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重头再来

    南泰总算是回电话了,不过已经是半夜了,这回叶乘风和南方已经在南方临时租来的房子床上呢。

    南方接听电话的时候,听到了自己大哥的语气好像有些焦急,不停的问南方到底是谁在暗中捣鬼。

    叶乘风睡在南方的身边,这时低声问南方是谁的电话,南方捂着电话和叶乘风说是自己大哥。

    叶乘风立刻和南方说让我来和你哥说,随即从南方的手里接过了电话,和南泰说,南先生你好,我是叶乘风。

    南泰一听是叶乘风的声音,不禁朝叶乘风说,我在和我妹说话呢,我没话和你说,你让南方说话。

    叶乘风听出了南泰的口气略带醉意,他并没有搭理南泰,而是直接和他说,你现在这个状态,即便是告诉你谁有心陷害你,你又有什么能力报仇呢?

    南泰立刻朝叶乘风说,怎么报仇是我的事,和你没关系,让南方听电话。

    叶乘风压根就不搭理南泰,直接冷笑一声说,等你酒醒了再说吧,随即就挂了电话。

    南方见叶乘风把电话居然挂了,连忙拿过电话说,你怎么把电话挂了,我哥他说什么了?

    叶乘风则和南方说,你放心吧,你哥要么就不会打这个电话,既然打这个电话,就说明他的雄心还没有灭,但是他现在还是一头醉狮,说什么也说不清楚,一切等他酒醒再说。

    南方一想也是,她大哥说不定在哪个酒吧刚喝完出来,她都可以想象自己大哥醉醺醺,浑身散着酒气的样子。

    不过南方也不用再多想了,只是半个小时左右,南泰就已经到了南方的房子门外,不停的用拳头捶着门,大声叫南方开门。

    南方闻声赶忙穿好衣服,下去给南泰开门,南泰醉醺醺的一把将房门推开,随即就往房间里冲,“叶乘风呢?”

    叶乘风这时正好穿好衣服,从里间走出来,看南泰的时候,南泰正好打了一个酒嗝,一副要吐的样子,嘴里还在大叫着自己的名字。

    叶乘风见南泰满嘴胡渣子,头发乱七八糟,身上满是污渍的样子,完全和他当初见过的南泰判若两人,颓废的不成人形了。

    南泰来了才没多久,整个房间里已经满是酒气了,叶乘风二话不说,直接上前一把将南泰拖去了洗手间,南方见状不禁大叫,“你要做什么?”

    叶乘风直接和南方说你不要管,随即就将卫生间的门给关上了,他一把将南泰推到了淋浴下面,将水龙头打开,用冷水往南泰的头上冲去。

    南泰想要挣扎,却被叶乘风死死的摁住脑袋,一直冲的浑身都湿透了,叶乘风见南泰几欲作呕之后这才松开了手,却见南泰立刻趴在马桶上吐了起来。

    吐了好一会后,叶乘风又继续拿着喷头对着他,南泰有些急了回头朝叶乘风大吼着,“你到底要干什么?”

    叶乘风听南泰的口气好像有些清醒了,这才一把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将他摁在镜子前,一把抓住了他的头发,“你看看你现在这德性,就算我告诉你谁陷害你,你想要做什么,和人家去拼命么?”

    他说着松开了手,南泰立刻顺着洗手台瘫坐在地上,他刚才也看清了自己镜子里的颓废样,简直有点不敢相信。

    叶乘风继续冷言冷语地朝南泰说,“就算我现在给你一把刀,你有本事近人家身么?给你刀你都杀不了人,还报仇呢,我看你这辈子就这么过吧!”

    南泰冷哼一声朝叶乘风说,“我不要你管,你是我谁啊,我又没要你管我,你给我滚!”

    叶乘风继续冷笑着说,我是在南方这,又不是在你家,你以为我想管你?要不是看在你是南方的哥哥面上,我才懒得鸟你呢。

    南泰这时抬头看向叶乘风,随即努力想要站起身来,“你不滚我滚!”

    叶乘风立刻将卫生间的门打开,“滚吧,你这个窝囊废,你也只配滚了,还能有什么出息?”

    南泰比叶乘风要大十几岁,都是四十好几的人了,被叶乘风数落的就像是数落叶垚那样的小屁孩一样。

    这时南泰注意到客厅站着的南方正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自己,这让南泰心里更加难受,从小到大,南方看着自己的时候,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眼神,她向来看着自己都是仰慕的。

    南泰想着立刻站起身来,就要往大门口走,南方连忙上前拉着南泰的手,“哥,这么晚了,你浑身都湿透了,你要去哪?”

