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幻想症强迫症啊~

    周围的树叶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汐绝的眸中闪出绝冷的光芒,有着肃杀的杀意,

    “出来吧,这样跟着我们不累吗?”

    “谁——谁?”

    汐绝一句话将白亦的神智给拉了回来,立刻坐起身子,警觉性地四处张望。

    十来个黑衣蒙面人从天而降,从各个方向向白亦和汐绝展开攻击。

    “喂,你早知道有这么些人,干嘛不帮我解开啊?”这一次她真是太觉得汐绝是故意对这么对自己了,这也太tm卑鄙无耻下贱龌龊了吧!

    好吧,她已经出离愤怒了,都不明白自己在心里叽叽咕咕骂些什么。

    白亦现在真成了砧上鱼肉了,只能转转脑袋,踢踢腿。

    黑衣人拿着长剑长鞭,她倒好,只能防守,完全没法子进攻。

    “煞——”

    汐绝的武功极好,根本没见他出剑,靠近他的黑衣人脖子上就已经见红了。

    他们死前只是震惊地望着汐绝的双手,明明空无一物,为何可杀人于无形?

    “怎么可能……无剑……”却感觉到了剑的锋利,还有利剑划过脖子时的冰凉感觉。

    黑衣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一命呜呼,倒地身亡,死不瞑目。

    话说白亦这边,情景有点诡异,两个黑衣人对白亦简直半点杀伤力都没有,好像害怕伤到她一样。

    明明是刀剑相向地场面,白亦却很是有闲情地研究他们的衣服,这看来看去,总觉得有点说不上来的眼熟。

    既然这两个黑衣人没有要下杀手的意思,白亦也不好把他们逼向死路,只冷冷说道,

    “识相地就早点离开,你们这些人还不是我们的对手。”

    说完之后突然有点后悔了,她什么时候跟汐绝这么熟了,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摆明就是桥归桥路归路,立刻改口道,“不是我的对手——”

    黑衣蒙面人仍是不发一言,瞳孔却无限放大。

    见他们有向自己身上倒的趋势,白亦很是同情地眨巴眨巴眼睛,“那个……忘了说了……”

    白亦的话还没完全说出口,两人就趴在了白亦的大腿上,气孔流出了黑血,令人一阵眩晕。

    “楼护法你……”

    其中一人死之前还很是负责地透露出了自己的身份,白亦心里那个感激啊,虽然自己果断失忆,虽然自己还活着,可是就算活也要活得明白不是。

    “嗯嗯,我想说本姑娘有毒,切莫靠近,否则后果自负。”

    白亦很是爽快地对着两个早已死翘翘的黑衣人解释,眼睛不小心移到了他们的背部。

    毒素还没有侵染到他们的五脏六腑,可是背后从肩膀蜿蜒到腰部深深的剑口子,却红的耀眼,异常醒目。

    “你杀了他们?”白亦的嘴巴长得都快吞下一个鸡蛋了,“为什么?”下手那么狠。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一个医者该是救死扶伤,汐绝是那样绝冷的性子有时才会见死不救,直到现在为止,她才真正看到了汐绝残忍的一面。

    白线从汐绝手中飞出,绕上白亦身上的两具尸体,随后尸体和白线都被弃之不顾。

    “他们要抓你——”

    他本就是个绝冷无情的人,视人命如草芥,他不是神医,只是怪医不是吗?

    可是这一刻他却向白亦解释了,理由很简单,只有五个字,只因为那些人想要抓走她,如此而已。

    “这个……”

    白亦很想吐槽,“他们要抓我关你什么事啊?你是有幻想症还是幻想症呢还是强迫症呢?”

    只是最后汐绝愣是不给她表达看法的机会,哒哒地马蹄声再次响起,刚想说的话被迫给吞了下去。

    “你慢点,抖得我哪里都痛。”

    “喂——”

    白亦的声音淹没在呼啸的风中,没惊起半点涟漪。

    从君凌国到夜溯国紧赶慢赶,需要花掉十天半个月,汐绝如此无与伦比的速度啊,只有八天,就赶到了夜溯国。

    说来也奇怪,在白亦是个自由人的时候,两个人的最短距离大约有三张长桌那么长;

    自从白亦被像个犯人一样绑着,两人的距离突然剧烈变短。

    最后索性变成了同一张桌子上吃饭。

    白亦很是卖命地拍打桌子,踢踢凳子椅子,无声地表现自己的不满。

    在无数次的无声努力宣告失败后,白亦采取新的措施,比如现在。

    “汐绝,你无耻不无耻啊,你有被害妄想症啊,你有强性神经症啊,干嘛强迫本姑娘跟你一张桌子吃饭,干嘛强迫本姑娘跟你一个房间睡觉……”

    说着说着,白亦好似感觉到了四周一片寂静,客栈的那些人都以惊诧怀疑羡慕好奇的目光看着她,那种很强烈的光快射的她无地自容了。

    “那个……本姑娘的意思是,被当犯人一样绑着……还不让我睡觉……只许我坐在椅子上。”

    白亦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已变成唇语了。

    汐绝却好整以暇地望着白亦的眸子,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你想说什么就说吧,说漏了嘴也是你自个的事情。”

    “哼,别忘了,你身上可有着其他人难以靠近的……”汐绝别有意味地挑眉,说着暧昧至极的话语。

    那意思听在别人眼里不就像是,白亦的身只有他汐绝可以靠近吗?

    白亦突然觉得自己貌似上了贼船,有苦说不出啊,垂下眼帘,“好吧……”

    心里可把汐绝的族中十八代早五次晚五次,问候个百千遍,谁叫某男那么欠扁呢:等找到个机会看本姑娘怎么对付你。

    随着白亦汐绝渐渐淡下来,家事国事事事关心的那些人开始探讨各种奇闻异事。

    “你们听说了没?君凌国要易主了——”

    那些人的声音很轻,此时的白亦却破天荒竖起了耳朵。

    “呵呵,这岂不是更好,我们夜溯国内战纷争已经持续了三年,其他三国俯视耽耽;如今,君凌国易主,势必吸引众位君主的野心,届时夜溯国必可赢得韬光养晦的时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