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下)

    她阴阴一笑,攥起莫筱然的下颌,强迫她张开嘴,将手中的白色粉末倒入她口中,“好好享受,小贱种!”

    莫筱然倏地瞪大双眸,拼命地挣扎着,然而那让人毛骨悚然的粉末还是像填鸭一样被填进了她的口中。

    紧接着冰凉的水灌入她的口中,硬是把粉末冲进了她的胃中。

    “你……”

    莫筱然刚要问这是什么东西,突然感到全身抽搐,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眼前顿时眩晕,没一会儿便失去知觉,倒在地上……

    女人拍拍手,得意地瞟了眼昏迷在地的莫筱然,“呵,放心,死不了……前提是,你父母用命来换解药。”

    不过最终,她还是不会放过莫筱然的。

    对莫筱然下慢性毒,是为了防止皇潇爵来救人。

    皇氏的势力,不容小觑。她没胆子保证不会出差错。趁着现在,控制住莫筱然的生命,才能以防万一!

    转头用英文对那些黑衣人命令,“把她扔上车,送到我哥哥那边。”

    ……

    一路上,女人就感到隐隐的不对头。

    果然,在开到一片没什么人的树林里的时候,几声枪响鸣起,她手下的人开的前后几辆车全爆胎了。

    车中的黑衣人也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拔出枪冲出车来,环视树林,却一阵茫然了,不知道敌方在何处。

    刚刚那几声枪响,是从不同方向传来的!是有很大的埋伏吗?

    趁着他们发愣之际,一个黑影从树上蹿来,朝着当中几个黑衣人就是几枪,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抱出被丢在一辆车中的莫筱然。

    动作之快,简直让人眼花缭乱。

    等他们反应过来时,那个黑影已经抱着莫筱然蹿到丛林中,顿时,一群黑衣人火了,竟然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抢人!

    而且,还杀了几个他们的弟兄!

    “killing him!”

    其中一个黑衣人愤怒大喊,接着一伙人都追上,朝前面疯狂开枪。

    原本幽静的树林里一下子满是枪林弹雨,鸟儿们吓得扑着翅膀逃离。

    噗!

    一颗子弹歪打正着射入皇潇爵的肩膀。

    该死的!

    皇潇爵在心中咒骂一声,紧紧地抱住莫筱然,将她的头藏到怀中,以最快的速度和最隐蔽的姿态,试着甩掉身后的人。

    若不是因为这里是伦敦,人生地不熟,又无法短时间聚集到他自己的人,不然,怎么可能会让这帮人有伤他的机会!

    眼前是一条河流,褐眸倏地一暗,捏住怀中人儿小巧的鼻子,深吸一口气,吻上她的唇,跳入河中。

    肩膀上的枪伤碰了水,仿佛要撕裂一般疼。本就混浊的水,顷刻间染上了血红……

    深秋那冰冷刺骨的水将莫筱然惊醒,周身竟都是水,还有一具温暖的身体包裹着她,鼻子被人捏着无法呼吸,但唇边却是一片柔软,不断地递给她清新空气。

    而头顶上,是许多子弹碰水爆炸的声响。

    黑眸艰难地在水中睁开一条缝儿,受不了水的侵袭又赶紧闭上,但仅一眼,她就看清了面前那张俊颜……

    她就知道,他会救她。

    动了动手,想反抱住他,手却仍被麻绳禁锢着,她懊恼地挣扎,一只温热的大掌却适时伸来,快速地替她解掉手上和脚上的枷锁。

    ……

    水面上,一声命令下来,“stop!”

    一群人,只得不甘地听从命令,停止射击。女人看着水面上漂着的殷红,冷冷一笑。

    适可而止就行了,可不能真的杀了人。

    要是人死了,她还拿什么威胁?

    * * * * *

    水下,皇潇爵早已带着莫筱然朝另一个方向游去,感觉到有一定距离,而那边枪声也停下了,他才猛地带着她浮出水面。

    饶是他游泳功夫再好,也差不多要断气了。何况,他身上有伤……

    莫筱然还有点虚弱,他一手抱着她,一手捂着不断流血的伤口,有些不稳地走上岸,隐匿在不见天日的树林中,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地上。

    “你受伤了?” 闻见血腥的味道,莫筱然一下子急了,从他怀中挣脱,看着他肩膀处恐怖的伤口,顿时心疼的两眼酸涩。

    “我没……没事……”

    他似乎每说一个字都要花尽全身力气,断断续续道,嘴角竟还勾起惑人的浅笑,俊颜隐忍着疼痛。

    天空中传来隆隆的声音,由远而近,莫筱然抬眸,这声音她听过两次了,不可能会辨别错了……是直升飞机!

