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二十九节 卖身救母的少女

    后院又是一声干号,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老虎也哭了,干号的声音吓的叶秋霜生生的止住了哭泣。

    叶秋霜盯着李元兴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说话算数,今天我就是你的!”

    李元兴默默的点了点头,却马上差开话题:“先帮我看看这些东西,老五给丫头拿一万块营养费。”

    王五乐呵呵的拿出一万块放在叶秋霜面前。

    叶秋霜用衣服用力的一擦脸,擦掉泪水,又恢复到那个坚强的少女神情。对着那几个小兄弟伸手一指:“去多搬几张桌子,然后拼几张凳子把箱子放上去,要稳。拿床单,桌子不能有缝。”

    几个人看了看王五,王五笑骂一句:“还不去干活!等嫂子发火呀!”

    叶秋霜没有在乎王五怎么叫,反正自己已经决心把自己给卖了,其他都无所谓了。

    看着正在干活的几个人,王五走到李元兴身旁小声说道:“兴哥,她肯定还有什么原因。一般人换到咱这样的,怕都会借杆滑了,一定会求咱们救命,而咱也不会逼着她当真把自己卖了。”

    “有理,不过能卖身救母的再坏也有限度,孝子无大恶!”李元兴也小声回答着。

    王五点了点头,话点到就行了,没有必要再说的深。

    桌子摆好,那张虞世南的字铺在桌上,放大镜,灯什么都给拿到位。

    叶秋霜仔细看了足足五分钟:“七成是真的,保存的这么好不容易。应该是某个大家族的传家之宝,我帮你想个办法洗白,你可以多争几乎一倍的钱。但洗白也需要花钱的。”

    “这个,就是白的!”李元兴笑了。

    “不可能!”叶秋霜信心十足,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是干净东西。

    “省博物馆能给开证明文件,所以这就是白的。”李元兴话说到这里,也不再去多解释了,又对王五说道:“叫小豹子出来作记录列清单。召集得力的兄弟给我死守这个院子,丢一件咱们损失太大!”

    小豹子出来了,拿着他的笔记本电脑。

    李元兴笑呵呵的在箱子里摸了摸,从下面摸出三刀障刀来:“这三件可怜已经不是我的,记下,小军一把,女魔头一把,柜爷一把。”小豹子一边记录一边说道:“不知道咱们吃亏不,听亮子哥说小军哥给影视公司注资才五千万!”

    “如果是生意,这个价你们吃亏,但如果是朋友,这个价公道!”叶秋霜说话时的信心越来越大,语气也坚定的许多。

    李元兴只是说了一句:“看来小军倒是一个公道人!”说话的时候,又从箱里底下摸出一个紫檀长木盒,一边打开一边说道:“这东西就我所知道有好几个,不是世人所传的只有那么几个残品,但这个是常洪常哥的。必须是要捐献呀,没胆留!”

    “你会怕?”叶秋霜心说,这就一箱东西,警察能让李元兴这一辈子都不用花钱吃饭了。**敢开出天价来杀人。李元兴这一副平静的样子,叶秋霜不相信他会害怕。

    李元兴笑了:“改天我带你去看一样真正的国宝。”

    说到真正国宝的时候,所有人都闭嘴了,国宝这东西是禁忌词。

    对于叶秋霜来说,心中除了心底深处那个解不开的死这结之外,就是已经根本不可能治好,生命进入了倒计时的母亲了。其余的她都不在乎,连死都不怕,连把自己卖了都不后悔,还有什么可以吓住她的。

    什么是国宝她不在乎,抢过李元兴手中的檀木长盒开口说道:“盒子来自唐朝皇室,里面装的是……”打开那卷轴的叶秋霜再一次呆住了,今天已经让她震惊了许多次,可这一次她受到的震惊如同雷击。

    “国,国宝!”叶秋霜在颤抖,全身都在颤抖。

    用力的在自己双手上各打几下,让自己的手不要发抖。将原先的白手套扔掉,拿出一双新的重新戴上,深深的吸了两口气后打开了那个卷轴,一字一句说道:“请记录!怀疑是真迹,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可能姓为真迹,唐朝著名书法家虞世南临摹兰亭序,定义国宝级,无价之宝!”

    “无价!”有一个小兄弟喊出声了,被王五一巴掌打在脸上:“忘记规矩了!”

    所有人都紧紧的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来。

    王五对李元兴说道:“要不要请柜爷来!”

    李元兴默默的点了点头:“请吧,原本想这东西可以让常洪老哥笑的合不上嘴,现在看来,他要哭了。这东西捐献出去,他未必能留在省博物馆。请柜爷!你亲自去请。叫兄弟把猎枪都准备好。”

    王五出去了。

    李元兴回过头对那些小兄弟说道:“家家盖新房,算哥的,清一色的三层小楼!”

