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二十四节 李渊

    长安城,血的味道似乎还在长安城的风中。

    李元兴有一些紧张,他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李渊。要知道李渊能起兵反隋到最后坐上江山,也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无论李元兴怎么想,他见李渊的事情都已经不可能改变。

    若大的宫殿里只有李渊一个人背着大门站在那里,连李二都被要求回避,据说这是李渊禅位前最后一个正式的圣旨。

    单独见李元兴!

    李元兴进入宫殿之后,大门则禁军从外面关上,整个大殿之中就只有李渊与李元兴。

    “身在皇家,是没有亲情的!”没有想到,竟然是李渊先开口。

    说完这句话的李渊慢慢的转过身来,他没有见龙袍,只是穿了一件普通的长衫。李元兴打量着这位推翻杨家江山,建立李家江山,大唐第一位皇帝。

    这位大唐第一位皇帝更像是一位铁血的将军,国字方脸,刚毅。一双眼睛却是如鹰一般,如盯着猎物一样的盯着李元兴。

    李元兴打量着李渊,而李渊也在打量着李元兴。

    “你象吾儿元霸!”李渊口气一变,向着李元兴招了招手:“过来,你倒是大胆。在这大殿之上,你是大唐第一个敢不对吾施大礼的人!”

    李元兴走近几步,伸手一扶李渊。倒不是刻意讨好,只当对方是一个老人吧。

    虽然李渊还不老,之后又生了几个儿子呢!

    “其实,有些事情是你的错。并不是皇家无情!”李元兴感觉到李渊语气之听善意之后,第一句开口就是指责。李元兴相信李渊不会杀自己,李世民也不会让李渊杀自己,以一个现代人对心理学的研究,这个时候李渊需要的是一个安慰。

    李渊笑了,拉着李元兴坐在台阶上:“那皇位我不坐了,我听你说说!”

    “让一个废物坐在太子之位,自己的弟弟强到让整个大唐都没有把他当回事,你说他睡得好吗?”李元兴拿出的是柜爷讲课中的理论。

    李渊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不过,长幼有序!”

    “大唐刚建国,打江山谁出力多?出力多的没有分到更多的肉,就算他服,他的部下服吗?不过反过来讲,任何人换在老爹你的位子上,这事情也难办。”

    李元兴一句老爹把李渊说的又喜又悲的,重重的在李元兴肩膀上拍了几下。

    “突厥才是大麻烦,换句话说,让那废物上位。突厥怕是会占了大唐好多土地呀!”

    “所以,我马上禅位。”

    原来让李世民提前登基竟然是李渊的意思,这一点倒是让李元兴没有想到。

    李渊又说道:“儿子我有许多,既然是皇帝,那就顾的是李家的江山。那突厥当年吾就不喜欢。说起来,你也是我儿子,明个要给某磕头,某虽然不当皇帝了,有个天上的星君给某当儿子也是不错!”

    李元兴一脸的古怪,真猜不到李渊这会脑子想得是什么?

    “其实当皇帝也很无趣!”李渊的话匣子打开了,一会说这个,一会说那个,晚餐是禁军送进来的,没有人知道大殿里的两个人说了些什么。

    李二下了严令,谁打听谁死。

    李二心中也好奇,但是他却更清楚,有时候许多事情还是少知道为好。

    能忍耐着,发动玄武门之变,坐上大唐皇帝宝座的人,心姓都不会弱。李二会把这个问题藏在心底深处,等到李渊死掉的时候再问。

    在李元兴与李渊聊天的时候,李二却在和房杜两位先生讨论关于未来秦王妃的问题。

    在场的还有长孙氏与杨妃。

    当然,这个秦王妃是指李元兴的秦王妃,可不是李世发的长孙氏。

    “长孙家已经不能考虑了!”长孙氏首先开口。

    长孙已经出了一个皇后,再出一个秦王妃,怕是天下世族都会视之为敌!

    “崔家、王家、卢家?”李二追问了一句。

    房玄齡这时候说道:“世家门阀都是皇室的对头!”

    房玄齡的话只说了一半,但却非常明白了。无论这秦王妃是那一家,都对这些家族有着极大的助力,那么自然也会有对皇室不利的因素。

    “五郎不可能不娶妻!”李二很为难。

    “不难!一正妻二平妻!妾室也是有地位的,只要娘家够强!”杜如晦出一个狠辣的主意。房玄齡当时就冷汗直冒,急着摆手:“不,不好。五郎怕是以后的曰子不好过,后园失火呀!”

    李二用力一击掌:“不,身为秦王,自然要为国出力的!”

    为国出力需要娶许多老婆吗?房玄齡很想问这个问题,可看到连即将成为皇后的长孙氏都点头同意了李二的观点,他心中对李元兴有着无限的同情。

    老婆多了,家有恶妻的机率会大许多倍。

    最后决定由房玄齡将这个安排告诉李元兴,并且负责联络这事。

    “圣人您这位弟弟可顶五万兵马!”杜如晦这话不是恭维,而是实话。

    光说秦王这个封号,如果没有李元兴的话,就算大唐万世也不会有人有资格再封秦王,同样也不会有任何人敢被封为秦王。

    秦王代表的不止一个王位。那更是代表着大唐的一种身份,一种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地位。甚至是,与皇帝同尊,万万人之上的地位。

    “五郎腰要好!”杜如晦冷着脸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所有人都愣住了。

    转而哄然大笑,只有房玄齡一人一脸迷茫:“克明此话何意?”

    “好了,此事就到这里,玄龄去安排此事。登基之后,最多一个月要给五郎完婚。秦王府连牌匾都不用换直接给五郎就是了。一应仆役,玄龄看着安排就是了。”

    房玄齡起身后躬身一礼,退离了李二的书房,依然是一脸的迷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