    “是……南熙炫……”皇潇爵拧着眉,脸上冷汗直流,“去,叫他们……”

    “嗯!”莫筱然猛地点头,强撑虚弱的身体,跑到能看见天空的地方,朝着几架飞机狠命招手。

    直升机朝着她这个方向降落,接着一群身着保镖服的人跟着莫筱然跑进树林。

    ……

    看着皇潇爵上了飞机,莫筱然安下心来,然而她以为终于安全的时候,虚弱的身子倏然一抽痛,浑身都仿佛抽筋一样颤抖,不受控制地跌坐在地上。

    “筱然然,你怎么了!?”

    南熙炫慌乱了。虽然这阵子他没和他们在一起,但他们发生的那些事,他还是知道的!老天啊,莫筱然现在可是皇潇爵的心头肉,安家的手中宝,万一就这样出事了……

    他也得完蛋……

    “我……好,好疼……”

    莫筱然轻轻吟喃,浑身抽痛不已,意识也开始渐渐模糊……

    在失去意识的一瞬间,她的心里闪过一种可能……或许是那女人的药在起作用!

    容不得她开口告诉南熙炫,大脑就已昏沉下去……

    * * * * *

    莫筱然醒来时,眼前是熟悉的欧式卧室,高贵奢华的不像话。

    她猛地从kingsize大床上弹起,瞪大黑眸看着眼前的一切,这,这是路易斯的皇宫!是她曾经住过的房间!

    她怎么会在这?她不是在树林里吗?皇潇爵呢?南熙炫呢?!

    她着急地赤着脚跳下床,咚咚地往外跑去,在门口猝不及防地撞上人。

    “啊对不起……安娜阿姨!?”

    莫筱然惊愕地张着嘴巴,一瞬不瞬地盯着眼前没什么好气的安娜王后,大脑当机。

    安娜对莫筱然的气显然是还没有消,“皇潇爵刚做完手术,没那么快醒。子弹没有伤及内脏,没大碍,你就安心吧。”

    “呼,还好……”莫筱然松了口气,又立即疑惑地抬头,“我怎么会在这?”

    “你说呢?”安娜哼了哼,转头就走。

    她那笨儿子,得知莫筱然有危险,又义无反顾地帮了她一回,甚至帮了情敌。

    不然,皇潇爵就是再有势力,要想及时动手术也是不可能的。这里是英国,不是他的天下,而皇宫,不仅离事发地点近,还有着全英国医术最高明的医生。

    莫筱然望着安娜的背影,心里一瞬间明了。

    路易斯,谢谢你……

    她甜甜一笑,在心中默默地感谢,刚想去看看皇潇爵,却倏然浑身一疼……

    就跟之前一模一样的,浑身抽痛!颤抖的难以控制四肢!

    莫筱然咬紧牙关,退回到房间里。她心里很清楚,她一定是被下了慢性毒……

    真狠,居然这么疼……而且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疼痛一次!

    莫筱然的心顿时凉了,怎么办……她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爵?……

    不……不能!

    如果说了,他一定会去要解药……而安然一定会借着这个机会威胁他的!

    忍着,莫筱然……忍着!

    她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在逐渐加深的抽痛中,再一次晕厥……

    * * * * *

    隔壁房间,皇潇爵慢慢苏醒。

    抬眸,只见自己身处光线柔和的纯欧式房间中,陌生的环境让他一下子提高了警觉,蓦地直起身子。

    肩膀上一阵疼痛,他眯紧褐眸,看着已经包扎好的伤口,再瞟一眼周围欧风的奢华环境,心中顿时有些了然。

    手机就在身旁,他用没受伤的手拿起,快速拨通南熙炫的号码,“炫,我怎么会在英国皇宫?”

