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下何为上?

    说着她一掌劈向屋顶,木屑和破碎了的琉璃从天而降,更有的砸到了季惜珊的头顶,疼得她呼呼直叫,白亦身上仍是洁白无瑕,不染纤尘,她猛一回头,勾起一抹笑容,

    “更不要怀疑我的魄力,要不然只会自取其辱。”

    她点地而起,跃上德珊宫的屋顶,心底一片豁达,毕竟这能够给她将天与地都踩在脚下的惬意,她十分喜欢这种感觉。

    可她并不知道的是,德珊宫外的几个宫殿,有那么些宫女侍卫对着她指指点点,好像证实了一点:亦妃毁了皇后的屋顶,不知道可怜的皇后怎么样了。

    白亦从德珊宫的屋顶悄然而下,如天仙下凡,美丽洁净,潇洒地来又潇洒地走。

    白亦无法猜到的却是后来的事情,很多时候,她虽然狠绝,却多少还留有一丝善良,终归是斗不过皇宫里的那些奇葩。

    她不会知道,此时此刻,德珊宫里的皇后,季惜珊正胡乱地摆弄自己的头发,将它弄得要多乱就有多乱,额头正流着血,点点滴滴,已经滑到了她的脸庞,那样子好不狼狈。

    季惜珊不管不顾,只觉得越惨淡越悲凉越好。

    德珊宫里一片狼藉,皇后狠狠咬了下自己的嘴唇,血丝溢出,可是她的眼底却发出精光,正如白亦所说,那是与君无痕无异的算计。

    她是皇后季惜珊,季丞相的女儿,自是拥有常人所不能及的心机与智慧,要不然也不可能在皇上还爱着那个假白亦的时候,立她为后,享受至高无上的权力,母仪天下。

    做任何事情,她都有双重保障,那是父亲交给她的,既然不能杀了白亦,那就假他人之手好了,无疑,皇上是最好的人选。

    不可否认,她是爱着皇上的,她也希望皇上幸福;可是,那种爱在权力面前太过渺小,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

    “圣旨到,白亦接旨——”

    白亦还在房梁上悠闲地做梦呢,没想到才一睁眼就听到了令人亚历山大的鸭脖音,那个长啊那个细啊,最重要的还有一点,那个恶心啊!

    白亦懒得去听,捂住耳朵继续睡觉,反正每次来圣旨都没什么好事。

    “圣旨到,白亦接旨——”

    “圣旨到,白亦接旨——”

    “你还真是没完没了了是吧?”白亦终于跃到了那鸭人的面前,怒气蹭蹭蹭就上来了,“到底知不知道吵到本姑娘睡觉是多大的罪过啊?”

    鸭人忽视掉白亦的质问,只有板有眼地宣读所谓的圣谕,事实上,“皇上有旨,白亦以下犯上,毒打皇后,咒骂朕卿,捣毁德珊宫,实非一妃子所能为之事,朕特许白亦以带罪之身重返浣衣局,将功补过,钦此——”

    额……用得着用这么些罗里吧嗦的古文吗?你不知道我很讨厌咬文嚼字吗?

    在白亦很不留情地吐槽时,鸭人对着白亦和善一笑,白亦只感觉到了铺面而来的白粉,那景观简直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一个字“壮观”,哦,不对,是两个字。

    “亦妃娘娘,请移驾浣衣局吧——”

    好吧,这次白亦终于听清楚了,虽然这鸭人说的不够清晰,反正她这是明白了,谁叫她这是第二次被扔进浣衣局捏,一回生二回熟嘛。

    不怕不怕……可是,她现在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皇上在哪?”

    “御书房……”

    噗——

    风一般的速度,在鸭人眨眼之间,白亦已经来到了御书房门前,其实鸭人很想好心地提醒说“亦妃娘娘,你冷静点,皇上今天心情不太好,你体谅体谅。”

    可惜了,白亦没有那么好的耳朵;失去了过去,失去了冰凛的她,没有读心术,更无法得知鸭人的真心提醒。

    “君无痕——”白亦可真是河东狮吼了,站在御书房外就喊出口了,也不怕被人听到。

    “朕的名字是你能叫的吗?”

    不可否认,君无痕是真的生气了,这点,白亦到没在意,谁叫她压根就不在乎某人呢,更重要的是,某人一直都是那欠扁样。

    御书房只有君无痕一个人。

    好像自从霄与白亦相认后,他就仅仅只待在自己的灵霄阁,再也没有来到君无痕这里,这一点连白亦也不甚明白:用得着分的那么清吗?这很容易让人看不出来的好不好?

    “噢——?那敢问,我该称你什么。负心汉,薄情郎?”白亦这次是真的猜不透这个皇帝了,时而好时而坏,时而温柔体贴时而霸道蛮横,当真是比英国的天气还善变了。

    好吧,她这次又不知道为何会想到英国了……

    “白亦,不要试图挑战朕的威严,朕很不喜欢。”

    “好啊。”白亦尽量让自己平定下来,很是淡然地望着君无痕,“那么,请给我个理由,就算要死,也要死个明白不是?”

    “朕的口谕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我想听你说。”

    白亦突然走近,踮起脚尖,与君无痕对视,他们的脸靠得很近,连那细细的毛孔都能够清楚地看到,这一次,白亦在赌,赌得是什么,恐怕只有她心里清楚。

    君无痕那少的可怜的爱就是她的筹码,而她,今日就想看看,这样的筹码能不能让她成功杀了君无痕。

    “以下犯上,毒打皇后,咒骂朕卿,捣毁德珊宫。这些还不够吗?”

    君无痕说的很重,没有一丝感情,白亦再次怀疑自己的能力了。

    可是她并没有注意到君无痕的眼神漂浮不定,尽力躲闪,那冷漠的背后却隐藏着一层不易察觉地温柔。很淡很淡,但却是真实存在的。

    “呵呵……”她微微一笑,缓缓后退,突然很想很想离眼前这个人远一点,即便他是自己注定要杀的仇人,

    “以下犯上,何为下何为上?毒打皇后,我根本就没碰过她,怎可称为毒打?咒骂你,呵……我怎么可能在她面前咒你骂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