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你妈个头啊

    苍瞳微微一笑,金色的孔羽面具因着他欢快的情绪熠熠生辉。

    他缓缓走到霄的面前,浅笑道,“霄,取悦本座……吻我……”

    “取悦你个神经啊,我吻你妈个头啊。”

    淡定的白亦终于淡定不了了,在两个人正准备拥抱的时候,咻的一声就插在了他们中间,顺便将霄轻轻地往后推了一段路程,怒斥道,

    “你什么人嘛这是,没看到霄不乐意吗?”

    说完,还很是同情地看了霄一眼,那样子,十足的大姐样,“霄,你放心,你女人的安全我包了,看谁敢对你们两怎样?我就跟他没完,哼——”

    后面是对着苍瞳鼻孔出气的,本来苍瞳差点气得开打,见到白亦的那刻却只微笑着,抱着双手,好整以暇地看着白亦,轻笑,“哟,女人,你敢跟本座没完?”

    “本座?”白亦想半天就是想不明白面前这个人是哪门子本座,很是随意的继续说道,“管你那个旮旯沟子里的本座呢,这事姑奶奶我就管定了。”

    这是白亦的处事原则,谁要是狂了,她铁定要比那个人更狂,谁怕谁,哼——

    “呵……”苍瞳的眼眸中闪出一丝嘲讽,“你知道本座是谁吗?”

    白亦很是负责任的一挑眉毛,又很是好奇地问道,“你是谁啊?”

    问出这句话绝对不是她故意的,她可是真心为人家着想啊,这人家都想说了,自己不问他,他该怎么下台呢?

    “本座是首领苍瞳——”

    苍瞳说的时候还故意瞥了瞥面前的白亦女子,好似想从她身上看到名为恐惧和惊悚的东西,奈何白亦偏偏就不是个正常人。

    “噢——苍瞳。”白亦故意拉长音,一个偏头望向霄,脸上挂上很是迷人的笑容,“苍瞳是谁?”

    白亦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已经成功的让苍瞳气得捏紧拳头,额头很是荣幸地凸出几条青筋。

    “亦儿这是把她自己往死路上推吗?”霄心里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我都会保护亦儿的,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

    这样想着,霄便豁然开朗了,浅笑,“不是谁。”

    三个字说完,白亦向苍瞳做了个鬼脸,那神色就两个字“小样——”

    苍瞳气得差点暴走,心里仍旧不爽,今日不让这个小妮子瞧点自己的厉害,她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了。

    白亦像是预知到苍瞳心里的想法似的,摇了摇头,“错,本姑娘当然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倒是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

    哈哈,搞定,看你还不上当——

    白亦都快笑破肚皮了,脸上还是装出一脸淑女的样子,绕着霄转了一圈,才装作很是为难地说道,“本姑娘是玉皇大帝和皇母娘娘的女儿古奶奶。”

    “古奶奶?”苍瞳抬眸,猜疑地看着白亦的脸庞,仍是不明白怎么回事。

    “哎,真是乖孙子,等奶奶赚钱了给你买糖吃啊。”

    “你敢戏弄本座?”

    苍瞳果真生气了,一道凌厉的掌风朝白亦飞来,令她措手不及,她根本就没想过苍瞳竟敢在皇宫里动手,可她忘记的是,她没想到的事多了去了。

    霄轻搂过白亦的腰,恰好躲过苍瞳的掌风,侧眼望去,他们身后的位置已经出现了一个窟窿。

    哇,好险!

    白亦佯装样子,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总感觉什么有点始料未及,气呼呼地说道,“打了本姑娘不要紧,要是伤了霄一根汗毛我跟你拼了。”

    只有霄知道刚才那一掌的威力,若不是他紧急拉过白亦,苍瞳有所顾忌,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霄更加用力地搂着白亦,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亦儿就被苍瞳伤到了。

    “哼——本座绝对不会伤了霄,倒是你,想活命就没那么简单了。”

    “噢?是吗?”本姑娘才不怕你呢,纸老虎,中看不中用。

    白亦背着手走到苍瞳面前,又转身回头,缓缓走开,轻笑,“呵呵,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霄不喜欢你了,即使你性取向正常,我作为一个女子也不会看上你。”

    “你欺人太甚,本座不会饶过你。”

    苍瞳说的时候已经出掌,差一点就可以袭上白亦的背,可是也就在那个时刻,在霄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有一枚极其细小的银针没入手掌,暂时制止住了他的内力。

    他眼角斜睨,竟意外地发现了一闪而过的人影,那样的速度,那样的内力,那样的身手,那样的轻功,果真只有那个人才有的吧。

    白亦可就不知道一会儿工夫箭,苍瞳的心情发生了怎样快速的变化,很是淡然,“那就走着瞧。”

    苍瞳的神色一变在变,冷然扫了一眼白亦,“记住,在我没杀了你之前好好保住自己这条贱命。”

    “你才贱呢——”还敢说本姑娘命贱,我诅咒你生的孩子没pi眼,不对,就他这种人,能有孩子才奇怪呢。

    苍瞳对着白亦冷哼一顿,才用柔情似水的眼神定定地看着霄,“霄,本座……”

    白亦最讨厌苍瞳看霄的眼神了,那么露骨,配上他这阴柔的脸庞,气得她仍是横插在苍瞳和霄中间,不带好意地说道,

    “要滚就快滚,没看到人家霄不想见到你吗?出门右拐,快走不送。哼——”

    “霄,本座先回去了,有时间再来看你。”

    这下也不等白亦再批他一通,轻轻一跃,跃出窗口还没一会,就隐在了夜色中。

    “祝你一路顺风。”半路失踪。

    说的时候还左哼哼右哼哼呢,就是要鄙视他到尘埃里去,我诅咒你出门就被侍卫擒住,有命进皇宫,没命出皇宫,最好跟君无痕那狗皇帝鹬蚌相争,偶就坐收渔翁之利。

    呵呵呵呵……

    白亦勾起嘴角,邪邪地笑了起来,让站在她身旁的霄很是不解,“亦儿,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