    “借你家筱然的面子,你情敌收留你了……”南熙炫的语气虽吊儿郎当,但还是不乏关心。

    “你在哪?”他冷淡打断他。

    欠了路易斯一个人情,他有点不爽。

    “安慰安伯母。她现在哭睡了……我正准备查安然身后那股黑道势力。”南熙炫正色道,“对了,莫筱然也在路易斯那。她好像有点不对劲,刚刚我去找你时,她突然浑身很疼的模样,没几下就昏迷了。”

    “筱然?”皇潇爵眸光变了变,身上的戾气一点一点迸射出来,即使身受枪伤,仍丝毫不影响他强势的气场,“我知道了。”

    放下电话,他毫不犹豫地起身往外走。

    “oh!……oh!皇少爷,您醒了?您别动啊!先让医生检查一下!”走道上的女仆见了他一脸惊愕,用蹩脚的中文大呼。

    这才四五个小时,他居然就醒了!这身体,真彪悍……也难怪,一直都是二殿下的对手!不过这次,二殿下竟然为了莫小姐,救了他……

    不可思议啊……

    皇潇爵连瞥都没瞥她一眼,冷声用英文问,“莫筱然在哪个房间?”

    “莫小姐吗……那里……”她被他骇人的气势吓到,不再多话,小心翼翼地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间卧室。

    皇潇爵二话不说,迈开长腿,快步走去。

    * * * * *

    房间里,莫筱然赢来了这一天的第三次抽痛,窝在被窝里,咬紧牙关颤抖着。

    这种药,太可怕了,几乎是让人在疼痛中昏迷,再让你醒来舒服一会儿,接着继续疼痛……

    一直循环!

    她真怕,她会被疼痛感吞噬掉生命……

    不行不行,不可以这么想,她要乐观,乐观!!

    “砰!”

    突然间,房门被人猛地撞开,皇潇爵快步走进来,褐眸锁定在缩在床上颤抖的人儿上。

    “丫头!”看见她痛苦的模样,他心狠狠一疼,用没受伤的手紧紧环住她,“告诉我,哪里不舒服?”

    莫筱然有一瞬间的惊愕,随即忍着痛苦,很不自然地微微一笑,“你醒了?”

    “该死,如果我一直不知道,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告诉我,嗯?!”褐眸中有火苗涌动,眸底确实浓烈的心疼。

    “我没事,真的……”莫筱然无力地低头,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忍耐的表情,一定很难看吧……

    “哪里不舒服,说!”他似乎是真的生气了,捏住她的下颌,却没有用力,褐眸与她清澈的黑眼对视。

    她看见,他眼眸中的深情。

    心一下子软了,忍了很久的眼泪夺眶而出,“我说不出来……全身都很疼……”

    抽搐中带着疼痛。

    “他们逼我吞了一包白色的粉末……”她留着冷汗,一字一句艰难地说,“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褐眸一瞬间散发危险的光芒,他疼惜的搂着她,“我会救你的。”

    语毕,他起身,回到房间拿起手机,在通话记录中找到那一条陌生的号码,不带犹豫地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女人妖媚的声音传来,“我和我家宝贝儿sophie,等你电话很久了呢。”

    他眯着眸,冷冷二字,“解药!”

    “急什么?先听我介绍一下那种药吧……”那声音妖娆到令人作呕,“那可是我们独家特制的慢性毒哦,中毒后浑身抽搐,疼痛到晕厥,但不出一个小时就会醒来,在正常十来分钟后,会继续抽搐,比之前更加厉害的疼痛……然后,不断这样循环……”

    在正常与几乎临近死亡的疼痛之间挣扎,仿佛一下子升入天堂又一下子坠入地狱。

    这种痛苦,几乎没有人能忍受得了。

    “解药!”他不忍心再听下去了,他的小丫头,在那四五个小时里,是承受了多少的痛苦?!

    “呵……我说过,安氏企业,还有,安家所有的资产……”她要整垮安家,让他们家破人亡,“哦对了,庞大的皇室企业,好像也不错……也一起转到sophie名下吧。”

    皇室企业即皇氏企业,皇潇爵和他父亲皇御淮的江山。皇氏的企业是众人皆知的强大,就算是坐吃一辈子都不会空山!

    她语气中满满的威胁挑衅,皇潇爵冷嘲,“你的梦是不是做的太美了?”

    “皇潇爵,你不要以为我会怕你!”妖媚的声音也怒了,“解药可只有我手中才有!识相的话,就赶快把我要的东西交出来!否则……半个月后,就是那个小贱种的死期!”

