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汐绝~梨园花开

    “学什么学,女孩子学那个干什么,赶明儿个,老夫我把臭师弟的林子全烧了,看他还敢不敢害你这么累……”

    恍惚中,梨园传来一个女孩的撒娇声和老年人的回答。

    听着那种宠溺白亦不知不觉就笑了起来,“呵呵……啊——”

    手臂传来一阵刺痛,是被梨树的枝桠刺伤的,白亦这才从梦中惊醒,她竟然被魇住了,为什么想起那一幕自己会那么开心。

    “花树摄心阵以阵法困人,以香气摄人心魄,以美景迷惑人心。”

    “眼、口、鼻皆不可开。”

    脑海中浮现出一位老人说过的话语,白亦闭紧双眸,屏住呼吸,凭着感觉步步前行。

    不知走了多久,耳边响起了清远的箫声,却带着一些哀愁。

    白亦的第一反应是立刻塞住耳朵,不去听这魅惑之音,她怕这萧声是花树摄心阵的又一形态,会在无形中迷惑了自己,在自己最卸下防线的时候给她致命一击。

    可是最后的最后,她仍然没有抵住箫声的诱惑,内心深处有一种渴望,渴望拾起玉箫,轻轻吹起。

    她终是睁开了双眼,这才发现自己早已破解了花树摄心阵,只因出现在她面前的是那个熟悉的白色身影。

    逃之夭夭,灼灼其华。

    他一袭白衣,虽然仍静坐在轮椅之上,却还是那么惊才艳艳,仍是那么的卓尔不群。

    手持着玉箫,吹出《平沙落雁》的空灵姣洁,吹出《春江花月夜》的优雅空明……

    “你是第一个安全进入梨园的陌生人。”

    淡漠的声音从汐绝的嘴中传出,说不出的高雅迷人,可是在白亦听来却是那么的刺耳。

    陌生人……好一个陌生人,明明已经见过两面了,却仅仅只是陌生人。

    白亦弹开身上的梨花花瓣,冷笑,“箫音清凉婉转,空灵优雅,只是这吹箫人也未免太孤傲清高了些吧。”

    汐绝放下玉箫,淡淡问道,“姑娘看样子是在贬低在下咯。”

    算你识相,不是看样子,是本来就是。

    “你觉得是那就是吧。”

    可是白亦懒得理他,只是抬头东瞧瞧西看看,那样子倒有些像是在悠闲自得的赏景,平常人是一定猜不出其实现在白亦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绑架了汐绝去救白子羽。

    “小忆,我们进去吧。”

    汐绝看都不看白亦一眼,只轻唤了一声什么“小忆”。

    原来此“亦”非彼“忆”,而这两个人却都没有意识到。

    白亦这才注意到,原来在汐绝身后站着一个绿衣少女,她就像个邻家小妹妹一样,让白亦看着异常舒心,只是为何自己刚才就没注意到她呢。

    小忆只是含羞点了点头,就推着汐绝就要进他们身后的梨园居。

    情急之下,白亦只来得及说出“慢着——”二字,她很不喜欢低头,可是如今见到同样不肯低头的汐绝,她是输家。

    纤细的金丝从汐绝怀里射出,如金龙一般飞来,缠上了白亦的手腕,汐绝面无表情地说道,

    “没想到,才不到两月,你身上的蛊毒就发作了,看样子是大仇得报了。怎么,终于知道若是三年毒未解,便会被反噬至死,现在想来解毒?”

    “先不说你没有九龙血玉,你浑身上下也没有哪一点是我看的顺眼的。”

    汐绝的语气仍是淡淡的,话语却是那样的残忍,竟将白亦贬得一无是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这真的是他第一次一下子说那么多话,还那么的不留情面。

    从白亦进来的那刻,汐绝就注意到了白亦,发现了她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毒气,那样深,像是已经深入骨髓了。

    他想这个女人定是找自己解毒来的,可惜,他汐绝从不是个烂好人,那少得可怜的同情心是决计不会施舍给虚假的女人的。

    所以在白亦开口挽留之后,他说了,将白亦说的那么卑微,那么渺小,那么下贱。

    “抱歉,我请你救的不是我。”我也从未想过要让你救。

    白亦一动不动,没有向前也没有后退,心里却总在想不可在汐绝面前失了尊严。

    对于汐绝明显的讽刺也不生气,毕竟,她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不需要你看我顺眼。”

    “你就那么有自信,我会看那个人顺眼?”

    汐绝转身,速度快得惊人,白亦都没有看清轮椅的转动,就只望进了汐绝幽暗深邃的冰眸子。

    那一瞬间仿佛天地都静止,周围一阵寂静,白亦惊呆了,她不自觉地伸出右手,好想抚上那双似曾相识的双眸。

    “阿陌……”

    在白亦都没有察觉到的那刻,两个字从她的唇瓣徐徐吐出,随风而散,轻不可闻。

    汐绝的身子却不自觉的震颤了下,白亦眼里的忧伤他看的真切,心猛地抽痛,他不喜欢这种感觉,特别不喜欢。

    “我只是想试试,如此而已。”白亦眼中流露出的忧伤一闪而过,她微微颔首,浅笑。

    “别白费功夫了,人我是一定不会救的。”

    他淡漠地说完,远离了白亦的视线。

    门吱呀一声开了又关了,白亦就没再见到过汐绝的影子。

    白亦一直站在门外,让梨花落满肩头。

    小忆终是善良的,她偷偷跑了出来,一步一步走向白亦,白亦一步一步后退,她真怕自己身上的毒素会染上面前的这个绿衣女子,毕竟汐绝早已对她不满了不是吗。

    “恩……恩……?”

    小忆嘟着嘴,表示自己的不满,手一划一划的,白亦这才知道原来这个绿衣女子是个哑女,仔细看来却也是倾城绝色,只是妆容素淡而已,与自己眉宇间倒有几分相似。

    白亦却知道哑女的意思,摇头微笑,“我身上有毒,你看出来了没?是不能靠近的。“

    “嗯嗯。”可是公子会救我的。

    哑女点头,从怀里拿出一叠宣纸,展开。

    白亦看着那上面娟秀的字体,若有所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