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悠忽悠也就过去了

    “哦,没什么,就是看到他小子那挫样我就想笑。”

    “亦儿,答应我,以后别在惹那样危险的人了。”

    霄的手搭上了白亦的双肩,语气中是说不出的认真,他真是怕了,怕主上会对亦儿不利,怕亦儿有什么不测,作为一个杀手,他可以不要自己的性命,却万万无法忽视亦儿。

    白亦吐了吐舌,表示自己强烈的不满和自信,“谁叫你那家伙对你……哼,总有一天我要给他点颜色瞧瞧,倒是你,霄,以后要是他还想调戏你,千万不要给他机会,像他这种人吃用不吃软,别让他占了便宜,要不然你就没法子跟你心上人在一起了。”

    “是吗?为什么?”

    “你想啊,哪有一个女孩子能够忍受自己的爱人跟别人……还是个男人…… 发生一些指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呢?再者说了,这件事应该是谁都受不了的吧……”

    “哦。”在白亦支支吾吾说一大堆话的时候,霄的脸色明显变得苍白,“亦儿,你是那样认为的?即便是为了保护她,我也不应该那样做吗?”

    “当然不行了,为什么一定要男人为女人牺牲呢?”

    白亦说的那个激动啊,一个闪身就闪到了凳子上,都差点跺脚了,“要是她真爱你的话,一定不会允许你这么做的;要是她允许你这么做了,更加说明她不值得你那么付出,既然不值得,那就忘了算了,相信我,我一定是对的。”

    “要是她不爱我,却又不允许我那么做呢?”

    “额……这个啊?”白亦扶额思考,“比较难办了,这个女孩心地蛮好,不可多得呀。”

    霄好似也来了劲,很是认真地问道,“呵,那我要忘了她还是记着她?”

    “嗯,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她有男朋友没?”

    “男朋友?”

    这里边学问可大了,白亦也不清楚怎么又突然冒出这三个字,不寻常啊不寻常,连忙解释道,“就是心上人。”

    霄苦笑,自己到底该怎么说呢?有吗?还是没有?

    自己跟亦儿待在一起这么久了,对她的心仍然一无所知,到底是我太过迟钝还是故意忽视她那颗为别人而跳动的心?

    顿了顿,霄终于轻轻地吐出了两个字,“没有。”有点底气不足,可是若要他承认亦儿有心上人这件事却是比登天还难,他的心一定会比死要痛上千倍万倍。

    白亦释然一笑,刚才的为难沉思一扫而空,开始侃侃而谈,

    “这就简单多了,既然她没有心上人,你不就有机会了吗?像她这么心地善良又在乎你的女孩子应该很容易追到手的,只要你锲而不舍,金石都可镂了。

    “噢,记住一点,千万不要让别人捷足先登哦,女孩子就是一根筋,爱上了就很难在爱上其他人,所以你绝对不可以掉以轻心,努力吧,用你的柔情蜜意将她淹没吧,相信姐,姐绝对不是个传说,她一定会爱上你的。

    “你瞧瞧你,要人品有人品,要身份地位有身份地位,要美貌有美貌,典型的高富帅有木有,真的是男女老少通吃啊有没有,尼玛要是有人拒绝你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有木有……”

    见霄的脸色明显变了变,白亦终于住口,转移话题,“好男人固然会吸引很多女孩子,可好女人也会吸引很多男孩子呀,你那位长得又那么漂亮、那么善解人意、那么优雅大方、温柔体贴,肯定是很多人竞相角逐的对象啦!”

    要是此时此刻的白亦知道霄口中的她就是自己,她一定死也不会把她夸到天上去,羞死了难堪死了,苦闷死了,肯定一头撞死在豆腐块上死了算了。

    “呵呵,亦儿,你也很吸引人。”

    霄说着很是诚实的话,心意深入心底,不知怎的,亦儿每一句夸奖的话,他听着都很开心。

    记得以前,亦儿每次夸奖自己时,眼神中总有着难言的忧伤和无奈,总是笑,那笑意却难达心底,像是要流出泪来,带着苦涩。

    “呃……这说她呢,怎么就说到我头上了?”不知怎的,她真的很不适应真实的赞美,听来都觉得很痛苦,眼角干涩,想哭却又哭不出。

    亦儿,你还是那样子嘛,像是很害怕有人夸奖你,为什么呢?

    要是白亦心知霄所想,要是她还记得过去的事情,一定会想起前世的安绝,那个给自己冰冷的杀手特工生涯带来温暖的男子,带着残忍的甜言、裹着糖衣的炮弹将她炸的浑身碎骨。

    霄觉察到了白亦的一异样,浅笑着化解这片刻的尴尬,“亦儿,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一问到惊到了白亦的某根神经,脑中迅速地闪过霄刚刚说过的话“‘君无痕的灵兽……’”

    霄接近君无痕应该也是有目的的,要是我现在告诉他我要杀狗皇帝,他会不会阻止呢?不管了,此仇不报,我寝食难安,还要处处受狗皇帝的欺负,还有那个什么皇后妃子老是喜欢找她麻烦。

    思量清楚后,终于咯咯地笑了起来,“呵呵,哪有的事。”

    谅是聪颖如霄也无法知晓此刻,亦儿的笑容中有几分真几分假,“真的没事?”

    白亦现在怕死霄的眼神了,总觉得那双眼睛要么太过炙热要么就是担忧与猜测,把她给怄死了,只能垂下眼帘,模棱两可地回答,“当然没事了……”

    “亦儿,你看着我说。”

    完了,在这样下去妃露陷不可,白亦迅速抬头,指着白亦的领口,怒声声说道,“诶诶诶,你怎么回事啊你?难道没事就不能来窜门,没事就不能来找你?”

    “亦儿,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霄可慌了,就差拉着白亦求她原谅了。

    “你还真是哦,有了媳妇就忘了娘了……额,错了,有了心上人就忘了朋友,太不仗义了吧,懒得理你,不要跟着我,要是敢跟着我,我就跟一次打一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