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还是个孩子呀

    “唯一称得上理由的恐怕只有一条了,我确实乱了德珊宫,可那又怎样呢?

    “我的鹤翎宫不一样变得空空荡荡的,连一张能睡的床都没有,那可是出自她的手笔啊,我发泄一下也不行吗?哦,我好像真错了,皇宫里哪个人能有真实的喜怒哀乐呢?你知不知道,皇后她对我下毒了呢……”

    “白亦……”

    看到她眼里的淡然,君无痕好想伸手将她拥入怀中。

    他喜欢她的笑容,喜欢她的仇视,喜欢她的怒意,就连她的嘲讽,他也喜欢,可他真的真的接受不了白亦的淡然,不想也不愿,他不希望白亦变得跟以前一样,对自己……满不在乎。

    君无痕皱眉,“来人,把皇后宫里的东西拿给御医验看。”

    终于有人神速地出现,又火速地消失,仿若从未出现过。

    白亦再次后退,微微一笑,“我说什么你从来就不会相信的,即便是真的也不会相信不是吗?我算是看透你了,君无痕——”

    这一次,白亦都有点佩服自己了,就差再变出一个分身对着自个顶礼膜拜了,心里止不住发问:

    “我以前咋没发现自己这么会装会演捏?难道有人教过我?尼玛,我这才能怎么不早点开发出来,竟还浪费了这么久的潜力,苦逼呀悲催呀!”

    再一次地,她挥一挥衣袖,潇洒地离开了,只留给君无痕一个白色的倩影,仿若一场做了很久的梦。

    君无痕颓然地坐在龙椅上,他果真是烦了,他真的分不清真真假假了,也分不清自己的感情了。

    先是聪明狠绝的白亦后是温柔多情的白亦,现在又是武功高强有血有肉的白亦。

    “朕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总过不了她一关,无论是真是假,朕竟然都无一例外的沉沦,到最后,竟不知道自己究竟爱的是她本人还是那张相似的脸庞。啊……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朕?”

    ……

    白亦才刚进浣衣房,就见到熟人了,心情舒畅的不得了,连忙走上去,微微笑道,“碧若姑姑——”

    哇,叫的那个甜啊,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了,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不是,今后还得仰仗她呢。

    更何况,从第一次开始,她就感觉碧若这个名字好亲切哦,念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就感觉到好快乐,所以呢,第一次的时候,即便被气得恼火,她仍然很小心地控制住了。

    “碧若姑姑你还好吗?我又来了……”

    白亦的声音越来越轻,后面三个字是与无声无异了,这是被羞得。

    自己现在又不是衣锦还乡,是被二贬浣衣房啊,就算自恋如白亦,也不会认为这是自己的荣宠吧,若不是碧若看到了她的嘴型一定不知道她心里想些什么。

    “哼……”不得不说,对于这样的白亦,碧若是很无奈的,想骂又骂不出,想吼又吼不出,她没有儿女,自己身份卑微,浣衣房又冷情的可以,唯有这个女孩白亦很是听话乖巧。

    可是,她也没办法,自己是皇后的人,若不为难白亦,一定会受惩罚的,也许皇后会派其他人来也说不定,到时候敌人在暗,她们在明,肯定是不好对付的。

    “你怎么又回来了?”

    这可问到点子上了。

    白亦耷拉个脑袋,n秒之后,终于笑嘻嘻地挽着碧若的胳膊,“我这不是想姑姑了嘛,特意来看你了呗。”

    “你知道你仅仅受宠了几天吗?”

    白亦只好低声嘀咕,“已经一个多月了好吧,所以,我才特意犯错误来看你呀,呵呵……”

    好吧,其实她对数字压根无感,也就随便胡诌个数字好了,反正一个月两个月,半年一年都一样,对她而言没什么差别,谁叫她的目的只是报仇呢。

    碧若东瞅瞅西看看,确保隔墙无耳才轻轻说道,“你知不知道我是皇后的人?”

    顿了顿故意大声喊了出来,“哼,我最讨厌那些得罪皇后娘娘的人了,既然被我碰上了就一定不会饶过。”

    “我知道啊……”

    闻言,碧若的脸竟红了起来,像是被人抓到了把柄,让她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白亦却微微一笑,“可我更知道,你是个好人,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了……”

    碧若的身体震颤了下,此时此刻她都不知道怎么面对白亦了,敌人朋友?到底有个怎样的定义?她真的不知道。

    白亦好似从碧若的眼中读到了危险提醒,云淡风轻地说道,“你放心好了,皇后不是我的对手,我自然也会保护你的。”只要是真正对她好的,她一定真心相待。

    额……

    某碧若姑姑一脸黑线,就连屋顶上不识趣的三只鸟也在叽叽喳喳,好像在讨论白亦承诺的真假。

    明明就是因为对付不了皇后,才会被贬到这里来的好不好?现在竟然还义正言辞,夸下海口,你到底是不是人啊?没有一句话说的是有事实根据的。

    鸟儿不能说人话嘛,当然就只能叽叽喳喳表达下自己的不满咯,更重要的就是,白亦压根就听不到三只八卦的小鸟正鄙视着她。

    可是碧若会说话呀,她也确实讲出了真心话,“皇后娘娘身份特殊,你是斗不过的……”

    “渣渣渣渣……”屋顶上的鸟儿像是听懂了碧若的话似的,纷纷开口叽喳,表现出自己强烈的赞同,那意思在明显不过了:姑姑姑姑,你好强;姑姑姑姑,你好聪明;姑姑姑姑,你好厉害……

    好吧,继续姑姑下去,恐怕它们要变成另一种品种——布谷鸟了。

    “哧——,你们三只怪鸟给我滚——”

    谁叫白亦听觉极好呢,那三只鸟的声音被她听得一清二楚,虽然不晓得它们在讨论些什么,可是潜意识里她还是知道那些个“臭乌鸦”是在谈论不好的事情。

    碧若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微微叹息:果然还是个孩子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