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六十节 为田而喜,而泣

    保持更新,努力码字。

    今天看到存稿不多了,这几天要静下心来,努力码,努力码!

    顺便求票票,各位朋友,三江票如果有的话,喜欢本书就投给本书。

    感谢……

    ————————————————————————————————————————————

    长乐王算那一颗葱!他胆子也太肥了吧,只是他为什么敢跳出来呢?

    李元兴也在反恩,可就不明白,难道是自己有触及到李氏的利益了吗?

    李元兴有些想不明白,按常理推断,既然没有利益的冲突,只是面子上的小事。不至于要搞死搞活的,只是对方选择自己的一位皇叔出来试探,那么自己也反过来试探一下吧。一切就公事公办,看看陇右李氏会有什么反应再说。

    大帐内又空荡了。

    在现代生活的李元兴,在临近古城长安的南郊有一个小房子,两室一厅七十平米的房间,客厅算不小了,才不到二十平,两个卧室加起来才二十多一点。

    眼下这个行军大帐真是大,感觉都有三百个平方米了。

    李元兴也知道,这是开中军会议的那种行军大帐,全军之中也没有几顶。倒是李靖给自己弄来了一顶,而且还是最好。听说是原来李二使用过的,这太空了当真让人不舒服。

    秋香在一旁乖巧的跪坐在地毯上,手上正作着女工,她准备为秦王绣一条发带出来。

    李元兴脑袋里想着李幼良的事情,越想越感觉是一个阴谋,那么自己示弱引出了其背后的力量之后应该如何,李渊与李二会怎么看呢?要说门阀,这皇族之外的李氏一族,也绝对不是好鸟。

    未来他们可能比崔、卢、王三家更让人讨厌。

    一扶椅子扶手,李元兴站了起来,钻牛角尖是想不出解决的办法的。不过李元兴却是知道利益的冲突才是世家门阀最紧张的。

    看到李元兴站了起来,秋香赶紧放下手上的活也跟着站了起来。

    “听老李头说,出苗了。本王去看看!”李元兴想出去走一走,换一换脑子。也想看一眼自己最关心的那些玉米。

    李元兴出行,就算是在自己的庄子里,前四后八,也要十二个护卫出行。

    老狼现在跟王府管事比,权利一点也不低,他有许多事情要忙。所以挑选了一个年轻的猛人叫白二娃,这小伙子能和黑炭哥打了二十多回合才落败,在军中这已经算是狠人了。

    田间地头,看着那土里冒出的尖尖绿色,李元兴笑了。

    记得儿时,父亲还在的时候,那里自己才五岁,哥哥已经十多岁了。当时也是秋玉米种下,自己天天跑到地里去盯着看,每天都去看,当看到出苗时候自己狂奔回家,那种喜悦此时又重现心头。

    看着田间的那尖尖绿色,李元兴的眼睛湿润了。

    “殿下!”秋香将一块香帕递了过来,李元兴挥手拒绝了,向前快走几步,冲着天空高声大喊:“出苗了,玉米出苗了。”

    眼泪流着眼角流下来。

    此时没有大唐的秦王,只有那个现代的农家小儿李元兴。

    李元兴背后的秋香已经泣不成声,作为奴籍的她也没有体会过饥饿。她不明白高高在上的大唐秦王为何这么激动。

    可那些站的笔直的士兵们却明白,田就是百姓的根,有田有活路,田中出苗就是希望。

    正在给田里松土的农户们手紧紧的握着木柄,身上有了多更的力气,松一松土,浇些水,再施些肥,让苗长的更壮。

    在秦王庄,他们的相信生活会越来越好。

    李元兴象个孩子一样,哭了,又笑了,双手捧着一把土笑的合不上嘴。

    爱田的王就是好王爷,爱田的王爷也会关爱农户,这样的王爷值得咱把命卖给王爷。农户们的想法很朴实,没有太多的奢求,一点点的恩情,他们会百倍来回报。

    傍晚的时候,李元兴喝了一碗大唐这里种出来的小玉粥,几片酸菜。

    大唐少盐,可李元兴却无能为力,至少眼下李元兴无能为力,盐是一个巨大的产业,整个大唐需要的盐何止百万吨。有太多事情想要去作了,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事情也要一步步的去作。

    李元兴虽然没有读完高中,但在社会上打拼多年,也是懂得,事有轻重缓急。

    当下之重就是突厥,当下之急就是粮食。

    其余的,缓缓吧!

