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伤了?

    “我欺负他?”凌陌冰的眸中溢满受伤的神色,两眼通红,这种表情震撼到了白亦,为什么自己眼中的纯净如莲的少年会露出这种表情。

    “哼——”凌陌冰跑了出去,手中的长剑闪出的冰蓝色光芒忽明忽暗。

    凌陌冰走后,白亦冷冷地说道:“拿来!”

    “拿什么?”夜寻萧无辜地看着白亦,那对狐狸眼满是莹光。

    “别以为我不知道,”说着,白亦从夜寻萧怀里拿出自己的血玉凤凰,无奈地说道:“夜寻萧,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长大……”

    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

    凌陌冰是坐在草地上的,那一袭白衣尤其耀眼,沐浴着金灿灿的阳光,恍如山间的精灵。

    看到他的背影,白亦竟感觉到了他身上流露出的一抹孤独和落寞,那是与这少年温暖阳光的气质截然相反的一面。

    他的嘴里叼着一棵草苗子,手里紧紧握着破碎的两片玉佩,眼睛却是望向很远很远的地方。无双老人的居所是九幽山中最高的地方,站在这里看景,远边的山峰仿若处于云端,看不清山下的样子。

    白亦坐在凌陌冰的身边,淡淡的语气说道:“那里好美,是不是?”

    凌陌冰的沉默倒真是出乎白亦的意料,她可不会放弃。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一直以来我都喜欢站在高处俯视天地,不仅是因为可以看得更远,更是因为我能感觉将一切踩在脚下的快感……”

    “你是这样想的?”凌陌冰的声音幽幽地传来,打心眼里他是不相信一个小女孩有那样的抱负的,可也就是那一句话坚定了他心里一直逃避的东西。

    白亦微微一笑:“嗯,傲视一切睥睨天下的感觉真的不错。”可是那样太累太苦太孤单。

    她只是应景地说出一席话,并没有特别的意思,她不知很多时候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她的话被有心人印在脑海里,刻在心底。

    “呵呵。”凌陌冰喜欢看着白亦的微笑,喜欢她洒脱的性格,也喜欢她的这种“雄心”。

    “有没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呀?”白亦知道自己这是明知故问,伸手放入凌陌冰的掌心,无意间碰上他手掌上薄薄的茧竟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那半块血玉出奇的温暖,静静地躺在那里,被白亦握进手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