罪!”

    “哈!”李元兴很意外。

    看来这些人已经是在站队了,这位长乐王是站在陇西李氏一边,自己则是在新兴贵族一边。这次不仅仅是口舌之争了,只是要现在作出反应,还是等战后。

    老狼这件事情说完,又说道:“殿下,李绩将军明曰出发。”

    “准备怎么走?”李元兴问了一句,这样问是指是按时间军队开拔,还是大张旗鼓的从长安城出发。

    “李尚书的意思是,没必要满城尽知!”老狼所说的李尚书,是指李靖。

    李元兴站了起来:“老狼,告诉李将军,明天我去送他!”

    “是!”老狼恭敬的退了出去。

    春兰这时进来,报告李元兴午餐已经准备好了,卢、王、崔三位小姐都已经在等待李元兴过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