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上)

    前面的穆允宸身形一僵,顿住了脚步。

    “我知道了。”后面,皇潇爵一向镇定的声音夹杂着怒气,褐眸倏然危险紧眯,“伯母,无论如何你千万不可以踏出家里一步!筱然,我会找到。”

    说完,他狠狠地挂下电话,浑身都散发因为愠怒而蓬发的骇人气场,深邃的褐眸盯着僵在前面的男人,目光凌厉可怕,“莫筱然被人带走了……这应该是你的旧情人干的吧?”

    “你怎么就知道一定是sophie……”穆允宸微微侧头,眼角余光瞥向极力隐忍暴怒的皇潇爵,“我会帮你找sophie问清楚的。”

    “不用!”他褐眸一瞪,“莫筱然是我女人!!”

    “……”穆允宸无言,这是皇潇爵该霸道的时候吗?

    知道和他多说没什么用,他转身就走,刚一走远,就立刻拨通sophie的电话。

    他才没心思管皇潇爵的事,没心思去挑战他的占有欲,但是莫筱然是朋友,他必须管。

    电话接通,那边安然似乎已经料到穆允宸会问什么,没等他开口就轻轻呢喃,“宸,你果然是爱上她了,这么担心她……”

    她才刚把莫筱然绑到手,他的电话就来了……

    安然自嘲地嗤笑一声,现在,他的眼里,那个曾经把她捧上天的男人眼里,还有没有她?

    “sophie,你简直走火入魔了!”听见她的话,穆允宸基本可以确定人是她带走的了,温和低沉的声音一下子带上怒气,“放了她,听话!”

    原先那个天真纯洁的sophie,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还以为,这些事都是她妈妈一手操办,她不会有那个心,也不会有胆子,去真的做这样的事……

    但他失算了。

    那些年,他疼着爱着的sophie,不见了……

    “放了她?凭什么!?”电话那端,安然潸然泪下,“她抢走了我的那么多……我的家世,我的爵,我的亲生父亲,甚至是你——!”

    一直只爱她的宸,都被莫筱然抢走了。

    “我今天就算是杀了她,也是她应得的报应!”安然恶狠狠道,“一个人,不能夺走那么多的幸福!”

    “你敢!”

    低吼从他的口中冲出,他担心莫筱然,更心痛安然,这种复杂交错的情感简直让他要失去理智。

    他说什么,都不能纵容安然堕落成这样!不能允许莫筱然出什么事!

    “穆允宸,你要再为她说一句话,我现在就杀了她!”安然哭喊,夺过身旁黑衣人腰间的手枪,朝天就是一枪——

    “砰!”

    震耳欲聋地响声传到穆允宸的耳中,该死,她到底在做什么!

    “安然,把枪放下!”

    “我不!”安然尖叫一声,刚要喊出一句什么,白色轿车闯入了视野,紧接着她那一身妖艳服装的妈妈走下车。

    到口的话硬生生地被她咽了下去,她一声不吭地挂掉电话,把手中的枪丢还给黑衣人。

    “你刚刚跟谁打电话呢?”妖娆女人漫不经心地问着,视线却始终落在地上的麻袋上。

    这麻袋里头装的,可是她这辈子,最恨的人生下的贱种!

    真是可惜,言蜜心在古堡中,那座古堡的坚固性不一般,连窗都砸不开,只好先抓莫筱然来解气!反正日后,她还会有很多机会,安家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骚扰电话。开了一枪吓一吓那个人。”安然含糊地说了句,反正她妈妈不会有心思管这些事的,而身旁的黑衣人,根本不懂中文。

    就算懂,也不可能管她的闲事。

    果然,女人根本不在意,情绪全都集中在麻袋上,用英文命令旁边一动不动站着的黑衣人,“打开麻袋!”

    如机器人一般听从命令,两个黑衣人上前,利索而粗鲁地扯掉麻袋。

    她冷冷一笑,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拎起水桶,冰凉刺骨的水泼散到莫筱然的头上。

    “啊——!下雨了?!”

    莫筱然猛地惊醒,条件反射地要坐起,手和脚却猛地受到一股疼痛的束缚,娇小的身躯又一下子弹回地面。

    这时,她才看清楚自己身处何地,手上脚上都被粗麻绳捆绑着。

    眼前是一张浓妆艳抹的妖娆脸,还有……安然!

