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家有女名罗敷

    “对呀对呀,少主实在长得太美了,让女人嫉妒让男人羡慕……”秋心说着,被白亦的眼神一瞪,马上回魂,立刻改口道:“是公子,长得美极,让女人爱慕让男人嫉妒。”

    “呵呵,这还差不多。”

    见秋心让少主更开心了,秋月可也得使招了,当即问道:“公子,你刚说的秦罗敷是谁呀?”

    白亦可那个纠结呀,总不能说是汉乐府诗歌中的一个美女,随便往那里一走,就让农民忘了锄禾,让牛郎忘了放牛,让发型师忘了剃头吧。那要是秋月紧接着问汉乐府或是汉末三国、发型师和剃头是什么,她岂不是要把中国五千年的历史给讲一个遍,那就蛋疼了。

    便随意信口拈来:“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著帩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怨怒,但坐观罗敷。”

    “哦,原来如此……那么,公子,说的是个什么意思呀?

    “看,仙鹤楼的分店——我饿了。”白亦见机行事的功夫就是强,一抬头就看到了吃饭的地,还没等秋心秋月反应过来就急速地冲进去了。

    “仙鹤楼的分店?明明是如意馆好不好?”看着餐馆的大名好半天,秋心秋月才反应过来,感情自家少主饿得眼花了,把如意馆当仙鹤楼看。

    白亦哪管那么多,这仙鹤楼叫惯了才不想改成如意馆呢,又不是看《新还珠》,干嘛要如意馆如意馆的叫,难不成自己今后住的地方还要改成漱芳斋?

    “小二,把你们店里的招牌菜统统都拿来。”白亦急匆匆地走到窗户边坐下,惹来秋心秋月的一阵狐疑:“公子,为什么不去楼上的雅间呢?”

    “呵,”白亦的脸上勾起一抹莫测的笑意,要是她这样笑了,就说明她在打自己的如意算盘,“不管是餐馆妓院休闲楼,一楼聚集了四国各地各种人士,无论是江湖黑白两道还是朝堂上的忠肝义胆亦或是奸诈小人统统可以遇到;再说了,我们辛辛苦苦来这一趟又不是来玩的。”

    “哦,我知道了,公子是想听些菩提老人的消息?”

    白亦打了一个响指,对着秋月说道:“聪明。”

    “那我们怎么联系他呀?”秋心可闲不住了,谁叫少主夸奖秋月呢,她可是真正开始“羡慕嫉妒恨”了。

    “嘘,听着。”白亦微微一笑,侧着耳朵听这江湖近闻。作为即将踏入江湖的新起之秀,白亦可自认为自个必须实时更新江湖状态,那积极劲简直比看微博还厉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