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最终的复合 (大结局)

    唐俊豪早已怒不可遏,一声怒吼,人就挡在了牟承嗣的面前:“夏盼儿四年所受的罪,你就想这样轻易地了结?”

    牟承嗣对望了一眼女人。

    女人刚欲开口,身后就传来了一阵冷酷冰山的大笑,大家回头一看,客厅门口不知何时站着一个丰神俊朗,冷漠寒霜的男人。

    男人大步流星踱步上前,唐俊豪一眼认出这男人是当年追求夏盼儿的昊翰墨。

    只见他一个箭步跨到夏盼儿面前,看到夏盼儿一动不动,面无表情,毫无知觉地坐在那里,静静地,美好得像一幅画,他情绪激动地轻抚着夏盼儿的脸:“盼儿,都是我不好!都怪我无能!”

    那样醉心而肝肠寸断的呢喃,叫旁人无不悱恻。

    良久,昊翰墨立起高大的身影,怒目而视牟承嗣:“你耍阴谋诡计,勾结我的手下,使我的公司出现资金周转不灵,然后逼一个女人就范,难道你不觉得太卑劣太小人?”

    原来,八年前,牟承嗣为了赢得在美国的市场,分得最大的一杯财富羹,便不惜血本买通昊翰墨的左右手,制造了当时惊及一时的“德雷克海峡钢铁沉船事件”,使昊翰墨蒙受了上百亿的损失,用以整垮这个世界首富。

    昊翰墨几乎一夜之间四面楚歌,正在美国接受治疗的夏梦儿第一时间把这件事告诉了远在墨西哥的夏盼儿。(与此有关的情节,请亲们回头看第四十三章)

    夏盼儿毫不犹豫地星夜兼程赶到了美国,面对如此巨变,她也束手无策,昊翰墨对她恩重如山,无论如何,她不能袖手旁观。

    她自然想起了在墨西哥重逢的牟承嗣,因为只有他的财力才能帮上昊翰墨。

    她知道牟承嗣对她或多或少有意,于是,她答应了牟承嗣做他女人的要求,条件是牟承嗣和昊翰墨签订一个50亿的钢铁买卖合同,先付款50%,再履行合同,不露痕迹地帮昊翰墨度过了经济难关。

    牟承嗣何乐而不为?因为这上百亿的钢铁本来就没有沉入大海,而是他和昊翰墨手下并吞了,虽然没有整垮昊翰墨,但他遭此一劫,元气大伤;更何况,有美人主动投怀送抱,而且是他日思夜想的女人!

    只可惜昊翰墨和夏盼儿都被蒙在鼓里,直到多年以后的今天,昊翰墨才意外得知事情的真相,他星急火燎赶来中国,唯牟承嗣试问。

    唐俊豪自然也不明就理,昊翰墨转向他:“豪,这是我和牟承嗣的恩怨,我一定会为盼儿讨一个说法的!”

    说罢,凛冽地盯着牟承嗣:“你是希望牵扯到更多的人,还是跟我出去?”

    牟承嗣看着昊翰墨俯瞰一切的气势,乖乖地和他走了出去。

    宽敞的客厅安静了下来,唐俊豪立在那里,忽然就听到了夏盼儿的轻唤:“俊豪哥,翰墨来了?”

    他俯下身子,看到夏盼儿安静地坐在那里,正用清澈无邪的眸子询问地看着他,他激动地点了点头。

    “好多年没见他了!”夏盼儿喃喃呓语,唐俊豪把头伏到她的膝上,紧紧地握住她的纤手:“是啊,都十四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他生怕这是一个梦,梦一醒,夏盼儿又恢复了不知不觉。

    “我想翰墨了,叫他不要跟牟承嗣计较了吧,那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与牟承嗣无关!”夏盼儿清清楚楚地一口气说出了一长串。

    “盼儿,这是男人之间的事,你让他们自己解决吧!”唐俊豪热切地吻了吻她的额。

    时间就这样在夏盼儿日复一日的清醒中消逝,唐俊豪每天的希望增多,每天的期待也增加。

    这日,唐俊豪站在洒满余晖的阳台,静静地看着夕阳如血,默默祈祷着夏盼儿能早日康复。

    忽然身后,一双熟悉的纤手环腰扣住了他,那样温婉,那样轻柔,又那样令他心怀激荡,因为从那掌心的温度,他就知道那是谁了:“俊豪!”

    “嗯!”他全身软得无力。

    “我真让你辛苦了!”熟悉的柔软的身子已经紧紧地贴着他的脊背。

    唐俊豪热血沸腾,一个急转身,嘴已经封住了那张温润的唇,辗转吞噬,直至双方都粗喘窒息,他才停止那粗鲁的动作,郑重地捧住那张已经深深烙在他心底的脸:

    “盼儿,还记得我十岁那年向你许诺,不管你在哪里,不管什么时候,我也一定要找到你,找回你?”

    夏盼儿轻笑着,轻笑着,泪珠儿就簌簌地落下来:“俊豪哥哥,你真傻,要是我变成了永远的植物人,你到哪里找我回来?”

    “即便你真的永远变成植物人,我也绝不放弃,我就是找到天荒地老,也要把你的心找回来,把你的灵魂找回来!”

    夏盼儿热泪盈眶,低声哑哑地说:“所以,我提前回来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丁丁已经站在了他们身后,等他们发现他时,他的两腮已经满是泪水,他哽咽着跑上前,紧紧抱住他俩的头:“爸爸,妈妈,我爱你!”

    三人哭成了泪人,很久很久才分开。

    “喂,小家伙,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是你爸爸啦?”唐俊豪狠狠地擂了儿子一拳。

    “十岁那年就知道了!”丁丁撅起嘴。

    “十岁那年?”唐俊豪不敢相信,那不是自己认识夏盼儿的那年,这么巧?“你怎么知道的?”

    “孔伯伯告诉我的!”丁丁一脸似笑非笑的神情 。

    “孔鸿哲?”唐俊豪皱着眉头:“这个孔方兄!”

    “什么事情让我的老同窗在背后骂我?”孔鸿哲不知何时出现在大家的面前,邪邪地痞痞地盯着唐俊豪:“难道不应该认子归宗?丁丁当年还不肯接受呢!是我做他的工作:等妈妈醒来,就接受他这个不称职的爸爸算了吧!”

    孔鸿哲朝丁丁眨了眨他那双蓝宝石的眼:“是不是,丁丁?”

    丁丁红着脸,点了点头。

    (全书完)

    篇外:唐俊豪十年后因鼻咽癌在江贝去世,时年四十八岁,夏盼儿因过度哀伤,加上当年在天窗内脏受到严重损伤,也于第二年匆匆离开了人世,时年四十五岁。

    两个相爱的人虽然只有短暂的十年恩爱的时间,但是正因为经历了那么多,因而他们懂得加倍的珍惜。

    此外,他们每年都会在清明节去给康峻熙扫墓,用以祭奠九泉之下的亡灵。

    估计,地下长眠的康峻熙也不会计较和妒忌他们最终的复合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