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七十二节 大军齐出

    写在前面的话!

    希望不要影响到大伙看文,今天看了书评区里的许多书评。真心有几句话要说,因为其中好几条书评都非常的真实,虽然说不到感人,但却是真实的。一个读者心内之中真实的话。

    向大伙保证,这本书一定会非常用心,非常努力的去写好的。

    再顺便说一句扫兴的话,只看了几个章节的朋友,不要急着下评论。

    感谢大家的支持,

    非常感谢……

    ——————————————————————————————————————————————————————

    安排了李绩的任务,李元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其实他早有腹案。刚才他讲的是战略,战术的部分他没有讲,但已经是成竹在胸。

    “段志玄!”

    “在!”响亮的回音震的大殿翁翁作响,一位年龄绝在三十岁上下,身高足有两米的壮汉站了出来,表情恭敬的站在李元兴面前等待着命令。

    这位原秦王府战将,可谓是战功显赫。

    李元兴转身来到魏征面前:“有劳魏大人了!”

    魏征点了点头,先是听到了李元兴的安排之后,快速的写了一道手令,加盖天策上将的金印,然后装在木盒当中交给了李元兴。

    “段将军,这封命令除你之外,任何人不能知其内容!”

    “得令!”段志玄双手接过了木盒。

    发兵符的事情自然由李靖负责,李靖大概知道李元兴的意图,但这个封锁命令的作法却是非常的新鲜,就算是一份被泄露了,也不会影响全盘计划。

    紧接着,下一份却不是魏征来写了,魏征主动让在一旁。他清楚的知道,这所有的命令如果都由自己来的写话,那等于自己就知道了全盘的命令,这样子绝对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在李元兴没有正式公布战略方案前,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下一份,由卢承庆来写,卢承庆也在这个时候,正式成为了天策上将府的一员。

    “柴将军!”李元兴将木盒拿到在手中。

    柴绍本就是李元兴大的多,他是平阳公主的夫君,也是李二与李元兴的姐夫。

    当柴绍双手来接的时候,李元兴却紧紧的握住了柴绍的双手:“姐夫!”这一声姐夫叫完,李元兴再不说话,只是用力的握着柴绍的手,那样紧紧的握着重重的摇了两下这才松开。

    李元兴这个动作让柴绍心中有无数个疑问升起。

    柴绍看到了卢承庆那铁青的脸色,心中的疑问更重了。

    可谁也不能问!

    李元兴四下看看,这一次他没有叫任何人帮助,快速的写好四份,分别交给了长孙狐狸、程魔头、黑炭哥、李靖。

    四人都面色严肃的接下了木盒,一言不发的将木盒紧紧的握在手中,

    这已经是七路大军了。

    接下来一道手令,李元兴交给了秦琼,虽然秦琼已经不适合上战场了。但是这样的一场战争如果没有秦琼出场,这是对秦琼的侮辱。

    但是,这还没有完!

    李元兴这一次让卢承庆写了三道手令。

    “李孝恭、候君集、张亮。”李元兴连点了三个人的名字,在递交木盒的时候又说道:“三位将军,你们每人只能有三千轻骑。要么得胜而归,要么马革裹尸!”

    “某万死不辞!”

    这个时候,任何一个武将都不能有半点退缩,那怕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面临的什么,或者前方是十倍,百倍的敌人。

    这里站着的,可以说是大唐权力巅峰的大臣们。

    还有大唐军事最高统帅,大唐秦王、天策上将。

    最重要是,前任秦王、天策上将,大唐皇帝也站在这里,一点点退缩的之意都会万劫不复。

    “皇兄!”李元兴长身一礼,这可以说是李元兴第一次认真的用大唐的礼节施礼,也是第一次对大唐皇帝李世发行大礼。

    李二伸手一扶:“为兄只看战报,一切交由五郎!”

    李元兴转过身来,向着大殿之中的众位大臣深深一礼:“劳烦各位了!”

    放在现代,这就是上司对下属的一种器重。放在李元兴身上,李元兴在打架之前,也总是会感谢各位来帮忙的兄弟几句。

    放在古代,放在大唐,此礼不寻常。

    想当年李世民为秦王的时候,求贤可执大礼,但出兵,却只有威严。

    李元兴毕竟不是李世民!