    南泰立刻朝南方说,“你已经长大了,而且现在你都有叶乘风了,还需要我这个哥哥么?你哥哥我现在身无分文,就是个一钱不值的乞丐,不,甚至连乞丐都不如……”

    南方则和南泰说,“哥,你忘记了?我们最穷的时候,比现在的条件要差的多,要不是爷爷***救助,我们连一个住的地方都没有,现在我们至少比以前要好多了吧?你怎么就不能振作一下,大不了我们重头再来!”

    南泰这时瘫坐在地上,嘴里喃喃地粘着重头再来四个字,最后一声冷笑,“说起来容易,但是真正要重头再来,你知道有多难么?难道你要现在还和以前一样,去工地做工人么?”

    南方连忙要说其实叶乘风有一个工程要交给南泰,但是却被叶乘风阻止了,他立刻和南泰说,“只要你有心,就算从工地重新做起,又有什么不可以的,你不也是苦出身么?怎么,坐了几天办公室,开了几天豪车,吹了几天冷气就连自己是谁都不认识了?”

    南泰没有说话,这时他的脑子很乱,自己不管是什么出身,至少曾经也是成功人士的一员,现在却要被叶乘风这样的小混混数落,这才是他最受不了的。

    叶乘风却看穿了他的心思,立刻又和他说,想要别人看得起,就要自己振作,自己不想被人看扁,就要拿得起放得下,你这么整天醉生梦死的,就算给你一个东山再起的机会,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能力,还有什么资格拥有这个机会?

    南泰闻言半晌没有说话,叶乘风说的没错,自己以前在工地的时候,也不是没看过别人的冷言冷语,不一样挺过来,建立了江东省最大的建筑公司?

    怎么从小做大自己就能坐下来,现在重头再来就真的这么难?难道真被叶乘风说中了,自己是空调吹惯了,豪车开惯了,就不记得自己是谁了?

    想着自己以前是如何打拼的,如果一步一步成功的,他意识到自己的成功也并非那么容易,也是吃了很多苦才挨过来的。

    叶乘风这时却继续说,南方在南泰破产后,还知道找一个班来上上,你一个大老爷们不去找事情做,却整天醉生梦死的,你现在连你妹妹都不如。

    南泰这时抬头看向南方,见南方眼眶泛红的看着自己,他心里也是一酸,叶乘风说的没错,南方都知道自力更生重头再来,自己一个大老爷们,才四十出头正值壮年而已,还有大把的时间,却整天买醉。

    叶乘风继续和南泰说,重头再来未必一定会成功,但是等你老了,回忆自己年轻的时候,至少还有资本和人说,你年轻时候是如何奋斗的,成功与否不论,但是你这种拼搏精神,就可以是子孙的精神财产,但是你呢,难道想留给后人的,就是你一天喝了多少酒不吐的资历?

    南泰已经被叶乘风说的体无完肤,无地自容了,这时抬头看向叶乘风,“好,我重头再来,明天我就去你的工地,这样可以了吧!”

    南方闻言立刻蹲下身子握住南泰的手,“哥,你真的想通了,其实你只要不要再这么整天喝酒,我就谢天谢地了,工作的事暂时不着急,你先好好休息一阵子!”

    南泰站起身来却说,时间是不等人的,我说了明天去上班,就明天去上班。

    南方这时看了一眼叶乘风,叶乘风明白她的意思,她是希望自己说索马里工程的事。

    但是叶乘风却是只字不提,直接和南泰说,“既然你想通了,那你今晚就在这休息一晚,明天和南方一起上班!”

    南泰说不用了,我有地方住,说着就朝大门口走去,任南方怎么留南泰,他都执意要走。

    最后南方留不住南泰,只好送他出门,一直陪着他等到了出租车,送他上车后这才回来。

    南方回来后就问叶乘风,你怎么不把索马里的事情告诉我哥?

    叶乘风却和南方说,你哥到底心里想什么,你我都不清楚,还是等他明天去了工地再说,说不定过了今晚,他又忘了呢。

    南方则想叶乘风保证说,我哥既然说了明天去工地,他就一定会去。

    叶乘风心里其实也相信南泰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不然索马里那么大的工程,他给谁不好,非要给南泰?

    果然,翌日一早,周士亚就给叶乘风打电话,先是说自己不知道叶先生回来了,自己手里有很多工作要汇报呢,随后又说今天一早就有一个姓南的来工地找工作,我一看名字,吓了我一跳,这不是南泰集团的老总南泰么。

    叶乘风知道南泰肯定回去,他会心的一笑,和周士亚说,你先随便给他一个辛苦的工作,我一会去工地再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