    半个月得不到解药,基本上都会因为不断加强的剧烈疼痛而死亡。

    更何况莫筱然那么娇嫩,只是一个小女生,说不定连半个月都坚持不到……

    嘟——

    电话断了。

    “敢挂我电话?”光线昏暗的房间内,女人狠狠啐了一口,旁边,安然睨了她一眼,又看了看手中的手机。

    她看了眼那个都熟背下来的号码,“我出去打个电话……”

    走出房间,站在清爽的夜空下,她做好心理准备,按下键,没过一会儿,便听见低沉的嗓音。

    “你还找我做什么?”

    她忍着泪水,“宸……”

    “……”

    “你别不理我好不好?”安然哭出了声,“你为什么就想着莫筱然,不想想我?走到今天这一步,你以为我愿意吗?”

    莫筱然几乎夺走了她的所有!

    “……不幸,并不是你报复的理由。”他淡淡道。这世界上不幸的人有很多,包括莫筱然,明明是无辜的,却承担了那么多的艰辛,在贫困和危险中生活了那么多年。

    安然怔愣。

    不幸,并不是你报复的理由……

    电话那端没有了声音,只有隐隐约约地啜泣声,穆允宸叹了口气,“sophie,你不知道,以前那个还没被仇恨蒙蔽的你,那个单纯的你,有多迷人……可染上仇恨后,你知道你,有多可怕吗?”

    安然完全没了声,任着眼泪不停地落下,她泪眼朦胧地抬眸望着星空,凝望那深蓝广阔的夜幕,那璀璨如钻的星。

    一切都美不胜收……

    站在这样的美景下,有那么一瞬,她自己都感到自己是丑陋的,是惹人憎恨的……

    现在的她,很可怕,很丑,是吗?是不是因为,她太丑陋了,所以,所有的人,最后都不要她了……

    不……不!她不要这样……

    夜,静静的,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听着通过无线信号传来的彼此的呼吸声。

    “宸,”良久,她开口,“如果我能回到从前,你还会接受我吗?”

    突然间觉得,皇潇爵在她心中的位置不重要了,本来就不是属于她的东西,她为何要费尽心思地去争去夺?

    而穆允宸,才是真正……属于她的男人啊……

    曾经,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是那么快乐……

    他又那么爱她,而她为什么不能去试着爱他呢?

    “你说呢?”穆允宸蓦地一笑,声音温和。

    虽然还没能忘掉她给的痛,但他还是,很爱很爱她……特别是那个纯洁的她。

    安然也笑了,“宸,给我一次机会,好吗?让我为你,做回原来那个sophie!”

    * * * * *

    夜,慢慢地离开,远处的天边冒出一丝丝光线,一点一点扩散。

    莫筱然趴在皇潇爵怀中,再一次陷入昏迷。这一整夜,她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在清醒中疼痛,在疼痛中昏迷,再在昏迷中清醒。

    一遍一遍地折磨她,一次比一次可怕。

    皇潇爵一直陪在她身边,看着她疼,看着她痛,他心都要碎了,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简直让他心痛的无以复加。

    他更怕,真的像那个女人所说,半个月后,她就会离开他……

    他不准!她的命,比他的一切都要重要得多!

    看着再一次昏迷的她,他下了决心,在她的唇角轻轻一啄,“丫头,我不会让你有事……”

    将她轻轻放在床上,掖好被子,他沉着脸走出房间。

    呵,区区一个皇氏企业,又如何?连她的一根毫毛都比不上!

    走道上,侍者正向他走来,在他面前站定,很恭敬地微鞠躬,英文地道,“皇少爷,您的父母刚到,已在会客室等您。”

    “他们?”皇潇爵挑了挑眉,他们居然已经知道他的事了。一定是南熙炫多嘴。

    不过,也好,这样他方便跟他爸皇御淮说清楚。

    他在侍者的带领下来到会客室,打开门还没看清里面的情况,一个温暖的怀抱就猛地袭来,接着耳边传来哭声,“我的宝贝儿子啊……我担心死你了……快让我看看,你哪里伤着了?”

    慕吟汐擦擦泪,抬起眼,一下便看见了他肩上的伤,“天啊……爵,英雄救美也不该把自己弄伤啊!”

    皇潇爵无奈地摆摆手,示意她自己没事,看向一旁镇定的皇御淮,“爸,我要把皇氏企业,送人。”

    ……

    * * * * *

    莫筱然再次醒来时,天已经基本亮了。揉了揉酸痛的身子,她爬起来,环视四周,没有了皇潇爵的影子。

    一夜下来,她仿佛习惯了他的陪伴,没有他在身边,她完全受不了。

    起身,光着脚丫跑出房间,凭着直觉找他。

    会客室内,皇御淮已经听完了事情的全部原委,“所以,你要用皇氏企业,换回她的健康,对吗?”

