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风流官王

第一百一十章:表哥,不请自来

    第一百一十九章:表哥,不请自来

    接着,就有几家建筑公司的老板来联系吕青云了。这个剪彩工作只是打了了一个广告。其实,其它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吕青云只是用这些县里的名人做了一个广告。有了这些活广告,自然会有建筑公司找上门来。用不着再做广告了。

    这一天,吕青云正在办公室忙碌着修路的事情,就有人扣门了。吕青云打开了门,一看,门外面一个四十来岁的汉子,这个汉子夹着一个黑色的皮包,留着大分头。

    吕青云看了他一眼。“你找谁?”

    这个汉子走过来,一把紧紧抓住了吕青云的大手。“吕乡长,您好。”吕青云握着他的手,可是,他实在想不起来这个人到底是谁?

    “吕乡长,我就是张方中。几年不间了,你步步高升啊。”

    吕青云松开了他的手。

    ‘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这个人倒也不客气,自己走进门来,并且,一回手,把门关上了。“吕乡长,你还认识我吗?我叫张方中。我从小和你在一个村子里长大的。后来,我就搞建筑公司,就很少回家了。”

    “说起来,咱们还是近门,你的六叔叔是我舅舅。”

    “说起来,咱们还是表兄弟。”

    这一句话说得吕青云一楞,自己的爸爸只有兄弟两个,哪有什么六叔叔?吕青云的脸上还是挂着微笑。那种淡淡的微笑,让张方中捉摸不透了。

    吕青云淡淡地说了。“你叫什么?瞧,我这个记性,转眼的功夫就忘记了。”其实,他没有忘记,他只是故意打击这个人的热情。

    这个汉子摸出一来名片来。

    “建龙建筑公司总经理,张方中。”吕青云看着这张方方正正的脸,心里说了,你倒象一张扑克牌,

    “这是我的名片,请多多关照。”

    吕青云看了看这个名片,自言自语说着。“我的爸爸只有弟兄两个,我没有六叔叔呀。这个六叔叔是哪里的?”

    张方中说了。“不会弄错的,你的六叔叔叫吕长强,对不对?”

    吕青云一下子想起来,他确实有一个六叔叔叫吕长强,不过,那是他的堂叔了。吕长强和他的爸爸吕济天是一个爷爷。已经不怎么样亲了。

    吕青云说了。:“张经理,找我有什么事吗?”

    张方中说了。“听说,咱们八里乡要修一条公路,一条八里乡通往盘龙县的公路,我们公司想接手这个活儿。”

    “我们公司是国家审核通过的公司,工程质量是一流的,我们有最先进的工程技术措施。我们有最务实的工作班子,我们有最吃苦精神。”

    “只要把这个工程的事情交给我们,就一句话,保证让你满意。”说着。他从包里拿出一个个证件,让吕青云查看。

    吕青云看了又看,他每一样都看得很仔细。一边看,一边问

    你这个公司是从哪一年建设起来的?

    张方中了。

    “我们这个公司创建二十年了,我们公司的名子在全国都是响亮的,都是数一数二的。我们公司做了许多公路,比如长河公路,马山公路,……都是我们作的。”

    “我们做得公路,明得能当镜子照,结实得能开航空母舰。你要是把工程交给我,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吕青云冷冷一笑。“工程的质量问题是最重要的,不在乎过于做了多少工程,而在于你能做好眼前的工程。”

    张方中接着说了。‘我这个人就是最重视工程质量的,不象有些人不注意质量,光做一些豆腐工作,我对手下一再强调质量问题,谁有质量问题,我立马开除谁。我的队伍是最讲究质量的队伍。’

    张方中站起来,他把那个黑色的包放在桌子。“吕乡长,你就让我们接手这个 工程吧。”那个包里有厚厚的钱,

    吕青云打量了一下,也许是两三万吧。

    吕青云一把推出去。

    “这是做什么?别这样吧。”

    张方中微微一笑。‘咱们初次见面,交个朋友,这个喝茶的。’

    吕青云一瞪眼睛。“张经理,朋友可以交,但是,这个你要拿回去。”他还是不接这个东西。

    张方中的脸色变了一下,一闪过去了。

    “吕乡长,你就收下吧,我知道,你们的工资也不高。”

    两个人拉扯了半天。吕青云坚决不接他的包。

    张方中只好收起来。

    张方中说了。“吕乡长,哪天有空,咱们一起坐坐。好好聊聊。”

    张方中就这样离开了。

    过了一会,乡长周碎手打电话来。

    ‘青云老弟,我想喝酒了,怎么样,今天晚上有空吗?’

    吕青云接过电话,有些纳闷。这个周碎手从来没有和他单独喝过酒,今天是怎么了?可是,周乡长说出来了,他又不好拒绝。

    毕竟,两个人都在一个地方上班,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

    只好说了。

    “晚上行啊,你说在哪个地方?”

    周碎手说了。“就在望江酒楼,那个地方的菜色不错,咱们九点相见,不见不散。”

    吕青云说:‘可以啊,不过,咱们说清楚,今天晚上,我来做东请客。要不然,我就不去了。’

    周碎手说了。“青云,你这说话就见外了,咱们哥俩谁和谁。谁请都是一样的。”

    “您是老哥,再说了,你在工作上没有少照顾我?我正有这个意思,我一直打算请你,

    可是,又不知道,能不能赏光?”

    周碎手的声音又传过来。

    ‘好吧,咱们晚上九点,不见不散。’

    一更到,求收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