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丝不挂:极品美男

    一睁眼见到的不是那棵大树,和来来往往的人群,更加不是抓捕刺客的告示,眼见之处,尽是白色,一望无际的白啊。

    “额……”

    低头凝视,白色的床,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子;抬头仰望,白色的帘帐,白色房梁;侧眼望去,便会发现,连桌椅都是白色的。

    额的神啊,不要告诉我,本姑娘已经很是光荣地来到了天堂。

    白亦的猜测在下一秒终于被打破了,有人很是“礼貌”地冲进房间,不顾及已经倒在地上碎成木板的房门,很是淡定地问道,“怎么了,护法?”

    “呼……”白亦上看看下瞧瞧,面前这个人是很正常的青黑色,终于呼出了一口气,还好不是天堂。

    心里觉得白色的地方就该是天堂,既然这里有黑色,也就是说自己刚刚看到的就是偶然咯。

    白亦想通这点,心情有那么点好了,后知后觉地问道,“刚刚你说什么来着?”

    男子以为白亦生气,原本的淡定荡然无存,立刻单脚跪在白亦面前,“护法恕罪,属下立刻派人来修理。”

    说完也不等白亦吐出一个字,就一溜烟跑出去了,说什么要修理房梁,白亦喂喂喂喊了许久,竟每个人回应。

    好吧,没人给她解惑,她自己探寻去,也不知道这么个鬼地方是哪儿,凉意十足还阴森森的,指不定是哪个秘密基地呢。

    白亦翻身起床,也管不得自己现在狼狈不堪衣衫凌乱了,谁叫她必须弄明白n多事呢。

    她刚出门差点被人从正面给撞个正着,只得一个闪身,再次闪到了屋内。

    “没长眼睛啊?”

    白亦皱眉,分身散发出寒意,自己有够倒霉的了,手不自觉地拽了拽衣服上的血迹,总觉得好脏。

    “楼护法恕罪——”像前面那个一样,立刻跪在了白亦的面前,即便被吓得发抖,脸上依然淡然如斯,没有丝毫变化。

    那人正要起身,白亦连忙按住他,手按住他脖颈处的致命位置,冷声问道,“再动一下,就要你的命,我说到做到。”

    “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喝喝——挺倔的哦。”虽然嘴上表扬,白亦可是越发生气了,“说,这是哪?你们抓我有何目的?”

    那人这才抬眸看了看白亦,只一眼就很恭敬地垂下眼帘,喃喃:“难道星护法所言非虚,楼护法果真是失忆了。”

    “你叽叽咕咕说什么,说出声来有那么难吗?”白亦怒极,要是这个男的还是不知好歹,她真不会那么好心地饶过他。

    “护法恕……”

    “你再重复说这四个字,我让你变太监。”她最讨厌那些人来这套好不好,还说了一遍两遍不行,一个劲的说,他们不累,她都累了,她可不想自己被气死。

    “护法……”

    他很想说恕罪来着,看到白亦气煞的脸色连忙闭口,惹怒了楼护法可不是闹着玩得,说不定真会小命不保。

    别看楼护法长得跟个女人似的,这性子到真是暴躁,阴晴不定的,可真是杀手中的杀手,除了宫主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他们这些属下还真是有苦难言啊。

    本来以前楼护法生气的时候,只要说那四个字时淡定一点,也许能够逃过一劫呢,他才刚学会淡定,可千万不要真让他死翘翘啊,他还没立功没得到提拔呢。

    “说啊,哑巴了——”

    她也不想这么凶啊,实在是这人一句话都不说,就知道跪在她面前失神,把她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给激出来了。

    “这是星盈小筑,我们没有抓你,是属下们在快活林外发现了护法,这才把护法接进来的。”

    “噢——”白亦很是淡然的轻哦一声,心里早就把那些个什么属下咒骂个遍,你说你们接谁不好怎么就接上了我呢?你说我坐哪里不好,怎么就偏偏到了快活林呢,

    “这么说,你们是为我好咯?”

    “护法圣明。”

    那人又很是恭敬地低下了头,趁着白亦放开手的当口,起身走开了,那速度啊,白亦再次惊叹,果真可以说是逃也似的。

    “额……”某女一脸黑线,就差吼出来了,“我有那么恐怖吗?”

    ……

    “啊……你们放开我,我命你们放开我。”

    白亦双手护胸,用腿好留情地踢着那些个围着自己转的美男。

    “护法恕罪。”接着五个美男跪成一排,同样的四个字,让白亦忍不住扶额。

    她只是命那个第一个闯进来,然后又说要给自己修门,再然后真的修好门的千寒命人给自己打水,她要沐浴更衣罢了。

    竟出现举世无双的场景,她才刚一进所谓的浴池,就见到了站成一排,同样一丝不挂的五个极品美男,吓得她连惊呼都觉得是在浪费脑细胞。

    好不容易让他们穿好衣服了,没想到他们还要为自己沐浴。

    天啊,来一道晴天霹雳,劈死我吧。

    白亦随手扯过浴池边的衣服,就知道往身上套,管它穿里边的还是外边的呢。

    “你们到底想干嘛?”

    五个人只是低着头,并不言语,在白亦差点一掌劈了那些人的时候,终于有人小声嘀咕:“护法以前不是一直都喜欢让奴才们伺候吗?现在是怎么了?”

    “笑话,那我怎么不记得啊?”

    白亦的话还没说完,五个人齐刷刷望着白亦,眼底是隐藏不住的受伤神色,心里一致想:“没想到就算护法失去了记忆,还是不喜欢我们。”

    “额……我应该喜欢吗?”

    白亦哪能猜到他们心底的想法,只觉得尴尬无比啊,就差捂住嘴巴收回自己刚刚说过的话了,正如她以前所说的,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如今自己对这个陌生的环境一无所知,当然不能捅破这层身份的防卫了。

    “……”五个人再次低下了头,不发一言,心里可是洪水泛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