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能够给你想要的

    这两个字星魂差不多可以是怒吼出来的了,他是镜殇宫的星护法,是快活林的当家人木姑娘,怎么可以受此耻辱?

    星魂在白亦面前很是淡定的更衣,那速度优雅至极,魅惑至极。

    也只有目击者白亦知道,星魂的脸色跟个鬼似的,惨白啊惨白。

    可是观景的白亦很不乐意啊,这人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就那么慢呢,故意的吧,只好在心里狠狠吐槽了,

    “拜托,大哥你穿衣服能快点不?早知道就说得更离谱一点,没准你就光速离开了,然后我便可以火速穿上衣服啦。”

    无疑,白亦是明智的,若是她说的更过分一点,星魂就不是气得暴走那么简单了,没准当即就被扒光了衣服,雄雌一看便知分晓了。

    “倾岄,放心,我一定会告诉宫主,你回来了,而且……妻妾成群。”

    他是背对白亦说的,带点无奈茫然之感,却佯装随意漫不经心,说完后顷刻间消失不见。

    白亦撑着下巴,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喃喃:“为毛听起来怎么看怎么有威胁的味道呢?”

    切,看你那小样,能威胁得了谁,就算能威胁得了谁谁谁,也一定不会是我白亦。

    ……

    房间里,白亦悠哉的坐着,身旁站着的是一脸无辜的千寒。

    “给我老实交代,你请的那个……咳咳……女人,是怎么找来的?”肿么就那么强呢?更重要的她还是个男人,全身上下哪里像个女人,你以为是人妖啊?

    当然,白亦特不喜欢的就是长他人威风,也就吞下了后面一句话。

    “护法,那不是你要找女的嘛,明明知道星盈小筑是星护法的地盘,哪来的女人?还让属下去找,属下这不是误解了护法的意思嘛,这才……”

    “这才?”白亦那个气恼啊那个郁闷啊,感情这什么小筑里面没个正常的角色啊,更重要的是连男女都分不清。

    千寒很是听话地继续说道,“这才请来了星护法。”

    “额滴神啊,千寒,你真是个尤物啊有木有,你让我情何以堪啊?”

    白亦现在要被气得吐血身亡了,得好好改改他们的性别观念,要不然又得出现重大问题,像个大家长似的问道,“那你说说我是男人还是女人呢?”

    “男人啊——”千寒回答的那是不假思索啊,脸上还适时地挂上自豪的表情:呵呵,护法,别以为你长得比以前更美了,我们就以为你是女人了。

    白亦这下被气得,真是吐槽无力了,感情这里面的人男男女女都傻傻分不清啊,只得无奈地摇摇头,“你下去吧,不管是什么人来,我都统统不见。”

    “是,属下遵命。”

    见千寒渐渐离开的身影,白亦还是很不放心地重复,“记住了,统统不见,特别是那个什么星魂。”

    “呵呵,倾岄又不想见本护法了?”

    说曹操到曹操就到了,还到的那么的准时。

    倾岄已经褪去那一身的女装,只是很简单的一身黑色男装,玩味地依靠在门口,手一挥就把千寒给赶出去了。

    白亦耷拉个脑袋,一脸地颓废,她真的很想咆哮:“老兄,你能不要这么神出鬼没吗?”

    星魂缓缓走进房间,“嘭——”地一声,房门自动关闭,白亦有一种身处狼窝的感觉,觉得自己就是个待宰的羔羊。

    可惜她从不喜欢做鱼肉或是羔羊,她宁愿做快刀,做凶恶的猛兽。

    “星护法大人很闲嘛,看样子快活林的生意也不咋滴。”

    白亦已经从千寒口中得知了镜殇宫的部分信息,如今开口闭口到有些护法的样子了,至少不会失了分寸失了颜色。

    星魂心里失落难耐,可那又怎样,如今的倾岄倒是比之前更加坚强,倒像是无形中多了一层坚硬的外壳作为他的保护膜,任何人都无法捅破似的。

    “我只是有义务通知你,宫主有令,三大护法要在最短时间内赶到夜溯国。”

    他只轻笑,做出没有任何感情的样子,其实他也有保护膜的不是吗?谁说不是呢,一个为了权力不惜一切的人,一样有无人能及的一面。

    “什么——?”

    尼玛这也太快了点吧,让人措手不及呀,星魂,你是不是故意的啊?

    白亦的眉毛一挑一挑的,放佛有生命般将她要说的话表达出来了,她完蛋了好不好,为了找到个所以然竟把自己困在这了,现在她后悔了,她不想探听虚实,更加不想被迫去什么镜殇宫总部,她要回家。

    对,她要立刻马上找千寒带路,还真就不信这个星魂能困得住自己。

    “怎么,依然不想回镜殇宫?”星魂淡笑着说,却满是戏谑。

    说实话,他本以为倾岄既然回来,应该是什么都不在乎了,可是在他说要回去的时候,倾岄的表情为什么会出现万分的不乐意呢?

    难道说,倾岄当时根本就是骗自己的?

    想通这些,星魂顿感心情大好,更加无所顾忌了,“还要不要我帮忙?”

    白亦鄙视地白他一眼,无言地表示出她的控诉:什么人嘛这是,明明是你把我带进这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什么狗屁星盈小筑,现在竟然还臭不要脸的说要帮我?要不是我确实聪明确实四肢健全,眼睛没瞎,耳朵没聋,我还真就以为自己幻听了呢。

    “谢了,”两个字慢悠悠地吐了出来,白亦很荣幸地看到了星魂惊喜的表情,立刻一个字一个字迅速地回道,“本护法,不、需、要。”

    “呵呵,”星魂仍是轻笑,不怒不恼,即便化身为男子也难掩她妖娆的一面,“希望倾岄不要后悔……”

    他拂袖,转身,房门打开;他离去,黑袍飘扬,却在离开白亦视线的时候侧目,放出豪言,“倾岄,你可知,这一次仍然只有我能够给你想要的。”

    “喝——”白亦冷笑,不以为意,同样是镜殇宫的护法,为什么你能做到的我却不能?虽然是个冒牌货,这正牌的权力,我应该也有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