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寻萧死了?

    白亦见到的景象就是,夜寻萧没有武功,只会一刀一刀的砍下,一棵树枝砍了许久才缓缓落地,紧接着越来越多的树枝补充了那个空隙,就像白亦刚才见到的场面一样,可是现在的白亦已经没有了力气,她只是寻常人,没有内力,自己拥有的这具身躯也是虚弱不堪的。

    那些聚拢来的枝桠放佛有生命般,像利剑一样纷纷朝夜寻萧刺去,那银光闪烁,分明就是剑嘛,刚刚自己并未靠近那些树枝,只用长鞭代替,难道自己所见皆为障眼法,为的就是让人放松警惕,希望——恐惧——失望,最后变为绝望,以蛮力相拼。

    想通这些白亦立刻喊道:“夜寻萧回来——噢,不要……”

    夜寻萧想要回头看一看白亦那里发生了什么事都不可能了,这一刻好像有千万只剑刺向自己一样,身体里所有的力气开始外泄,最后竟连睁眼都很困难:雪儿,雪儿。

    雪儿是他十二年中见到的唯一温暖,她聪明、她睿智、她善良、她美丽、她心思细腻,还有好多好多说不清的优点,没有人会像她一样喊自己的名字,更没有人看到他丑陋的外表目不斜视。难道本王没办法等她长大了吗?

    白亦亲眼见到那些树将夜寻萧吞噬,她的眼底除了不可思议竟然还出现了一点恐惧,就像当初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残忍特训一样的恐惧,就像第一次杀人那样的恐惧,这次,她竟然很害怕失去。

    倘若人什么都没有的话,就可以天不怕地不怕了;可是今生她拥有很多,有奶娘有梦溪姐姐,有秋心秋月,有从未见过面的娘亲,有刚找到的师父,还有夜寻萧这位小朋友。

    那些粗壮的树以飞速像白亦靠近,放佛装着血盆大口的猛兽,在未突然闯入的食物欣喜若狂。

    “砰砰砰砰——”白亦从来就不是等死的角色,起身来一个旋转,朝四周开枪:“我管你是树是魔是剑,总之,挡我者死——”

    白亦的手枪虽然杀伤力极强,可是对待想植物这般的生物完全没有什么杀伤力,若是碰上天干物燥还好,一枪过去就烧起来了;这种山雾萦绕的时候根本就是白搭。

    在白亦将要被吞噬的千钧一发之际,一袭白衣突然闯入阵中,他在手中凝聚金色的光芒,形成一个八卦图形,印在了树干上,他才一挥手,所有的树都静止不前,失去了战斗力,恢复到了最开始的样子。

    *

    白衣耶白衣耶,很美一家伙哟,大家期待下,嘻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