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让我自私这一次吧

    霄却没有给白亦继续说下去的机会,也许说下去他会怀疑白亦的身份也不一定,事实上,此刻的白亦是脆弱的,差一点她就会将记忆里的一切和盘托出。

    他再次摇头,微笑,“亦儿,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我就算怪任何人也不会怪你……”

    顿了顿,他突然伏在白亦的耳边,轻轻说道,“难道亦儿忘了,我曾是苍瞳的杀手?”

    “喔,说到这事,我有一件事要问你,世上有几个人叫苍瞳啊?”难道我要分苍瞳一号和苍瞳二号。

    可惜,这句话白亦还没问出口,就被霄按住了嘴巴,把她那刻好奇的心再次给压下去了。

    “亦儿,我只问你,若是我带你出宫,你愿不愿意?”

    “你不要再报仇了,好不好?”

    最后一句话,霄明显是恳求着白亦的,白亦无法张嘴说话,也不知道怎么说。

    白亦知道,霄问出这两句话的那刻,就已经公开与君无痕作对了,果真做到了那一点,这一生中,只有白亦之于霄才是最重要的。

    她也自然能够猜到,这两句话加上白亦将要做出的回答,一定会传到君无痕的耳朵里,说到底只是时间长短问题。

    若是为了复仇,这无疑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能够引起君无痕注意的绝佳时机;可是,这对霄不公平,不是吗?

    白亦真的害怕了,她怕自己再次利用霄,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样的自己,她会看不起的;霄也一定会看不起的吧。

    白亦抬起双手,勾住霄的脖子,轻轻地问道,“若我跟你走,只是为了打击君无痕,你会怪我吗?”

    “不会,霄说过,永远不会怪你。”即便你利用了我,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情,亦儿,其实你真的没必要内疚,没必要在心底或是嘴上跟我说对不起。

    白亦笑靥如花,纯真美好,“霄,我愿意跟你一起离开,不是为了君无痕,只是单纯地,因为‘我愿意’。”

    与私,她真的很想离开,很想离开这个龌龊的皇宫,她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了,就让她自私一次吧,不去想仇恨、复国亦或是杀戮。

    “嗯。”

    霄点头,双手抱起白亦,他珍惜怀中的人儿,竟有种失而复得到感觉,这种感觉很微妙,很美好,让他莫名的激动起来,渐渐的,他竟失声笑了出来。

    或许吧,不,应该是一定,唯有亦儿才会让一直冷情的杀手拥有温柔的一面吧。

    “霄,有什么那么好笑?”白亦可是好不容易睁开自己疲惫地眼皮,才知道发笑的是霄本人耶,心里却早就盘算好了,如果是其他人,肯定会被揍得满地找牙。

    “亦儿,你知不知道你很轻……”

    哪个女孩不喜欢别人夸奖自己轻呢?其实轻还有另一个意思,那就是“苗条“哈哈,白亦正准备自豪地说“那当然”的时候,霄的下句话却是那样的让人心碎。

    “轻到好像只要我稍一放手,你就会飘然离去,不留下任何痕迹,我真的很害怕……”害怕你又像三年前一样抛下我,消失的无影无踪。

    “霄……”白亦抚上霄的眉梢,望进他溢满忧伤的蓝眸,“我不会离开的。”

    即便我遇到不可抗力,我也仍然会不会轻易离开的;即便我现在是在骗你,我也希望我这善意的谎言能够让你开心一点。

    这样就好……

    “呵呵,其实你也很重。”

    白亦的脸拉下来了,连忙捂住耳朵,“不听不听,就是不听,我不爱听的话你可不许那么诚实哦,我喜欢善意的谎言。”

    其实这刻,也想告诉霄,其实谎言并不可怕,关键要看那说谎的人到底有什么居心,比如说她对霄说得那些,真的不是故意的。

    “重到仿佛是霄的整个世界,整个生命,放不下”好似也拿不起。

    可是,他终究没有说出最后三个字,他怕那三个字太过沉重;若是不说,不是还有奢望吗?

    “哎哟,霄,你能不能不要再这样一个静寂漆黑的夜晚说这么煽情的话啊,人家会感动滴……”

    这话才说完,白亦就那个不解呀,这是自己一个公主会说的话吗?太匪夷所思了吧,不行不行,我肯定被鬼上身了,得找个驱鬼师父好好驱驱鬼。

    “霄,我们快走吧,我可不想还没出宫就被人逮个正着。”虽然白亦是这么说的,可她心里可不这样想的,自负如她,怎么可能会认为自己会怕呢?

    “嗯。”霄点头,紫眸中满是柔情,笑意,就算被抓到又怎样,他一定会倾尽所有,哪怕生命,也会护的亦儿周全。

    “朕倒要看看,谁敢离开。”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在亮闪闪火把的照耀下,白亦终于看清了君无痕的脸,惨白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白亦忍不住嘀咕:难不成给吸血鬼吸血了?额,本姑娘为什么会想到吸血鬼呢?不正常啊不正常。

    “皇上,我们想离开,你以为凭你那些人能拦得住我和亦儿吗?”

    看到霄这么有霸气不是第一次,可是看到他同样有霸气地对君无痕说话还是第一次呢,当然白亦恢复记忆除外。

    白亦在心底替霄鼓了一会掌,然后再然后,往霄怀里蹭了蹭,像只顽皮的小狐狸,对着面前的君无痕挑衅,“哼,懒得理你,我睡觉。”

    这一幕是如此的熟悉,对君无痕,对霄,哪怕是对故意装睡的白亦都是如此。

    “白亦,你不知道朕的能力吗?”

    哼,我管你有什么能力呢,就是不想理你,不想跟你说话,不想见到你,就酱紫,反正不管怎样,我就偏不理你了,咋了。

    白亦继续装睡,一点也不想看到这个死皇帝臭皇帝无赖皇帝,省得自己吐血暴毙,那就太划不来了。

    我的小心肝哦……

    “你现在已经很虚弱了不是吗?霄对朕说过,你有顽疾。你真的以为霄有那个势力可以对付朕的千军万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