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岄,你想逃离我?

    若不是跟着自家护法那么多年练成了超强的定力,没准就被吓得拔腿就跑了,哪有那个胆量说出护法在哪,这不是公开向星护法叫板吗?自家护法有那个心,他们这些做属下的可没那个胆啊。

    “呵呵……”出乎意料,星魂不但没有生气,相反,嘴角却勾起一个完美的弧度,自顾自轻声低语,“他还真聪明。”

    这下可得迷翻万千美少男了,若不是千寒以前整天对着自家护法,对美女美男产生了免疫,加之早已知晓星护法的真实性别,没准真会被迷住也说不定。

    当千寒从那魅惑世人的妖娆笑容中回过神来后,屋里早就不见星护法的影子了。

    千寒诧异地摸了摸后脑勺,再次无比崇拜了下三大护法,再次顶礼膜拜了下伟大的如神人般的宫主。

    ……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

    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

    宣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

    釉色渲染仕女图韵味被私藏

    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缕飘散

    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白亦优哉游哉地泡着澡,哼着歌,心情爽到极点,把刚才的不愉快一股脑跑到了九霄云外去了,谁叫她脑中老是闪现一句诗呢。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该欢乐时就欢乐,该报仇时就报仇。

    对呀,我仇都报完了,该去找哥哥了,不行,得想办法早点逃出去。

    心里那个焦急呀,那个疑惑不解啊,白亦哼着哼着也就跑调了,“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呵呵……好美的歌,怎就不唱了?”

    某处传来很是诡异的轻笑,灵敏的听觉告诉白亦,有个男人正躲在洞口阴暗处,白亦连忙警觉地下沉一点,只留个小脑袋浮在水面。

    白亦突然觉得自己好聪明哦,知道在洞里面洗澡就该以背对着洞口,要是真有人也可以防止春光外泄不是。

    她转身,冷声问道,“谁?”

    那人终于从暗处走来,双手抱胸,斜倚在石壁上,饶有兴趣地看着白亦,要是白亦刚刚就看到星魂靠在椅子上的样子,一定会大大的吐槽:原来是个软骨头。

    白亦抬眸,把她从头到脚看了个遍,面前这个女人散落的发如黑绸一般,和那一身黑色锦袍融为一体,衣上缀以玫红条纹,增添了一丝冷气,却也显得风情万种、妖艳邪魅。

    哇,终于见到了正常点的女性了,还是这样一个美艳妖娆不可方物的绝色美女,这下可赚翻了。

    谁不喜欢美得东西的啊?美男美女,白亦都喜欢,不过呢,她也是有底线的,譬如现在,她正在洗澡,不喜欢有人偷看,即便她是女的也不行。

    更何况她心里纠结了许久,明明是个男人的声音,怎么出来个女的?

    她是公主好不好?怎么可以被人偷窥呢?

    白亦冷冷瞪着眼前这个人,那眼神很明确:本姑娘就是不喜欢有人窥探我的隐私了,识相的就立马出去,要不然,我跟你没完没了。

    星魂却好似完全忽视掉白亦眼中的敌意,华色精妙唇线绽放嫣然笑意,“倾岄,不是你要找我吗?”

    倾岄?又一个喊我倾岄的。

    白亦不明白为什么见到的人不是称自己为“白亦”而是“倾岄”,更重要的是她放眼望去,千寒拿来的衣服均为男装,说实话,她并没有女扮男装的喜好。

    如非必要,她不喜欢扮成男人,难不成那个倾岄其实真是个男人,跟我长得一样的男人?额……白亦突然觉得很是诡异,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长得跟自己一样的人,难不成自己是大众脸?

    那些事想也想不通,白亦只得回神,“对哦,好像真是我要找你。”

    “找我干嘛?”星魂好整以暇地坐在浴池边上,双眸抬起,定定地看着白亦,眼底闪过一丝玩味。

    又是这么中性化的声音,白亦突然觉得自己处在两个极端,哽得难受。

    视觉上,面前这个绝对是个大美女;听觉上,有点难以接受,这是极大的反差有木有。

    白亦摆出自以为很是迷人的笑容,解释道,“没什么,宫主不是说沐浴的时候一定得有个人嘛,我不喜欢有男人在身边,就让他们找个女的来咯。”

    “噢——”星魂咬牙切齿,指甲都快陷进肉里了,“你的意思就是让我来陪你沐浴咯?”

    “这个啊……”白亦缓缓移开一段距离,总觉得这个女的随时会如饿狼般扑下来似的,“我没那个打算,你只要坐在那里装装样子就行了。”

    白亦转身,忽视掉身后那个人快要喷出怒火的眼神,很是迅速地往远处游去。

    她现在很尴尬有木有,要是星盈小筑的人都以为她是男的,她现在站起来就会暴露身份的,太危险不是吗?

    可事实太过残忍,白亦还没游到浴池另一端,就感觉到了一双柔软无骨的手抓上了她的肩膀。

    星魂的速度太快,入水时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连水滴都没溅出,白亦不得不重新考量眼前这个人。

    星魂的双手都已经绕上了白亦的肩膀,他伏在白亦耳旁似笑非笑地问道,“倾岄,你想逃离我?”

    “没有——”白亦很想逃开,可是她更怕身后那个人的手会突然放到不该放的位置,她的心都忍不住扑通扑通直跳了,都跳到嗓子眼了。

    幸好浴池里覆盖了一层花瓣,要不然就死翘翘了。

    “呵呵,”星魂随手挑起白亦肩上湿漉漉地长发,倾城一笑,“倾岄,在我面前就不用再假装失忆了吧。”

    失忆?我说怎么那些人对我现在的表现并不怀疑,难道一直以为我失忆了。

    白亦并不言语,等着他继续说明,哪知星魂却突然很是严肃地说道,“倾岄的皮肤怎么变得这般光滑,吹弹可破,倒真像个女人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