    她倏然想起了昏迷之前的事情,心一下子慌乱。

    但她奋力使自己看上去很镇定,“姐姐,这个女人是你妈妈?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哦……不过,这见面礼,我不喜欢!”

    莫筱然,你要冷静!不能在气势上输给她们!

    跟皇潇爵和路易斯待了那么久,如果连遇事基本的淡定都学不到,你还算哪根葱?

    莫筱然不断地在心中告诫自己,心跳终于稍稍放慢了一些。精致的小脸淡淡地,有些不屑于他人的霸气味道。

    妖娆女人一怔,对她镇静的态度很是吃惊,但随即又讽刺一笑,长长地指甲在莫筱然光滑的小脸上抚摸,“小贱种,这只是礼物的一小部分,待会儿,会有让你满意的大礼的……真是可惜,没抓到你那贱人妈妈,不然,你们就可以一起分享了……”

    语毕,她的手狠狠转折,尖锐的指甲在那张娇嫩的脸上刺下……

    呜……疼疼疼……!她可怜的小脸蛋儿啊……

    莫筱然在心中欲哭无泪,但脸上,只是微微一皱眉,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表情。

    她的淡定反而惹怒了妖娆女人,她拿出手机恨恨按下了一个号码,犀利的眼神仍盯着莫筱然,仿若在警告莫筱然:小贱种,你给我等着!

    ……

    * * * * *

    皇潇爵站在客厅中,幽深的褐眸中燃着骇人的火光。

    而言蜜心已经哭得泣不成声,真该死,为什么是筱然受苦?她宁愿那个人是她自己!

    皇潇爵心烦地拧眉,正想问什么,手机却突兀地响了起来,一个陌生号码。

    “皇潇爵,是吗?”妖娆的女笑声传来,阴森诡异,“想你的筱然儿了没?”

    皇潇爵眸光暗了暗,声线低的可怕,“不准动她!”

    “我这还没把她怎么样,你就心疼了?”传来一声轻哼,紧接着听见莫筱然吃痛的叫声。

    电话那一端,女人阴冷地勾着红艳的唇,而地上,安然狠狠地拽着莫筱然柔顺微卷的黑发,折磨着她。

    “叫啊,再叫的大声一点,好让爵听见。”安然冷笑道,“如果觉得不够,我可以让那几个人……一起上的,我的好、妹、妹!”

    说着,她指了指身旁,示意莫筱然看那些黑衣人。

    莫筱然瞪眼,天,她能不能别再提妹妹二字?一想到和她有那么一点血缘关系,她就恶心!!

    “思想真不纯洁……”莫筱然咬牙切齿,嘟嚷了一句。

    不可以害怕……她要相信,皇潇爵会来救她!

    安然火了,狠狠一拽,仿佛要把莫筱然的头皮都揭下来似的,疼的莫筱然直流泪,却死死地咬牙,一个字也没在叫。

    爵听见,会担心的……

    她不想让他担心……

    “小贱种,还挺倔的……”女人不屑地瞥她一眼。

    继续讲电话,“跟那个男人说,一天之内,把安氏企业和所有的财产都转到sophie名下!一分都别想少!”

    皇潇爵眯紧双眸,看来,这个女人就是安然的亲生母亲……

    “至于你嘛,皇潇爵……想救回你的筱然?那就要看sophie怎么决定了。”说完,她把电话递到安然耳边,眼神示意她威胁点什么。

    安然微愣,喉咙仿佛一瞬间干涩起来,她推开手机,踢了一脚莫筱然,转身离去。

    他不爱自己,那就是不爱……她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也许从他几乎要杀了她的那一刻起,潜意识里,她就放弃了皇潇爵。

    女人怪异地瞪了眼安然的背影,真是笨女儿!

    懒得再说什么,直接挂掉电话,随即从包包中拿出一包被白纸包成方形的东西,打开,里面是纯白色的粉末。

    莫筱然心一紧,脸上划过一瞬的惊恐。

    她阴阴一笑,攥起莫筱然的下颌,强迫她张开嘴,将手中的白色粉末倒入她口中,“好好享受,小贱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