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失足,偶做英雄

    接着便可听到另一个女子低声说道,

    “主子,奴婢已经照你的吩咐找她麻烦,只是……”听那声音分明是想要处置白亦的碧若姑姑,她顿了顿,继续说道,

    “她好像根本就不吃奴婢这套,十足的乖巧人儿,倒不像是那种会勾引……”

    “放肆,”听到勾引二字那个被碧若称为主子的人恼怒地喊出声,“这种话是你这个奴婢该嚼舌根的嘛,要是再说出这样的话,本宫要你立刻人头落地。”

    “主子饶命,奴婢再也不敢。”

    “本宫要你继续监视她,至于其他事还是先缓一缓,视情况而定,要是发现她有寻常举动立刻向本宫禀报。”

    “奴婢遵命。”

    然后两人便低语了一番,两个黑影便一前一后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

    *

    白亦好不容易挨过了苦难的夜晚,当迎来白昼的那刻又是又一个苦难的开始,白亦前一只脚刚踏进浣衣房,后面就听到了碧若的声音:

    “白亦,”碧若指着堆在雕刻精美的檀木桶说道,“把这些衣物送到储秀宫。”

    “是。”

    在决定进宫的那天开始白亦就已经想好了所有的事情,无论受到什么样的挫折,她……永远都不会忘了复仇,永远都不会忘了帮哥哥重新夺回皇位。

    而储秀宫或许可以成为她的目标,那里可能有合作的对象——今后地位崇高的妃子。

    对于储秀宫,白亦是熟悉的,只因为入宫之前她是有那个自信的,认为自己必会进入储秀宫,虽说现在状况不是那么理想,至少也没有真的到穷途末路的地步。

    这一点可只有白亦那么认为,别人早就想跟她划清界限了。

    凭着自己对储秀宫的了解,她终于摸索到了那里,很远就瞧见那样一个熟悉的面庞。

    她和她站在一起,欣赏着波光粼粼的湖面。

    瞧那身材,分明是向白亦示好的卿颜,如今她正和另外一个女子聊得正欢,那一女子乍一看倒有些像姬如楹了。

    她们都穿着秀女的衣服,粉红的外衫,夹杂着微微玫瑰色,在这样美丽的朝阳照射下显得更加唯美而又让人震撼。

    白亦不禁感叹:君无痕倒挺会享受,美人江山无一不是万里挑一,到真真是个难伺候的主。

    这时候卿颜也该不再像那时候一样主动示好了,哪有人对白亦不是唯恐避之不及呢。

    白亦不由地轻笑,自己倒有些自作多情了,抱着那桶衣物,便打算悄悄地去往储秀宫。

    “啊——”一声惊呼,那声音听来倒是熟悉的紧,让白亦不由地回头张望。

    此时此刻却见卿颜一个人在水里挣扎,那个正和她并排站着的姬如楹却完全没有要救他的意思。

    “救命啊——救命”

    卿颜不停地挣扎着,呼喊着,她的身体浮浮又沉沉。

    这样的季节里,这样冰冷的湖水,这样黯然的朝阳……

    为何姬如楹既不救她也不喊人来救呢?为何她只是那样呆呆地站着,却没有任何表示?

    白亦的脚开始像往常一样禁不住要去救人,只是还是感觉到了些许异样。

    她开始思量,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该如何做,她们两人无缘无故在这里观景,却不带上一个两个宫女伺候到有些蹊跷。

    “啊——噗——”在白亦思考的时候,卿颜开始隐没在湖面上,让白亦的心没来由地紧张了起来。

    “咻——”疾飞而过,白亦衣袂飘飘,洁白如雪,美丽傲然,倒是这御花园中一道美丽而又奇特的风景线。

    白亦跳入水中,在水中摸索卿颜的身影,她的动作娴熟至极,恍如碧海深处一条雪白色的游龙。

    不到一会儿,白亦抱着卿颜离开湖面,落在了岸边,那里正看着好戏的姬如楹却突然紧张地不得了。

    “卿颜,卿颜,”在白亦一个劲地运功为卿颜逼出涌入体内的水分时,姬如楹的声音却一声高过一声,

    “卿颜,你没事吧?”

    白亦不悦地翻了翻白眼,冷厉的眸中丝毫没有掩盖自己对姬如楹的厌恶。

    姬如楹对此视而不见,只摇着卿颜的身体想把她唤醒。

    “她是怎么下水的?”

    白亦冷冷地质问着姬如楹,毕竟虽然自己有心报仇,虽然月已经派人教给自己很多宫中的事情,可是要真真看到宫中的残忍和无情,她依然会感到难以理解的。

    姬如楹完全没有把白亦放在眼里,两只手一个劲地摇着卿颜,一双美丽的眼睛却死死地盯着白亦,不一会儿,好像有什么晶莹的东西从她的眼里缓缓流出。

    看到女孩流泪,白亦的心顿时软了下来,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原本冷厉的眸子也已经温和了许多。

    白亦以自己安慰哥哥的方式习惯性地将手放在了姬如楹的肩上,“你怎么了?”

    那一幕却好巧不巧地被从德珊殿中出来逛花园的皇后亲眼看到了,她周身萦绕的红色和黄色更将高贵的身份给彰显了出来,其他的妃子一应站在她的身后,这是属于皇后的权威。

    “这是怎么回事?”

    皇后季惜珊还没有走近看清问清就已经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声音,那种眼神好像就想立刻拿白亦问罪一样,“大胆奴婢,你竟然想要谋害皇上的妃嫔?”

    白亦不由得走神,想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那一声奴婢感情是喊自己的,一时之间难以接受,我什么时候成奴婢了。

    “噗——”

    这个时候的卿颜却突然出奇地吐出了水分,虽然白亦一点也不怀疑自己深厚的武功,可是这也未免太蹊跷了吧。

    至于是否是在皇后娘娘富有权威而又满怀关心的声音下才反射性睁眼就不得而知了。

    不是白亦喜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这有点超乎人的想象力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