    所有人都没有回应,他们昨天晚上已经让柜爷给上过一次课了,柜爷手上有枪,还是真正部队上的用的军用枪,柜爷的原话是胡萝卜加大棒,早就教过这些人规矩了。特别选出来看院子的,全是当过兵的,是极为可靠的。

    没当过兵的比如小豹子,那是老虎的亲弟弟,出卖谁也不会出卖为他拼过命的亲哥。

    更何况,柜爷也说,孝顺的人无大恶。

    叶秋霜盯着那副字眼睛都不眨,看的非常仔细。李元兴在旁边却说了:“挑一个礼物送人,挑最便宜的。”

    叶秋霜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将字小心翼翼的卷了起来。

    然后将木箱之中所有的东西一一摆在了桌上,最后挑出一对玉马:“这一对是不值钱。虽然是古物,但玉不好,手艺差。估计是唐朝小商人家里的东西,而且也没有明显的出处,只能从玉和这雕刻的风格上推断是唐朝的。”

    李元兴认得这东西,是那个什么会首送来的礼物之一。

    名字霸气十足,叫什么玉脂流金翡翠什么什么马,当时还以为是个什么宝物,谁想到竟然被叶秋霜评价为这箱子中最不值钱的东西。

    拿起马看看了,又随手放在桌上。

    叶秋霜这时说道:“其实这马也不算是不值钱,只是你箱中的东西太值钱。当然了,如果放在唐朝的时候,这一箱东西来算,这一对玉马算也是价位中等的宝物。至少比这三把障刀值钱多了。”

    “原来如此!”李元兴点了点头,心说误会那商人了。

    “你这些东西,多少钱收来的。”叶秋霜也随口这么一问,李元兴却哈哈大笑:“商业机密,商业机密。”掩饰之情流于颜表,连守在门口的小弟都能够听出来李元兴笑声中的那种尴尬。

    柜爷来的很快,但进了院子后却是慢吞吞的走进屋里,大马金刀的坐下,敲了敲桌子:“连茶都没有,还叫老人家这么热的天跑来。”

    泡茶自然是小弟的事情,柜爷喝一口就开始抱怨了:“一帮混小子,好茶都让你们当树叶喝了。”听到这话,叶秋霜走过去重新试了试热水瓶的水温,打开壶盖凉着,然后又去闻茶叶。

    柜爷饶有兴趣的看着叶秋霜,却没有问这是谁,也去理会。

    李元兴从箱子最下面拿出一个布包,小心打开后,拿出一个碗来:“这东西,是大唐卢国公混世魔王用过的茶碗。这个给柜爷泡茶,才显得出柜爷的身份!”

    叶秋霜接过茶碗,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倒了一点水后放了下来,还是拿现代的茶碗给柜爷泡了一杯茶,双手端在了柜爷面前。柜爷闻闻了茶香,问道:“丫头从那碗看出什么了没有,给说来听听!”

    “是唐朝的,越窑早期的青瓷,工艺比起唐中期差了许多。但也是古董之中有价值的好东西,至于是不是程知节用过的很难考正。除非有更多的证据来证明,现下只有一点,那就是这碗是越窑供给皇家。”

    叶秋霜中规中矩的回答着。

    柜爷满意的点了点头:“可以得六十分,比我那孙女还强些。但是你看得不仔细,进贡皇家的与皇家用来赏赐的也是有区别的,在武德年间这个区别更是明显,花纹,要注意花纹。所以兴子说是卢国公用过的,也不算胡说。但你说的也不错,证据依然不足,不足以证明这是卢国公府的!”

    对叶秋霜说完,柜爷问李元兴:“这丫头什么来历!”

    “我的女人!”李元兴脸皮原本就不算薄,说这话时理直气壮。

    “你要配上这丫头,还需要多学习,多修身!”柜爷两句话就把李元兴给贬低了。

    李元兴笑了笑没有接话。

    柜爷品了一口茶,称赞了一句好手艺,将茶杯放在桌上后才不紧不慢的说道:“那临摹的兰亭序打开来看看。”

    叶秋霜服,心中一百个服气。

    这位柜爷品味极高,眼光毒辣。最厉害就是这养气的功夫,原本以为老爷子不知道那字贴,谁想老爷子知道,还能这么淡然的在那里先喝一杯茶,然后才看东西。

    光是这一点,叶秋霜相信没有几个人能够作到。

    柜爷却是自己明白,必须这样。自己不是年轻人了,看到一件国宝前如果不先平和心情,万一看走眼了,那就是大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