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你的命根子

    更重要的是,为毛她竟说起了“又”,好像预知到君无痕会把她的脸也放在里面一样,也好像以前就见过同样恐怖的场面一样,让她恨不得海扁他一顿。

    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无法掌控无法避免……

    “你想要朕那么做吗?你想吗?”

    君无痕伸手抚上白亦的脸颊,说出模棱两可的话语,将问题抛还给了白亦。

    白亦的那些问题,让原本波澜不惊的他再次起了惊涛骇浪,明明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的事情啊,要他如何不去怀疑,也许眼前这个真的是白亦。

    “手这么贱,”说着,白亦抬手狠狠地打下君无痕的大手掌,这是她的至理名言,对待敌人,毫不留情,“你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

    此时的白亦压根不知道,自己今日的表现已经违背了自己的计划,可她有什么办法,刚刚差点被吓个半死,现在好不容易活过来后总觉得火气冲的就往上冒,根本就控制不了。

    君无痕气得青筋都快突出来了,只是欢喜远胜过怒意,这不是白亦是谁,可是他仍旧不放过地问道,“你真是白亦?”

    难道我会说自己不是吗?

    白亦白他一眼,懒得理他,怒气冲冲地问道,“为什么她会跟我一样?为什么她会被关在里面?为什么像看仇人一样地看着我?为什么……嗯?”

    不要奇怪,为什么原打算喋喋不休的白亦怎么就戛然而止了。

    她的手指向那张脸的时候,眼睛不小心瞟到了旁边的水晶球。

    红色的字体。耀眼的血色。分明漂浮着六个字。

    对不起。

    我爱你。

    白亦转身,定定地看着君无痕,眼中的疑惑在清楚不过,就像在咆哮:“君无痕,你跟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说不清楚就甭想走,要是你偏走,我就偏打得你满地找牙。”

    可是咆哮的话还没出口,她竟然发问了,很是冷静,很是淡然,“那个……你写的还是……”指锋一转,“她?”

    “你觉得呢?”君无痕眼中闪过一丝玩味。

    丫的,又把问题抛给我了,尼玛你爸你妈都不让你长脑子回答别人的问题吗?纳尼,你就知道为难像我这么无辜又可怜的女孩纸吗?

    好吧,白亦只稀罕在心里骂,嘴上可骂不出来,实际上,她压根就不清楚自己怎么就说出了这几个字。

    既是粗话,又让人不清不楚,什么是爸妈?

    “我觉得……”白亦可是个百科全书,有问必答,心里早就思量了又思量,想了又想,很是自信的一甩刘海,“既是她的写的又是你写的。”

    “呵呵,你也不过如此。”君无痕的眼底流露出一抹嘲讽,“那么就别在朕面前丢人现眼。”

    呃,我招谁惹谁了?果真是皇上难伺候,变脸变得真快。

    “噢?这么说是你写的?”说着,人已经走上前,故意忽视掉那张跟自己一样的脸,当镜子好了,呸呸,我有那么面目可憎吗。

    她的手放在那些字的上方,水晶球却似将她的温度传了进去,血流的速度微微加快,“难不成故意把我引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

    呵呵,小case,暗恋又不丢脸。

    心里是那么想的,嘴上说的确实火药味十足,“哼,实际上却只是想戏弄我一番,顺便给我来个下马威是吗?”

    “朕不喜欢你这张脸,如此而已,你也看到了,她就是最好的例子。”

    君无痕的心本来就已经狂跳不止了,那种心情复杂的紧,既希望她知道自己的心意,又害怕被她再一次伤害,他是皇上,怎可如此。

    可是白亦的下句话彻底让他清醒,他确实是生气了。

    这句话让白亦立刻懵了,好复杂的状况哦,也便因此立刻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不是要让他爱上自己吗?现在算怎么回事?明明已经颠倒状况了,对自己是既有利的,现在怎么又剑拔弩张了?

    “无痕,我刚刚脑子短路,有点不好使,被吓晕了才会说这样的话,你……不会怪我吧?”

    白亦很是乖巧地靠到君无痕的怀里,天知道,她多想挥手扇他几巴掌,可是她不行啊,她的背后还有那么多需要去拯救的人。

    “哼,不会……”谁会那么笨认为刚刚你说的仅仅是脑子有问题,倒像是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君无痕恶狠狠地说出口,不会两个字却拖了很长,显得不情不愿。可是他心里早就打定主意要好好戏弄白亦一番,好让以前受的苦全都补回来。

    “额……这样啊,那么……”白亦很是轻柔地悄悄退出君无痕的怀抱,眨巴眨巴眼睛,微笑道,“我能不能回去呀?”

    “很可惜,不能——”

    君无痕说的很坚决,伸手将白亦揽入怀中,俯身抱起她。

    如果忽视白亦额上的黑线,君无痕眼底的那抹得意和复杂的神情,暂且可以认为君无痕是个温柔的野狼,白亦是个乖巧的绵羊。

    最后的结果是,当一个披着羊皮的狼和一个有颗狼内心的羊相遇了,会咋样呢?

    答案当然是,在打得不可开交的情况下,狼吃了羊,或是羊吃了狼。

    “慢着——”白亦终于咬牙吐出了两个字。

    君无痕眯着眼睛斜睨怀里的白亦,那意思在清楚不过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我……身体不舒服了,而且很不舒服。”

    她能舒服的起来吗,这种情况死人都看得出来,她可不会笨到认为君无痕突然良心发现,觉得她可能被吓着了,需要被抱下去休息,这么好的事,打死她都不信。

    “嗯——?”

    君无痕皱眉,不悦地瞪着白亦,白亦自知这是他发怒前的征兆,急忙说道,“我突然发现那些字在动……”

    “如果你再说一句话,朕不会拒绝在这里就要了你。”

    要你个无头鬼,要你个变态,要你祖宗十八代,什么人嘛这是,小心我一气之下断了你的命根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