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明明是我先来的你先拿给他

    “轰隆——”

    上天好似不满白亦的控诉,又赏了她阵阵雷鸣。

    雪白的衣衫沾染了不少泥泞,就连新换的鞋子上也已经湿漉漉的,乌黑了一片,白亦气得直跺脚。

    现在是要伞没伞,要车没车,要客栈没客栈,要衣服没衣服了,在这样下去非得再病一次不可。

    可是白亦知道,自己生病那是小事,可是她却不可以让怪医汐绝率先得到九龙血玉,否则一切都功亏一篑了。

    额滴神啊,你到底想怎么折磨我啊——

    树枝上的微微泛黄的叶子被呼啸而来的风打落,突然间一道闪电划过白亦的脸颊,接着便是再一次的雷鸣。

    “啊……”

    白亦情不自禁地后退,双臂不自觉地交叉在胸,这是从未有过的恐惧感觉。

    她承认,此时此刻,她是真的害怕了。

    以前她一直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享有无上的荣宠,直到最后一刻,她才惊觉,其实那些时隐时现的苦闷、孤独、无助才是属于自己的真实世界。

    本来,即便在梦中出现无尽的黑暗时,她会刻意地回避;可是当她知道自己只是白枫和月曜的工具那刻,她就很想恢复记忆,她开始尽自己所能地迎接黑暗。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坚强的,不惧生死,不惧黑暗,不曾想,她害怕这种感觉,害怕极了。

    白亦蜷缩在一棵大树下,雨滴滴答答地打在树叶上,有些落在她的脸上身上。

    雷电总是以它们所喜欢的频率继续展开另一次的角逐,即便每一次都以闪电的胜利宣告结束,却又以雷鸣的锲而不舍宣告开始。

    “……”

    白亦看着头顶,一时之间无语凝咽,不知道该喊谁的名字,谁可以成为自己的支撑。

    她明明知道雷雨天气,最忌讳的就是在大树下躲雨,可是除了大树可以给她一点安全感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成为她的依靠了。

    她看着天空许久,终是无力地睡下,也许明天依然是阳光明媚。

    “阿陌……阿陌……”

    白亦睡着了,可是她却止不住地喃喃,双拳紧握,仿佛在拼命抓住自己想要的东西。

    眼角一滴泪滑下,她的指甲陷进肉里,有点点乌黑的血液流了出来,“最后的最后还是抓不住吗,阿陌……”

    “唉……”

    悠长悠长的叹息声响起,那是出自汐绝的口中,带着深深的同情还有别的什么。

    汐绝撑着一把伞,还是坐在那个做工精细的轮椅上,只是也像经历了漫长的路途似的,双轮上沾满了泥泞,汐绝却不自知。

    要知道他可是个有洁癖的人啊,更何况轮椅可是相当于自己的第二件衣服啊。

    不过,他只是眼神复杂地看着白亦的双手——一只仍是紧紧握着,血丝点点;另一只则无力地下垂着,像是放弃了做那无谓的努力,带着深深的无奈,已经不再挣扎了。

    这样的白亦汐绝不曾见过,心猛地一震,汐绝有一阵的恍惚,她的脆弱与坚强都令他心疼?

    汐绝以内力驱动轮子,慢慢地靠近白亦。

    他俯身温柔地抱起白亦,紧紧地搂在怀中。

    白亦一个劲地往他怀里蹭,嘴角溢出了笑意,仍是轻声低语,“阿陌……阿陌……”。

    汐绝不悦地皱眉,他果然还是不喜欢他怀里的人儿喊得是别人的名字。

    可是却仍没有放开白亦的意思,他知道白亦现在很冷,雨还在下着,时间久了定是要发烧的,那样的话必会加重她体内的毒素,后果不堪设想。

    正如白亦所想,另一天的清晨果真是阳光明媚,和煦温暖。

    她抚着额头,惊奇地发现自己竟然没感冒,还好好的。

    晚上好似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人紧紧搂着她,她清楚地听到耳边的雨声,滴滴答答地。

    有个白色的影子慢慢地靠近她,轻柔地抱起她,拥她入怀,那一刻感觉很温暖,他身上还有一股好闻的青草香味呢。

    可惜,白亦闭目想了很久,仍是想不起来谁身上有青草的味道。

    白亦或许忘了,下雨的天气,到处都会弥漫青草和泥土的气息,更何况她本身所处的地方就是林间,要是凭着那一点,也许永生永世都不会找到。

    ……

    白亦累得够呛,饿得都快头昏脑胀了,终于见到了一个棕黑色大字“茶”,兴奋地一溜烟跑过去坐下了,压根就忘记自己不光是个病患还是个病原体。

    “哒——”地一声,白亦将长剑放在桌子上,说道,“小二,来一碟小菜,三个馒头,三个包子,大块羊肉,一壶茶。”

    “好嘞——”小二的声音从店铺中传来之后,白亦的耳朵很是灵敏地捕捉到了另一种脚步声,错,更精确来说应该是车轮子咕噜噜地声音。

    “他不是又骑马又狂奔的吗,怎么比我还晚到这里?”

    不知怎的,她现在对轮子的声音特别敏感,谁叫她很讨厌自大自负臭美又见死不救的某男来着呢。

    (汐绝无语:见死不救倒是实在,我什么时候自大自负了?)

    “小二,来三个馒头。”

    很好听很磁性的声音,白亦竖起耳朵终于听到了那声音中的冷淡。

    “哼——”白亦冷哼一声,侧脸,果不其然见到了某张特别令人心烦的脸,“果真是冤家路窄啊。”

    白亦很生气很纳闷很委屈,为毛她要了那么多吃的,某男却很还不带好意地只点了三个馒头,这不是明摆着向她挑战吗?

    她买那么多吃的可不是因为自己食量好,胃大,实在……实在……好吧,她承认,自己像是经历了一场战争似的,急需补充能量,更重要的是打包带走。

    与此同时,小二很适时地出现在汐绝的身旁,弓着身子递给他打包好的东西,“客官,这是你要的馒头。”

    汐绝很是漠然地接过,又很是漠然地驱动轮子,然后又很是漠然地偏离白亦的视线。

    “小二,为什么明明是我先来的你却先拿给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