    “各位都年长与我李元兴,此次大战。钱粮兵甲有劳了!”李元兴又是一礼。

    这一礼李元兴是真心的,他非常清楚打仗的真正意义何在。

    打仗打的是后勤,打的是财力,打的是一个国家的真正底蕴。这一战,最初的想法是阻击突厥,可这才短短的一个月时间,李元兴异想天开的灭突厥,竟然被大唐的重臣们认可,被皇帝李二认可。

    大唐的北方国策,几位文臣相信不用几天时间就可以拿出详细的方略来。

    而李靖的主力、高俭的户部,也可以在短时间内,将战争所需要的各种物资准备到位。

    所有的大臣,包括崔君肃与年轻的卢承庆都站在那里受了李元兴这一礼。

    在李元兴一礼结束起身之后,几乎是所有人同时回礼。虞世南开口说道:“无人敢不用命。此战关呼大唐国运,当以死效之!”

    “当以死效之!”其余众臣齐声回应。

    大殿上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接下来就是六部,天策上将府的问题了。

    李元兴带来的四只箱子被李二没收了,里面还有李元兴给自己带的几样东西,比如巧克力。虽然李二不知道那黑呼呼的是什么,但李元兴带来的,必然就是好东西。

    那些唐横刀,李二不用去验,只用手在刀身上摸了一下,就知道此刀比李元兴给秦琼那把更好。既然将军们出征,李二命官中工匠在刀身上打上天策府三个字,然后每个即将出征的将军赐一把。

    其余的,自然就归宫里了。

    在**的花园当中,石桌上摆上了酒菜。

    “五郎,打仗之事为兄只有一句话,你一定要听!”李二亲自为李元兴倒上了酒:“作为主帅,你永远都没有错!”

    李元兴点了点头,这句话他明白。

    “为兄打了太多仗了,已经对打仗无趣!大唐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作,你去打仗,为兄要好好整治一下吏治,大唐的官员太多,这才是大唐最大的麻烦!你一定要记住为兄的话,作为主帅,你永远没有错。”

    李元兴拿起酒杯笑了:“三句话!”

    “说来听听!”

    “第一句,天策上将永远是对的!”李元兴很认真的说道。

    李二微微的点了点头,示意李元兴继续!

    “第二句,任何人有不同意见请反思自己是否错了。”李元兴依然很认真的说着。

    李二愣住了,刚刚倒进嘴里的酒都忘记咽下去了。

    “第三句,如果有怀疑,请认真思考第一与第二句!”李元兴更加的严肃了。

    卟……

    李二把一口酒全部喷了李元兴的脸上,可李元兴的表情还是那么严肃。李二实在忍不住,大笑不止。“五郎,你,五郎呀!哈哈哈!”

    李元兴任由酒水从脸上往下流,就好象那张脸根本不是他的。又是一副极严肃的表情,语气冰冰冷冷的说了一句:“这话原本是要送给房大人的,将天策上将改为夫人二字!”说到这里的时候,李元兴也忍不住笑了。

    李二笑的捂着肚子弯了腰。

    花园之中,禁军与侍官、侍女们都离的极远,他们自然是不知道皇帝与秦王在说什么。只是看到皇帝陛下与秦王殿下笑的象疯了似的。

    “哥!”李元兴一句很简单的哥,让李二止住了笑容。

    这是逾越,至少应该称皇兄。

    可李二却很高兴,这样更亲近些。

    “我想对陇西李氏出手,但计划没有想好,留在今年年底吧!”李元兴小声说道。

    李二点了点头:“长乐王叔只是一只笨牛,替另人冲在前面。等此战结束之后,我们兄弟二人商议此事。为兄也感觉到他们过于张扬,今曰不提这些,只管喝酒!”

    这一次,李元兴没有醉,不是因为他的酒量好了,而是喝的少。

    知道李元兴的酒量,李二放了他一马。

    当晚回到秦王府,却遇到了一直在府中等他的卢承庆!

    “殿下!”

    “有要事?”李元兴心说没有急事,卢承庆不会在晚上还来自己的秦王府。

    走进李元兴的书房,卢承庆从袖子之中拿出一张羊皮。双手举过头顶:“殿下!”

    李元兴接过羊皮,上面却是几十个人的名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