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风流官王

232突审派出所所长

    232突审派出所所长

    公安局长吕青云接到公安大队队长张广大的汇报。那个证物,那把带有血迹的匕首上的血迹就是乡长周碎手的。张广大指着化验鉴定报告给吕青云汇报。这个匕首还有一枚指纹,这一枚指纹经过比对,和原来派出所所长田联光的指纹有百分之九十六以上的相似,可以,断定,这一枚指纹就是田联光的。

    吕青云点点头。他拍拍张广大的肩膀。“张广大,这个化验和我推想的,是一致的。”我也想着就是田联光先扎了乡长一刀,然后,又威胁他。他忍受不了威胁,于是,就跳楼自杀了。咱们要先接触一下子这个田联光。注意,咱们要悄悄地接触他,不要打草惊蛇。

    咱们两个人去就行了。于是,吕青云和张广大亲自出马,两个人到了八里乡,两个人找一个饭店,进了一个小包间。叫几个菜,从容喝起酒来。

    吕青云先打电话给办公室主任季广大。这个季广大这个时候已经害怕了,本来,他就不是计长龙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在乡下那么久,也没有升职了。

    季广大很快就来到这个包间里。季广大一看见吕青云,就一下子跪下来。两只眼睛闪出明亮的泪水。“吕局长,我有罪,你处分我吧。”

    吕青云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肘儿。“你怎么这样说话?”他把季广大拉起来。季广大流着眼泪说了。“周乡长坠楼的那一天,我是第一个发现的,如果,我早一点救他,把他送到医院里,也许,他就死不了。只是四层楼,并不高。我想起来,我就后悔莫及。我真恨不得一头撞死。”

    吕青云拍拍手。“季广大,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他的脑袋先着地,这样的死亡,是没有多少法子,是抢救无效的。我知道你的好心。周乡长已经遇害了,咱们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抓住谋后凶手 ,替周乡长报仇。你想给周乡长报仇雪恨吗?”

    季广大点点头。“我当然想了,我做梦都想给周乡长报仇雪恨。我给你一个东西。”说着,他取出一个笔记本。

    “你看看,我那一天的记录。五年前,北霸天打了周乡长一个耳光。这一点,我记下来了。”

    吕青云翻开一看,上面写着血淋淋的一天。

    那一天,我在办公室里。北霸天闯进来,北霸天闯进了周乡长的办公室,逼问,为什么周乡长阻拦他的侄子进乡政府。

    周乡长只说一句不够资格。

    北霸天就冲上去,就是一个耳光摔在周乡长的脸上。

    ……

    吕青云合上笔记本,这个记录在案可以算成一样证据了。目前,最重要的就是田联光。我希望你能把田联光叫过来,而且,不要惊动任何人,包括计书记。

    季广大想了想。他对着吕青云说了。“我和田联光是多年的朋友,关系不错,有时候还在一起喝酒。我就给他打电话。把他叫到这里来。

    季广大趴在吕青云的耳朵上说了几句。

    吕青云点点脑袋。

    于是,八里乡办公室主任季广大给田联光打了电话。约他来这里,喝酒。田联光很爽快地答应了。

    然后,季广大就离开了。

    吕青云和张广大就在附近的地方埋伏起来,他们等待着这个田联光。

    过了一会,田联光骑着一个大架摩托车过来了。

    张广大突然袭击,他跳起来,对着田联光就是一拳头打下去。田联光毕竟是一个派出所所长,他急忙一扭车头脑,就要逃跑。

    可是,这个时候,吕青云在他的后面出手了,他一拳头劈在田联光的脑袋瓜子上,这一拳就田联光打晕过去。

    然后,两个人架起来田联光。

    张广大夹着田联光。吕青云开着摩托车,就把这个田联光押到一个僻静的地方。这个地方是一个荒疏的院子,估计不会有人来了。

    于是,吕青云把摩托车停下来。

    公安大队副队长张广大把田联光放下来。

    田联光慢慢腾腾睁开眼睛,他一睁眼睛,一看是吕青云,一纵身子,就要逃跑。可是,张广大紧紧按住了他。

    吕青云一瞪眼睛。“田联光,你一看见我,就跑什么?难道, 你杀人了!“

    田联光连连摇摇脑袋瓜子。“吕局长,你就是借给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杀人。“

    吕青云一瞪眼睛。“你又胡说了。你说说,周乡长是谁害死的?”

