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会再见面的

    “咯啦——”一声,好像是衣服破裂的声音,白亦转身轻笑出声:“我佩服你的速度,可我鄙视你的策略。难不成没听说过‘声东击西’?”

    “呵呵,”银发男子不在意地笑了,“我佩服你的绝美剑招,却鄙视你的蛇蝎心肠。”

    白亦怒不可遏,沉声说道:“你——”

    “主人莫生气,小心你的右肩。”

    银发男子近身,白亦执剑挡住,哪知他袭击白亦的右肩只是虚招,他的手竟不着痕迹地抚了一下白亦的脸颊,往下便滑上了白亦的脖颈,瞬间掐住了白亦的大动脉。

    他笑吟吟地说道:“通常没有人能够躲得了我背后一击,你好像早已预知般,就等着我上钩,呵呵,我就猜测你是不是能够知晓我心中所想;我只不过略施小计,就让你束手就擒了,怎么样,服了吗?”

    “哼,卑鄙小人。”

    “噢——?我卑鄙?”银发男子好像发现了一件极其怪异的字眼,冰眸中竟然闪出委屈的神色,对,就是委屈,白亦都不明白的委屈,只是接下来的动作让白亦有一种想暴打他的冲动。

    身前的人已经欺身而下,他的手托着白亦的头,唇瓣贴上了她的两瓣红唇,却没有深入,两人的表情都奇怪的要命,这样暧昧的动作像极了情侣间的亲吻,可是一双戏谑的冰眸子和一双怒气腾腾的黑曜石般的眸子硬生生对上了。

    两人的心中都闪过一丝诧异,怎么这么似曾相识?白亦根本就忘记了该有的反应,冰凛声音来得及时,它说道:“守护玉箫的孽龙已死,主人又服下孽龙内丹,必可与碧海箫产生共鸣,主人试着呼唤它。”

    前世的特工杀手早已熟悉男女的男欢女爱,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从残酷特训中活过来的她,那一日差一点就要被羞辱,若不是黑龙避开老大救了她,她怎么可能还保持着处子之身。

    今日来此一趟,必须要夺回碧海箫,要不然所有的一切都将破灭。像是下定决心般,白亦闭上了双眸,主动迎上了他薄唇,香舌灵巧地进入,愣是哪个男人也难抵这样迷人的诱惑。

    “碧海玉箫,听我号令,速速归来——”

    “碧海玉箫,听我号令,速速归来——”

    白亦一遍一遍地召唤着碧海箫,竟没注意,此时的银发男子已经反客为主,他的指尖勾着白亦的衣襟,似有若无地碰触,从衣襟到胸口……

    “咻——”的一声,碧绿莹透的碧海箫在银发男子不注意的时候飞入白亦的手中。

    白亦猛地推开银发男子,嘴角勾起一抹鄙夷的笑意:“信不信,我最讨厌你这样的男人。”

    “飞凤御萧。”她一挥碧海玉箫,掀起惊涛骇浪,挡住银发男子的追赶。白亦在惊叹玉箫威力的同时飞跃而起,逃离那个男子,衣袂飘飘,迷了某人的眼。

    “呵,我们会再见面的。”他冰蓝色的袍子清扬,瞬间消失不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