    老狼从长安回来了,李元兴让秋香也给老狼了一碗小米粥,这才问起长安的情况。

    “李尚书说敌不动,我不动。要动就要一击必杀!”老狼把原话学给了李元兴听,李元兴心中明白,这是当自己人才会这样说的。看来这不仅仅是李元兴与李氏之争,更是天策上将府的将军们与李氏之争了。

    至于尉迟恭打断了几个人的手脚,这屁大点事情李靖都当没看到。

    “李尚书还说,明个他要过来,陛下有旨意。”

    李元兴刚刚拿起茶杯,听到这话愣了一下:“旨意不是宫里的内官们宣的吗?”

    “听说是大事!”老狼回了一句,

    李元兴点了点头:“那你去安排着准备一下,好酒不能少!”

    老狼几口就把一碗小米粥喝光了,抬头笑呵呵的说道:“再好有酒也没有殿下您的仙酒好。”说罢,眼睛就看着秋香。

    秋香如就如同被狼盯住了的兔子,全身一哆嗦。

    “别怕!”李元兴安慰了一下秋香,然后说道:“老狼不是贪心仙酒,他只是想一个制酒的方子。”说完,又对老狼说:“我倒是知道个简单的方子,制出来的也就是比咱大唐的酒烈些罢了,太费粮。等这一季的玉米熟了,我传你!”

    次曰,大约就是早上九点的时候李靖就来了,他们轻骑简从,清一色的骑兵赶来。

    以李靖为首,程知节与秦琼也来了,他们身后还有几个三十岁上下的将军,下马之后李靖只是依规矩行了军礼,一直到进入李元兴大帐都没有再说话,就是程老魔头今天都非常沉默。

    看来当真有大事。

    大帐之内坐定,李靖开口说道:“五郎那折子圣上看了,说好。但李常不足以胜任这主官之位,他能力尚可,但威信不足。遇到点事情难道就要去请圣上出面吗?所以,事情准了,但主官另选了一人。”

    “我皇兄想的长远!”李元兴铁定不会说李二有什么错误。

    李靖点了点头:“其实都是自家人,叔宝由圣上亲封,此事由叔宝过问!”

    秦琼笑着抱了抱拳,却没有说话。

    很显然这是小事,与之后马上要说的事情来说,小的不能再小了。

    说完这事,李靖从怀中拿出一份圣旨来:“这是圣上给兵部的,到了出兵的时候了。”

    出兵!

    李元兴蹭一下就站了起来:“不是说八月吗?”

    李靖有些苦笑不得,但还是得解释:“派一军先行,驻扎陇右。然后从河南、江南两道抽精兵五万,关内道出兵出五侧翼,河北道三万侧翼。最后集剑南道精兵三万,以及长安精兵八万,围杀突厥!”

    “我明白了,眼下驻陇右的要先行,陇右那边听说有麻烦!”李元兴已经听说了,有个叫什么李艺的,似乎不安份,以前是隐太子的党羽。

    李靖把李艺就没有放在眼中,他自然知道李元兴所指的是什么?

    “挡车螳臂罢了!”

    看来是顺便把那家伙解决了。

    “陇右那边,何人可为帅?我皇兄可有定论?”李元兴心想,李靖必须是指挥全军,那所分出来这么多军队,自然要有分部队的统帅了。特别是这陇右的选择,既要对付那些叛军,也要应付突厥,一定要一个厉害点的人物。

    李靖冲着他身旁的一位三十岁上下的将军点了点头。

    那位将军起身出列:“卑将李绩。”

    “茂功原本姓徐的,因战功太上皇赐姓李。此战他可独领一军!”李靖特意提出,李绩是李渊因为他的战功而赐姓李的,这就表面此人能打,而且非常能打。

    不选老魔头或者是黑炭哥,单选了些人,就足以证明,此人可担重任。

    可惜柜爷没有在这里,否则一定是烟袋乱打,李元兴这种唐史小白定会被打的头破血流。李绩是谁,李元兴只是打算回去现代再好好查一下,再说这里只是准备出兵了,真正要动起来,估计还需要几个时间。

    李元兴问起李靖详细的计划。

    李靖却摇了摇头:“眼下只是确定要与突厥一战,朝堂之上此事还不为人知。眼下粮草的筹备才是头等大事,这未经众臣们认可,私下集粮也是大禁忌。可如果在朝堂之上讨论,万一消息有所泄漏,后果不堪设想!”

    李靖也为难,所以他现在还是在选择拖。

    “这么多人,总会想出一个好的解决办法来!”李元兴安慰着李靖。

    倒是程咬金吼了一声:“某家不算,要想你们想,某家只管吃酒打仗。你们说打那里,某就打那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