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找美男丫

    说来也真奇怪,白亦可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等待夜寻萧那臭小子的报复,哪知那个人不仅没停止派人送礼,可以说是抢一次他送一次,更重要的是竟然没有人找她麻烦。

    白亦勒令风雨楼停业半月,之前她就把图纸给了风雨楼的专用制衣坊,为的就是防止图纸外泄。令人意外的是,制衣坊的人见着白亦设计的那些短衬衫、迷你裙、短裤的竟然眉毛都没皱一下就应下了,为此白亦再次感叹:哇,风雨楼的人真不是盖得。

    装房方面更加简单,二楼三楼照常,只稍微改装了下一楼。一楼面积很大,可以做成具有现代风格的酒吧和舞厅,由白亦亲自指点设计。

    在一楼的正中央还有高高隆起的舞台,舞台四周摆上十几二十朵精致的手工莲花灯,由一圈一圈的水沟围绕,只有两处铺满花瓣的水晶桥连接舞台跟其他地方。

    白亦是什么人啊,要多霸气有多霸气,要多奢侈就有多奢侈。水沟中流淌的不是水,而是十几年的女儿红;铺在桥上的花瓣可是天天换新,香飘万里。

    白亦早就怀疑夜寻萧的用心了,也就不顾众人的反对,硬把抢来的夜明珠嵌在水晶桥里边,这样的话,到了晚上,水晶就可以反射夜明珠的光芒。

    当然,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跟快活林斗,既然快活林男女兼收,那么她这风雨楼一样男女兼收,当然性质不一样嘛,总不可能让我们“这么善良、这么美丽、这么善解人意”的白亦到外面去找美男来充充场子吧。

    一想到美男,白亦一下子想起了霄,那个紫眸的男孩如今也该长大了吧。她不知道自己离开后,霄去了哪里;她一直找寻白子轩和霄的下落,却打听不到丝毫消息。

    “主人,你在烦什么?”冰凛变成小白鸟的样子,雪白的羽毛柔软舒适,它停在了白亦的肩上,关心地问道。

    白亦浅笑:“没有啊,我没什么好心烦的。”

    “是吗……”冰凛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到只有自己能够听到。

    “对了,冰凛,你先休息,我出去看看她们的芭蕾舞和钢管舞跳得怎么样了。”她躲闪着冰凛的眼神,她避开冰凛的关心,只因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烦什么,到底在想些什么。可是冰凛却可以读懂她的心,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白亦不知道,当她离开房间的那刻,冰凛试图拉住他,力量很轻很轻,羽毛握住她手掌的那刻,那一丝柔柔的感觉她没有细究,并未回头看一眼。

    冰凛其实低声说道:“主人,你会不会不要我?”

    如果白亦听到的话,她一定会说明自己心里回避的东西,无论她好奇什么渴望什么,她一定不会抛弃冰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