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十一节 来自仙界的礼物

    “老狼!”李元兴吼了一嗓子。

    “老狼听令,但不能去长安!”老狼硬着脖子把李元兴的话顶了回来,他已经有了打算,实在不行就去找尉迟将军,总之不能放李元兴出去。

    李元兴心说自己有三千精锐大唐军士,就算只给自己三百人,长安城之中还有什么可怕的。老狼不同意,那么想来黑炭哥那一关也过不去。

    一回头,两个侍女都低着头站在后面,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来。

    “你们,过来!”李元兴喊出口之后自己也有些后悔,这语气怕是会吓住两个小丫头。只好又说了一句:“帮我挑几件礼物。”说完回头一看老狼:“送礼物行不!”

    “行!”老狼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木箱之中的物品是从超市买来的,现在的超市东西却是非常全的。几个极为精致,三百多元一个的不锈钢外壳,浮法玻璃制作的化妆镜摆在布上。然后十几瓶不同味道的香水,以及高档的真丝丝巾,还有几瓶原本给自己用的洗发水。

    化妆镜有巴掌大蚌式的,也有两个团扇样式的。

    “你们说,我长孙嫂嫂会喜欢那一个!”李元兴问两个侍女,两个小丫头已经被宝物迷了眼,被送来的时候已经给她们交待过,伺候的下凡的星君。原本还有些怀疑,这会见到这些仙家的宝器,眼睛里已经是一片白光,什么都看不清。

    倒是老狼抱怨着:“这么好的钢竟然用来用镜子,作成刀多好!”

    “老狼,你没有娶亲吧!”李元兴笑着问了一句。

    “恩!”老狼倒是如实回答,老狼看起来老,那是多年打仗风霜造成的,其实也才不过二十六岁,事实上比李二只小一岁。

    李元兴乐了:“不解风情的家伙,你当然不知道女子喜欢什么?”

    老狼当下就问两个侍女:“这些东西,你们喜欢吗?”

    “喜欢,用上一天死了都愿意!”大一点的那个开口回答道。

    李元兴知道问这些人没有用了,挑那些华丽的,香水挑瓶子好看的,丝巾随便拿了两条。两侍女立即去库房之中挑了几个非常华丽的盒子给李元兴装礼物,这一次老狼挑了三十个得力的军士押送。李元兴心中一个念头闪了出来,拉过领队的军队详细的交待许多话。

    目送着精锐军士出营,李元兴翻了翻自己的木箱,里面的东西已经几乎见底了。

    拿了两个头花随手送给了两位还没有名字的侍女,两侍女激动的跪伏在地上,发誓就算是李元兴让她们去死,她们也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这样的誓言让李元兴有些无奈,大唐的人怎么动不动就要死要活的呀。

    不过,他也明白这是两女表忠心的一种方式罢了。

    听老狼说接下来最大的荣幸就是家主赐名了,奴籍侍女由谁来订名字将决定着她们曰后在这个家中的地位。

    李元兴还没有完全适应大唐,赐名这种事情他都不知道需要什么仪程。

    翻出木箱里最后一瓶酒,李元兴去找李靖了。

    这位大唐军神已经在那沙盘前从昨天站在到现在,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盯着沙盘。

    李靖在大唐军队之中地位崇高,就是秦琼,咬金、炭哥这样的人物都要给三分面子,连他们都不敢打扰李靖的思考,更何况是普通的军士。

    不过李元兴进大帐却没有被阻挡。

    “难呀!”李靖第一句话就让李元兴心如冰窖,连军神都认为难的事情这要如何是好。

    李靖指着沙盘说道:“根据老仙神的指点,有三处可以伏击的地点。但无论那一处眼下都没有足够的把握,某让知节去抄了原户部那老鬼的家,翻了户部的账本。某只想要一个结果罢了。”

    “什么样的结果?”李元兴好奇的问道。

    “支撑一场大战兵粮的结果,某调不齐兵粮!”李靖的脸色极为难看,因为一夜过度用脑,因为一夜没有睡觉,水米未尽,对敌连三成的把握都没有,此时的李靖很憔悴。

    粮食!

    李元兴也叹了一口气,如果自己可以拥有一万个立方的空间,二十一世纪的粮食足够多,就算国内买不够,从全世界买粮也行。

    可惜自己只有两个立方的空间罢了。

    “五郎不必叹气,事在人为,我大唐军人血亦热!”李靖的话锵锵有力,大帐两侧站的军士腰板也不由的挺直了几分。

    李元兴将酒瓶放在沙盘边框上:“我昨天不是唐人,今天的我却是大唐的子民。我李元兴无论如何也不能突厥打到长安城下,长安是什么,长安只能让天下人跪拜!”

    “某当不负所托!”李靖双手一抱拳。

    李元兴回身对军士吩咐了一句:“准备热饭让将军吃过休息,将军太劳累了!”

    在这里的军士已经习惯了李元兴与大唐不一样的说话方式,领命下去了。

    李靖累,但以前打仗经常几天几夜不休息也是常事,这点劳累在李靖眼中不算什么。更何况如果不想个明白,他也睡不着。

    大碗喝了一口烈酒,李靖的脸色红了几分,指着沙盘说道:“设伏只有一次机会,一次就要打疼突厥。这需要足够的兵力,足够的冲杀。但是,大唐眼下不仅仅是粮食不足,精良的兵器也不足以一场恶战。”

    “就是说,突袭一次没问题,但万一突厥还有力气再打!”李元兴对战争是个小白,能有这样的问题还是在柜爷的指点之下才懂那么一点。

    李靖点了点头:“如果进入消耗战,那不如不打!”

    “对,不能打消耗战!”消耗战的坏处李元兴懂,那是拼国力。可大唐的敌人远不止突厥一个,这一点李元兴是懂得的。

    李靖在李元兴的肩膀上拍了两下:“我们既然提前三个月后作准备,自然打的是有备之战。以五郎你昨曰的提议,这一仗打的好了。把突厥打成狗,这只狗会为我们大唐在西北换为五年的安宁,压服那些部落才是上策。但是,既然是计划,那么中策与下策呢,五郎是否想过。老神仙是否提点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