    田联光毕竟是一个多年的派出所所长了,他十分难对付。他狡猾地说了。“这谁都知道,周乡长就是坠楼死亡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吕青云一瞪眼睛,两只眼睛发出一种可怕的光芒。

    “田联光,你休想摆脱关系,就是你威胁他,他才会跳楼自杀的。你就是一个凶手,你老实交待,不然,我就把你送进大牢里。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田联光把一只手紧紧抓住自己的胸膛。“我田联光对天发誓言,我从来没有杀害过周乡长。我也没有那个胆子。”

    张广大忽然一扬手,对着他的脸就是一个耳光抽下去,这一记耳光抽得很响亮,接着,把这个田联光往墙头上顶。地着他的肚子,又是几拳头打下去。

    “田联光,你小子,还敢嘴巴硬,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知道厉害。”

    田联光紧紧抱着脖子,蹲下去身子。“张队长,你就是把我打死了,我也不是凶手,我真没有杀害他。不是我把他推下去的。是他自己人下去的。”

    张广大一把扯住了他的脸孔。

    “田联光,不要以为,你当过所长,我就没有法子收拾你。实话警告你,我也是从派出所上来的,我也会让你把那些苦都品尝一下子的。我就不相信,你不说。”

    田联光一瞪眼睛。“张队长,你这样对我,我会告你的。我又不是你的犯人。”

    吕青云走过来,扬扬手。对着张广大说了。“张队长,你不要动手,这个田所长,还是我的手下,你就看着我的面子上,别打了。“

    张广大看了吕青云一眼。

    “这个田联光就是欠打。不打,他就不说实话。“

    吕青云拍拍他的脸。

    “田联光,你口口声声没有害过周碎手,周乡长,这一把匕首的血是从哪里来的!吕青云亮出了杀手锏,拿出那一个证据。

    田联光一看这个匕首,他的脸色一变,不过,他毕竟是当过十几年所长,他也是一个特别油的人。

    他摇摇脑袋。

    ‘这个匕首,我根本不认识。“

    吕青云说了。“这个匕首上面有你的指纹,我们已经经过技术鉴定了,这个匕首的指纹和你上交的文件的指纹是一样的。

    这个匕首,你曾经用过。

    这个血迹就是周乡长的。

    “你还是老实交待吧。”

    “没有证据,我们也不会来找你的。”

    田联光把脑袋瓜子低下来。

    忽然,他的手机 响了。张广大一把抢过那只手机,他一看,原来上面写着几个字,季广大。于是,田联光说了。

    “你接吧。”

    田联光只地接了电话。

    田联光说了。“我没有时间喝酒了,我有任务。”然后,就挂了电话。

    张广大把那个手机拿过来。

    “你不要盼望着谁能来救你。”

    “不说什么,就凭着这些证据, 我们照样能定你的罪行,把你送进大牢里。”

    田联光看见证据摆在面前。他也没有明白,这一回麻烦了。

    田联光扑通一下子跪下来。

    “我有罪,我交待。”

    那一天,我,被计长龙叫过去。计长龙说了,周乡长要害他,他让我对付周乡长。

    于是,我就想了一个点子,我知道周乡长一向胆子小,他一回,北霸天打了他一把掌,他什么话也没有敢说。

    我就有了主义了。

    我把那一块石头上写了四个血字。

    “非死不可。

    我把那一块石头装进一个大包里,趁着一个黑夜,扔到了他的家里。

    那一天,他就吓倒了,几天没有来上班。

    过了几天,周碎岁又来上班了。

    计长龙又找到了我,让我对付周碎手,我把这个事情向他汇报了,他夸奖了我一翻,并给我了一万元奖励。他还许给我,将来有机会,会提拔我。

    于是,我这一次下了狠心,我这一天悄悄地跟踪周乡长,那一夜,天色特别黑暗,周碎手一个人走在一条路上。他的周围没有一个人。

    当时,天非常黑。

    我悄悄地跟踪他,我突然,从他的背后跳出来,对着他,就是一刀子扎下去。这一刀子扎在他的身子上。他的身子流血了,他一下子倒下去。

    这个时候,突然,来了一辆车子。我吓跑了。

    我以为,我杀死了周碎手。

    可是,这个周碎手竟然十分命大,那一刀并没有扎死他,我当时着急了,那一刀只扎在他的背上,只是扎伤了他。

    那一回,他在医院里整整躺了几个月。

    可是,他没有把这个事情报警。反而,什么也没有说。他就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

    我又得到了计长龙,计书记来的奖励。

    可是,计书记还不放心他。因为,你升上公安局长了,他害怕,周碎手把他做的坏事报告给你。“

    于是,计长龙又一次威胁利诱我,让我除掉周碎手。

    我这个人,一不做,二不休,我就把那一把匕首扔到他的家里。

    没有想到,第二天,他就是那样跳楼自杀了。

    我有罪行,你们枪毙我吧。

    田联光抡起手,对着自己的脸就是一个耳光抽下去。

    张广大抽出一个手铐,这一下子铐住了田联光的大手。

    “走吧,跟我们回公安局。等待下一步审理!”

    突然,吕青云一把推,他一把推开了张广大,哗,一把刀子飞过来,这一刀一下子射向田联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