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让人头疼的小儿子

    厉家的大客厅里,阳光明媚,装饰奢华,花瓶里的郁金香娇嫩欲滴,只是客厅的地下一片混乱,到处堆着凌乱的拼图,积木,各种小手枪,小汽车,满满当当、乱七八糟的已经放不下脚。

    顾筱北窝在楼上看了一阵电视,看看时间,估摸着厉昊南要下班回来了,她伸个懒腰站起身,走到楼梯旁,听着楼下孩子们的嬉笑声传来,她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她又往下走了几个台阶,可以看到楼下玩得不已乐乎的小哥俩,她脸上的笑容满面的消失了,不由的皱起眉头,后悔自己真应该听了厉昊南的话,给放暑假在家的孩子再报个暑假班,这样就不用烦到她头疼了。

    小厉安此时也已经六岁了,长得浓眉大眼很是漂亮,在跟哥哥一起玩耍的过程中,总是他的鬼主意多。

    他此时正跑到摆着各色工艺品的架子前,踮起小脚想拿放在上面的琉璃兔,但因为身高问题,够了半天也没够着,无奈之下,只好转身去求助哥哥,甜甜的叫着:“哥哥,你帮我把那个小兔子拿下来吧!”

    厉熠看着厉安献媚的笑容,小脸绷着,冷哼一声,淡淡地说道:“现在知道叫我哥哥了,刚才不是还叫我厉熠吗。”

    小厉安嘿嘿地笑着,抱着厉熠的胳膊撒娇,“哥哥,好哥哥,我我知道你最疼我了,我错啦,你别跟我计较了,你就帮我拿下来了吧,谢谢你了……”

    顾筱北在楼上听的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她这个小儿子,真是白瞎了厉昊南给他起的这个名字,一会儿安生的时候都没有,不但爱起幺蛾子,而且还喜欢甜言蜜语,长大了绝对是个口腹蜜剑的主。

    望着楼下油腔滑调哄骗厉熠的小厉安,顾筱北无奈的苦笑一下,这个孩子也不知道是像谁了,厉昊南虽然心狠手辣些,但厉昊南并不擅长嘴皮子上的工夫,他一般都是手底下见真章,自己虽然爱说笑些,但没有小厉安这些鬼主意啊!

    此时,楼下的小厉熠已经被厉安缠得没办法了,只得认命地点点头,“那好,我可以把这个拿给你,但你不能弄碎了,这虽然不是个多么值钱的东西,你也知道,咱们家妈妈是属兔的,爸爸最忌讳把兔子形状的东西弄坏,弄碎,知道吗?”

    小厉安连忙做非常听话装的点头,“哥,你放心吧,我会小心的,找揍的事情我是不会去做的。“他极其乖巧地拉着哥哥的衣角,跟在哥哥身后装着老实的走到架子前。

    “你们给我住手,谁给你们的胆子啊,怎么什么东西都敢玩啊?”顾筱北站在楼梯上及时的开口,叫停了兄弟两个的动作。虽然客厅四周站着四个看着孩子的佣人,但现在这哥俩根本不怕她们,这些佣人只能负责给他们清扫战场,根本说不听她们的话,这些佣人更是不敢管这对小魔头。

    楼下的两个孩子听见顾筱北的声音,终于发现了站在楼梯上的妈妈,他们看着皱着眉头望着他们的顾筱北,立即跑了过来,有些紧张不安的望着顾筱北,大一些的厉熠先开了口,“妈妈,我们错了,你别生气啊!”

    “妈妈,我想打我,骂我都行,就是别生气。”厉安人小鬼大,嘴更甜,“妈妈,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我的好妈妈。”

    “那你们快点去把那些玩具啊、文具什么的收拾好,自己弄乱的东西自己收拾,等着谁给你们擦屁股呢!快去,然后去洗澡,别等我揍你们。”顾筱北微微的挑眉,如同女王般指挥着小哥俩。

    “好咧,妈妈,只要你不生气,让我们干什么都行。”厉熠急忙带头跑向客厅,撅着小屁股收拾起来.

    小厉安还站在楼下跟妈妈贫着嘴:“我不怕妈妈揍我,我就怕妈妈生气。”

    “那你还不快去收拾!”顾筱北忍不住笑。

    小厉安扭着胖身子,摇头晃脑的走向客厅,嘴里念念有词,“英勇无敌厉昊南,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顾筱北撅嘴巴儿;顾筱北,顾筱北,你千万别撅嘴,你要一撅嘴,我准就得挨捶……”

    顾筱北一脸黑线,几步奔下楼,伸手一把抓住了正欲前奔的小厉安,指着他的鼻尖怒道:“你说什么呢?谁教会你这么说的?油腔滑调的!”

    小厉安一脸委屈,“这可不是我的原创,前面的几句话是我冼叔叔说的,后面的两句才是我自己加上去的。”

    顾筱北被他的话气得咬牙切齿,知道再跟他废话也是徒劳,这个孩子自己是教育不了的,她恨恨地念叨:“冼志明,以后都不准你再出现在我家中,不准再接近我的孩子。”

    “妈妈,你别生气了,啊!”小厉安讨好的抱着顾筱北亲了一下,之后漆黑眸子从左下角开始转,画一个向上的半弧,然后侧着脸,瞳孔停留在又上角看住顾筱北,眼皮利落地抖了一抖。

    顾筱北的心都跟着一抖,气的当场没翻了白眼,揪着厉安的耳朵就问:“说,这又是谁教你的?”

    “姐夫啊。”小厉安挣扎着,试图从妈妈的魔掌下逃脱出去。

    “你哪里来的姐夫啊?”顾筱北就是抓破头皮也想不到他到哪里有个姐夫,姐姐家的念乡倒是他的姐姐,但念乡的那孩子乖巧异常,绝对不会像自家这两个不靠谱的孩子,十来岁给弄出个对象来。

    “豆子他爸,就是我姐夫。”厉安趁着顾筱北分神思考,耳朵终于得到救赎,急忙躲到哥哥身边。

    “天啊!”顾筱北真的觉得要疯了,豆子是陈爽的儿子,因为她和陈爽要好,平日里也不分什么辈分,不知道小厉安是怎么想到管邵子华的叫姐夫的,再说这个邵子华,好好的教他打什么飞眼。

    她无奈的叹息一声,综上所述,不是别人不好,而是她这个儿子‘心术不正’,这段日子,就没见他学一点儿好东西回来,人家是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他整个给反过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