    “嗯。”

    “好。”皇御淮点点头。一个企业,算什么?有才能在,照样可以重新建立自己的公司。

    他和慕吟汐曾经经历生死,人生最重要的是什么,他再明白不过了,“儿子,我赞成你。幸福,最重要。”

    门突然被人推开,一声娇喝传来,“可我不答应!”

    莫筱然抬起头,直视皇潇爵,眸光坚定,“我才不要你就这样把皇氏拱手让人!”

    他们的对话,她没有听见多少,但仅仅几句,她就清楚地肯定,皇潇爵想为了她,把那风光无限的庞大企业让给别人!

    她不准!

    “又不是你的企业,轮不到你说话。”皇潇爵冷下一张脸,就知道这笨丫头会这么说。可她不知道,她在他们的心中有多么珍贵!

    不仅是他,安宇成也愿意为她放弃安氏。

    “皇潇爵!”莫筱然急了,眸中噙满泪花。

    皇潇爵狠下心,对她置之不理,已经打开笔记本电脑,就要开始一切。

    这时,半关的木质门被人敲了敲,侍者用英文禀告,“有位自称安然的小姐在外面等候。”

    皇潇爵眯眸,起身往外走。

    外面,安然已经等的有一段时间了,她看了看手中的瓶子,淡然一笑。

    放下恨,挺好的……

    “你过来做什么?你们要的,很快会转到你们名下。”突然,眼前多了道身影,耳畔响起冷酷的声音。

    “我们要的?”安然失笑,伸手将小瓶子递给他,“别给了。解药在这,给她喝了吧……”

    皇潇爵眉梢一挑,“你想耍什么花样?”

    “我,想救她,都不可以吗?”安然苦涩一笑,“别这么不相信我。我给你们的机会,只有这一次。”

    就像穆允宸,也只给她一次机会一样……

    皇潇爵犹豫了一下,接过她手中的瓶子,“你该不会就是来做好人的吧?”

    “是,我就是来做好人的。”安然无所谓地耸肩,“你帮我跟筱然带句话好吗?”

    不等他应答,她就自顾自地开口,“莫筱然,对不起……”

    话音还未落下,高大的宫墙探出娇小的身躯,莫筱然紧紧盯着安然静静的脸,神情复杂。

    安然惊了一下,“看来,不用你带话了……筱然,对不起。”

    如她所料,莫筱然和皇潇爵的表情都是疑惑的。

    一下子要做回个好人,真不容易。

    不过,为了宸,也为了做回那个她自己都喜欢的sophie,她会努力!

    她淡淡笑笑,转身就走。

    不知走了多久,一个街角,穆允宸优雅地靠在墙上,眼神温和,像是等了她好久。

    “宸……”

    清晨的阳光,泛着金色的浪漫……

    * * * * *

    皇潇爵让人反反复复地检查了那瓶药,确认没毒性后,忐忑地让莫筱然喝下。

    安然真的没有骗他们,莫筱然不再抽搐不再疼痛了。

    “已经两个小时了……真的,不发作了吗?”莫筱然不断地捏自己身上的各个部位,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爵!”她猛地扑到一直提心吊胆的皇潇爵怀中,“没事了,真的,没事了耶……”

    “嘶……”肩上的伤口被她触碰地犯疼,但他只是轻哼一声,双手一捞,将她的小身子按入怀中,磁声中是慢慢的疼爱,“嗯,没事了……”

    “皇潇爵……”莫筱然突然哭出声,“如果安然没给出解药,你是不是还真想把你的皇氏企业拱手让人?”

    为了她,把他的江山,他的天下,让给别人……

    “嗯。”他轻笑,修长的手指勾勒她的眉,她的眼,“为了你,什么都值得。”

    她带着泪,甜甜一笑,撒娇一样腻在他怀中,“喂……爵……我们会在一起,一辈子吗?”

    “不,”他一挑唇,将她搂得更紧,“不是一辈子,而是,每一生,每一世……”

    如他对她永恒的爱,他们也会永远地在一起……

    ——

    终于完结了……

    至于路易斯……如果想看的话,留言跟我说,要求的人多的话我就写啦~原谅我有一点点懒,嘿嘿~

    爵和筱然的番外,也是看要求要看的人多不多了~有想看的留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