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寻萧出故障了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完全不相关的,或许镜殇宫或是苍瞳跟快活林有关系也说不定。

    白亦轻声问道:“霄,苍瞳跟镜殇宫有什么关系吗,为何都是三年前出现在江湖?”

    “其实苍瞳八年前就存在了,当时你突然不见,我跟你大哥都很着急,四处找寻你的下落,被前代苍瞳首领捕获……”

    八年来受到非人的待遇。差一点他就说出了自己这几年的苦楚了,他不能让亦儿伤心难过,一点也不行。

    “霄,你是不是受了很多苦很多罪,对不起,我真不该不告而别;要不然,你也不会……”

    “不,不是你的错,也许让我进苍瞳还是有好处的,上天待我不薄,至少让我在三年之后可以再次遇见你,”霄突然紧紧拥住白亦,眼眸中尽是深情不悔,“我又何其有幸,八年后已经有能力保护你了。”

    “霄,谢谢你。刚才你说我大哥,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吗?”

    霄摇头:“八年前我就离开了,再也没见过他,后来我也曾打听过他的消息,仍是一无所获。”

    “哦,没事,没消息也就是好消息,我们回去吧。”

    这显然是安慰霄的话,她的心里还是极其担心那个大哥的,他作为右丞相的长子,就算被贬为庶民,应该也是人中之龙了,怎么可能在一瞬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风雨楼找不到,苍瞳为何也找不到,太不应该,太不应该了。

    ……

    白亦跟霄一踏进风雨楼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风雨楼维持了一个多月之久的繁荣景象被打破了,楼中的人少得不能再少,只有十几二十个男宾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就像死人一样一动不动的。

    见到这种景象那个不震惊,哪个不暴怒,更何况今天可是个迎接霄回家的特殊日子,白亦扶额,大吼道:“谁来告诉我怎——么——回——事?”

    白亦的河东狮吼果然顶用,白亦顺着那些个姑娘担忧又担忧、害怕又害怕地眼神一点一点朝上移,很不幸地看到了她想要结果的人。

    夜寻萧将红袍松散的裹在身上,火红色的一绺长发遮住他深红的眼眸,蛊惑众生的容颜,魔魅动人的修长身躯在正午的阳光下宛如炙热的烈火,将惊心动魄完美诠释。此时的他正优哉游哉地品着香茶,目不转睛地看着白亦丰富而又多变的表情。

    “雪儿,你太让本王失望了,怎么不小小震惊感动一会呢,你这样本王很难做的。”

    **

    亲,知道怎么回事不?呵呵~偶们的萧王爷出事了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