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风流官王

236:县长出招

    一个沉重的声音传过来。原来,是正局长张大猛打来的。

    “你真是胡闹,你们马上放人!”

    然后,一下子把电话挂了。

    张广大把手一挥,这些人都交给当机派出所处理,我们就回去了。“他给当地的派出所打了电话。”

    张广大放下手机,他的脸上的汗水滚下来,这个怎么办?他已经抓住了计长龙,可是,张局长却命令他放人。

    张广大明白如果不放人,肯定会得罪了正局长,可是,放了这个计长龙,他的良心不安。他一下子捏紧了拳头。

    张广大一瞪眼睛。

    “我偏偏不放人。我就是不当这个队长了,这个人也不能放了。”想到这里,他一下子挂了电话。

    他带着手下,把计长龙押回去了。他在路上就给吕青云打电话。“吕局长,我已经抓到计长龙,可是,咱们局长让我放人,我应该怎么办?”

    吕青云叹了一口气。然后,斩钉截铁地说。“我不同意放人,有什么问题,就让他处分我。我全权负责。””

    吕青云又指示说了,“张广大,你先把那个计长龙押送到我的家里来,你对张局长就说,已经放人了。然后,再由我出面交涉。”

    于是,张广大开着车子,把这个计长龙送到吕青云的家里。因为,他的家里只有一个人,所以,押计长龙也是很方便。

    张广大留下两个公安人员看守着计长龙,然后,吕青云就张广大一起回到公安局。吕青云就去找个公安局长张大猛。可是,一个公安说了。“今天,张局长没有来上班。”

    吕青云一个坐在办公室里。

    他正在想着,为什么这个张大猛局长不让他来抓这个乡长之死的案子。

    吕青云取出一块紫石头,他对着那一块紫石头推了一掌,一道长长的光芒撞在那一个石头上,

    立时,出现一个圆圆的镜子,镜子中间出现一个老人。

    这个老子的脑袋上写着几个字。

    计元好,计长龙的爸爸。

    吕青云一下子明白了,一定是这计元好在中间捣鬼!

    吕青云又推出一道光芒。

    这一下子镜子出现了,这个事情的原因。

    原来,这是计长龙的父亲,计元好在做的手脚。计元好的消息也很灵通,他知道了田联光被抓起来后,就着急了。

    接着,镜子里又出现一个瘦长的男人,这个男人和计长龙有些相似。

    他的脑袋出现几个字。

    计长远,计长龙的哥哥,白运县县长。

    吕青云从这个镜子里看见这个人,

    他明白了,一定是这个县长在捣鬼。

    ,计元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人家下一步棋怎么下。于是,他给计长龙的哥哥计长远打了一个电话。

    这个计长远是计长龙的哥哥,他也是一个县长,是白运县的县长。

    计长龙接到这个电话,就赶紧回来了。

    计长远向他爹建议,说同牛县长打过几回交道,这人很讲交情,能否花点钱请他出面。反正是花钱,不如花个好去处,找一个硬扎后台。计元好现在是病急乱投医,只要能消财免灾就是万幸了。

    晚上,计长远揣了两条中华牌香烟

    来到牛县长家。这两条烟里面全是百员大票子,他一下子送出五万元。

    牛县长叫牛得草,也是镇里的人。,高中毕业后从镇长一步一步地爬上了现在的位置。他把这个事情给牛县长说了。

    牛县长一直对计长龙很照顾,要不然,他也不会在这个书记的位子做那么长时间。

    他在官场商场都能游刃自如,对每一颗崭露头角的新星,他都给予一点垂青。他对计长远说,我给各个公安局长打一下招呼,你也分头做一做个别工作,实在不行就集中起来开个会。

    计长远明白所谓“个别工作”就是分头打点打点。很快,张大局长和刘局长都接受了他的礼物。可是,偏偏有一个吕青云不知趣。

    牛县长把公安局长张大猛叫过来。“张大局长,民不举,官不究,这个事情过去了很久了,再说了,他明明自杀,为什么还要扯到别人,这个事情希望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个张局长虽然得了计家的好处,却当了婊子还要假装正经。张大猛说,计长龙有逼他自杀的嫌疑。

    全是一副牙巴骨咬得挺紧的模样。

    他们的鬼把戏难逃牛县长的法眼,不就是等人来搭个台阶下吗?他习惯地抬起右手,向后理了理大背头,反问他:“什么叫嫌疑?他贩卖人口没有?贩毒贩枪没有?乡长自杀了,书记就有嫌疑了,那么,照着你这样说,整个乡里都有嫌疑了,你怎么不都抓起来。

    办理案子,不要一拍脑袋就抓人。

    不要一拍脑门,就是一个股风。

    八里乡的政绩还是不错的,咱们不能光钉着别人的错误,缺点,咱们要看到别人的长处。再说了,人家死者的家属都不在闹了,你们还查个什么啊。

    你们还嫌案子少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你们还有大案还没有处理清。

    这个事情应该先放一放。

    何苦要把人家往死里整呢?再说了,任何书记都是组织部看重的人,都是县委书记支持的人,

    都是政治上光明的人,象这样的人物,会做出那种杀人放火的事情吗?

    你这个脑子,要好好转一转了。

    这番话口气硬,听起来政策性也很强,张大猛张张嘴,什么也说不出了。

    ,乐得送个顺水人情。

    然后,就是去了一家高级饭店。当然是,由计元好来请客了。

    当然,计长远县长来安排。

    他特别把自己的爸爸也叫过来。因为,他的爸爸计元好也认识这个牛县长。

    最后一顿庆功宴让计元好再次大开眼界,菜的档次更高了,香烟一人发了一包红塔山,酒水摆上了青岛啤酒、五粮液。计元好第一次吃基围虾,听说营养价值高,一百多元一斤,大家都不讲客气,他也放开了手脚,手指弄得黏糊糊的不利索,味道倒不怎么样。对面的牛县长瞅着他说:“老计,今天可要把酒喝好,这一杯酒要当你一根圆木檩条呢。”

    计元好吃惊地问:“那一瓶酒不要买一方木料了?”

    挨身坐着的朋友。一把拉住他,凑到耳边说:“现在是一支烟抵一斤油,一瓶酒顶一头牛,下面坐着一栋楼呢。”

    “啥是一栋楼?”他转身问朋友。

    “就是领导坐的小车呗。”

    县长、书记挨桌来敬酒,餐厅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牛县长敬酒的力度大,谁不干杯他不走。丁开书又是求恳、又是敬烟,他横竖不肯通融,眼看推托不掉,丁开书只得硬着头皮干了杯。牛县长说要同他加深感情,又向他讨了一杯回敬酒。

    走到计元好面前,牛县长益发不放过:“老苟,我们今天是月母子碰到旧情人——宁伤身体不伤感情。这杯酒你不干,以后有什么事就别找我牛某人了。”

    牛县长向自己卖人情,不喝也得喝。计元好干脆爽快地站起来,仰起脖子一口干了。为了不失礼,也为了感谢牛县长的支持帮助,他壮起胆子也给牛县长回敬了一杯。两杯酒下肚,头就大了起来,晕晕乎乎的才晓得喝酒是一项吃力的苦活路。他平时的酒量也只有二两,而且是一点一点慢慢抿进去的,从来不超标,象这样一口倒一杯还是头一回。他比张大猛。年纪大,身体有些抗不住。

    这个酒会后,

    张大猛就给张广大打了电话,让他放人。……

    吕青云明白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他一扬手,那一面镜子一 下子消失了。他慢慢站起来,原来,原因出在这个牛县长的身上。

    看样子,还要斗一斗这个牛县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