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君无痕【红包加更】

    出乎意料,君无痕突然睁眼,却没有发怒,只是淡淡地问道,“你是这样想的?那时候也是吧……”

    他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白亦也不明白,白亦只知道自己最终的目的就是杀了君无痕,可是,在这之前,这场比试,她必须赢。

    就趁现在……

    白亦扑上君无痕,活像一只大灰狼见到小绵羊时的动作表情,两人同时倒在了地上,当然,女上男下。

    君无痕有一瞬间的错愕,最后却归于平静,这样也好,也好……至少朕不用再次面对虚假的爱情。

    也许,他得到了她,也就会忘了她吧。

    一直以来,他都是那么想的,却总是在关键时刻亲手放弃了那样的机会,说到底,他只是希望有一个人能够真心爱他,而不是虚情假意。

    这一点,他从来都不知道。

    他并没有发现白亦心底的冷笑,“勾引?我需要吗?我拥有的岂止是武艺,还有……幻术。”

    ……

    “咣当——”

    白亦的匕首被君无痕扔在了地上,右手被他紧紧抓住,都勒出了红印,如烫伤般红润。

    “白亦——”

    这一次他再次叫出了白亦的名字,却是那么的痛心,真的没想到这一次她依然对自己施用幻术,依然要杀自己……还是一招毙命,差点匕首首就可穿心而过了,

    “你果真还是一样的狠,一点没变。”

    白亦不可置信地看了看地上的匕首,又看了看冷漠的君无痕,却猜不到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明明她已成功施了幻术,明明君无痕已经沉迷其中,为什么他会自己醒过来,还有意识地趁我不备夺走我的匕首?

    “……”白亦错愕了,一言不发,佯装冷静地看着君无痕,静待他的下文。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可是,直到这刻为止,她依然不知道自己是何时露的馅,君无痕又是何时猜到了所以然。

    “这是你逼朕的。”这一次一定会让你成为朕的人。

    残忍的声音响起,顷刻间君无痕化身为地狱的修罗,倾身压下,白亦被撞在了冰冷的地上,她突然觉得,其实土地并不是襁褓更不是母亲,因为实在太过寒冷,没有一丝温度。

    他疯狂地啃咬着白亦的嘴唇,脸颊,脖颈,锁骨……一路向下,没有丝毫的怜悯,也失了怜香惜玉的心情,身体里的欲望分子不停地叫嚣着。

    白亦摸索着地上匕首的位置,眼睛却一眨不眨地望着房梁。

    她总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够无视,只有这样才能够忍受,又好像再很久以前已经有人教过自己,在面对男人的时候该怎么应对。

    她终于摸到了……

    “君无痕,我杀了你——”

    匕首差点就可以刺进君无痕的胸口了,而他只是掐着白亦的脖子,冷笑,毫不在意地冷笑,“又想杀朕。”

    “对,我一直都想杀了你,每时每刻都在想着怎么可以杀掉你——”只因那么深重的家仇国恨。

    “给朕一个理由。”

    白亦知道自己这是唯一的机会,她已经决定选择鱼死网破的游戏了。

    “我是紫琼国的公主,来报灭国之仇毁家之恨。”

    她冷然一笑,竟是那样的高傲清冷,遗世独立,如傲然独开的梅、清新脱俗的莲、高贵淡雅的兰。

    闻言,君无痕却只是笑,笑得释然,“原来仅仅是这个理由啊……”

    他真的想开了,那一晚大火淹没了整个白相府,相府中几百口人消失的无影无踪,却只有白亦一日生还,就那样,完全没有预兆的出现在他面前。

    他都不用张贴告示,派人寻找,他开心他兴奋到失去理智,只是想当然的认为,是的,白亦回来了,只因我君无痕一人。

    现在终是想通了,原来假白亦说得没错,那场大火毁了白相府,紫琼国的人却带走了真的白亦,呵呵,终于想通了啊,可是心里为何还是缺了一点。

    明明多了什么,却又像少了什么。

    白亦的匕首每没入一分,君无痕的手劲就增加一分。

    这比的就是谁更狠更快吗?

    白亦是这样认为的,可惜,不是。

    “既然你那么想,朕就成全你——”

    君无痕言而有信,他放开了白亦,在白亦诧异惊恐的眼神下,身体前倾,匕首完全没入了心脏致命的位置。

    他想,他该是快死了吧。

    他在心里说,白亦,你耍了朕那么多次,这次就让朕耍你吧。

    他想,朕永远不会告诉你,你其实是白相府的三千金。

    也一定不会告诉白亦,为何他早就识破了她的幻术,就像现在他何以坦然地面对死亡一样。

    “君无痕,君无痕……”

    在君无痕闭上双眼的时候,白亦情不自禁地摇着他的身体,竟破天荒地想要他醒过来。

    白亦不明白为什么,大仇得报,她自己却只感觉到苦涩,好似又被人骗了一样,好似失去了什么一样。

    她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在这种情况下,君无痕宁愿自己死也要放过她,而不是选择玉石俱焚,同归于尽。

    那么她呢,如果早就知道君无痕会放过自己,她还会那么坦然地刺下去吗?

    答案是否定的。

    毋庸置疑,她是个绝冷的女子,可她从不喜欢欠别人人情,特别不喜欢欠君无痕的。

    “啊……”

    白亦仰天长啸起来,簪子脱落,发随风而散……

    其实她想说,君无痕是个可怜的孩子。

    只是她不想去承认。

    她离开了,却不知御书房的某处,书架上一个不起眼的紫玉石雕竟缓缓变幻,由最初的玉石辗转变为毛茸茸的小狗,从书架上缓缓走下。

    走在空中却向是如履平地。

    它每走一步,身形就大上许多,走到君无痕身边的时候已经完全变出了本来面目。

    紫光灿灿,杀气腾腾,大如花豹,却在走到君无痕身边的那刻,只是温顺地像只绵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