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重逢

    将近四个小时的航程,叶乘风所乘的班机总算是按时到达了,叶乘风刚出机场,就看到叶垚穿着一件文化衫,头上的黄毛也染黑了,带着一个硕大的太阳镜正朝着自己挥手呢。

    站在叶垚身边的一个女人正挽着他的胳膊,看上去格外的文静,一件白色的女士衬衫,加上一条黑色的西裤,看上去有点和她年纪不相符,正是龙翔高中的吴敏敏。

    吴敏敏见叶乘风走了过来,连忙松开了挽住叶垚的胳膊,朝叶乘风一笑,叫了一声风哥。

    叶乘风却笑着和吴敏敏说,你随着垚子叫我哥就行了,风哥风哥的叫着多见外。

    叶垚闻言也是一笑,也朝吴敏敏说是啊,我早就和你说了,你现在是我老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叫哥,你当然也叫哥了!

    吴敏敏腼腆的一笑,低声叫了叶乘风一声哥,叶乘风也应了一声,随即问叶垚现在恢复的怎么样。、

    叶垚一边领着叶乘风走出机场一边说自己就是铁打身子,那点小伤根本就不是问题,说着已经走到了自己车前,请叶乘风上车。

    等叶乘风上车后,叶垚还和叶乘风说,说来也是因祸得福,上次他冒叶乘风的名字去救吴敏敏差点挂了,但是整个盐海现在听到他叶垚的名字都竖起了大拇指。

    而且张森他们都已经几乎退居二线了,就连盐海道上最看好的叶乘风都失踪了,现在年轻一辈里,也就叶垚的名号最响了,所以很多人都要跟着叶垚混呢。

    叶乘风拍了拍叶垚的肩膀,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真有出息,随即从后望镜里看到了吴敏敏的眼神,知道她在担心什么,见过一次叶垚差点挂了,难道还不怕么。

    不过叶乘风比吴敏敏要了解他这个弟弟,现在这个当口,正是叶垚“意气风发”的时候,自己怎么劝他都没有用的。

    况且就算自己现在劝叶垚说自己是过来人让他松手,也开不了口,人家叶垚一句话就把你给顶回去了,你现在混出名堂了,当然可以说风凉话了。

    而且叶乘风也了解叶垚的本性,这货其实和自己性格差不多,坏不到骨子里,这种事别人劝都没用,只有他自己悟了就明白了。

    所以他并没有看到吴敏敏期待自己劝劝叶垚的眼神后就去劝叶垚,而是想找个机会劝劝吴敏敏,越是这个时候,叶垚身边就越是需要像吴敏敏这样的女人。

    叶乘风让叶垚直接把车子开去自己滨海的东城创建公司大楼下,本来这个建筑是南泰集团盖的海滨分公司大楼,后来由于南泰遇到了问题,大楼就转卖了,但是和东城创建的合同还在,所以东城创建并没有搬迁。

    车子开了三四个小时,终于到了海滨,已经是将近下班的时间了,叶乘风立刻上了楼,到了东城创建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几个员工此时正在做善尾工作准备下班,有几个女职员还去敲响了一个房间的房门,“南总,我们先走了!”

    房间里传来了叶乘风熟悉的声音,“你们先走吧,注意手里这个项目很重要,明天早点来,我们还需要去一趟西城那边和那边的负责人好好谈谈!”

    几个女职员应了一声,又和房间里的女人说,“南总,你也早点休息,你都熬了好几个通宵了!”

    房间里的女人只是简单的应了一声后,几个女职员转身朝大门口走来,见叶乘风正站在那看着她们,都不禁愣了一下。

    这几个女职员都不认识叶乘风,是南方从南泰集团里挖来的员工,根本就没见过叶乘风,其中一个不禁朝叶乘风说,“这位先生,我们已经下班了,请问你有什么事么?”

    叶乘风指了指里面一个房间,“我找你们的南总!”

    一个女职员朝着房间叫了一声,“南总,有人找!”

    房间里传来了南总的声音,“让他进来!”

    等叶乘风朝着那个房间走去的时候,几个八卦的女职员都不禁回头看了叶乘风一眼,一边朝电梯走去,一边窃窃私语,“这个男的好帅,会不会是南总的男朋友?”

    也有人摇头表示可能不是,你们认识南总这么久了,见她谈过恋爱么,而且这阵子南总为了新项目忙的不可开交,怎么可能有时间去交男朋友,会不会是我们客户?

    还有人小声说,你们难道不知道么,南泰破产后,南总为什么选择来东城创建这种小公司,就是因为东城创建这家公司的老总是我们南总的老情人。

    叶乘风倒是没听到这些女职员在背后议论自己,此时他已经走到了里间的办公室门口,却见南方此时正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头发挽起,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正低头处理文件呢。

    他见南方的脸上好像比之前要憔悴了许多,不禁有些心疼,心里想着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南方遇到了太多太多的事,自己身为她的男人都没有帮上半点忙。

    不过见到南方并没有因为这些事而被击垮,心中不禁又有些欣慰,这就是自己认识的南方,那个事业女强人南方。

    想到这里,叶乘风伸手敲了敲房门,南方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进来,请坐!”

    叶乘风走了进去,坐在南方办公桌的对面,看着眼前的南方依然在马不停蹄的工作者,不禁有些心疼,伸手立刻握住了南方的手。

    南方被叶乘风的这一举动弄的吓了一跳,连忙挣脱了叶乘风的手,站起身来,诧异道,“你要做什么……”

    不过没等她将话说完,她就看清了眼前的男人,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叶乘风,顿时惊愕地说不出话来了,眼眶瞬间就红了。

    叶乘风连忙起身走到南方的身边,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南方这时已经开始哽咽了,叶乘风拍了拍她的肩膀,“想哭就哭出来吧!”

    南方这时一口咬住了叶乘风的肩膀,手捏成拳头不住地在叶乘风的后背捶打着,叶乘风只是忍着疼痛,什么话也没有说,他知道南方一直都在强撑,她需要发泄一下。

    南方咬够了这才松开了嘴巴,手上的捶打并没有停止,嘴上这时却在问,这么长时间,你跑哪去了?

    叶乘风这时缓缓地推开了南方,伸手擦拭了一下她的眼角,柔声说,“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南方一肚子的委屈这时瞬间的就爆发了出来,眼泪更是止不住了,哭的莫名伤心。

    好一阵子后,南方才逐渐平息了下来,又问叶乘风你这么久到底去哪了,警方在通缉你,又有人说你早就死了,你到底去哪了?

    叶乘风一边扶着南方坐下,一边和南方说着自己最近的遭遇,听的南方瞳孔放大,满脸惊讶,最后朝叶乘风说,“没想到你还有这遭遇,这么说,你现在是以太会的总理事了?”

    叶乘风点了点头表示是的,随即问南方,南泰已经破产了,你选择在东城创建重新开始,那么你哥呢?

    南方的眼神顿时一阵暗淡,和叶乘风说,我哥最近意志比较消沉,他觉得南泰这次破产,完全是他的个人责任,是他决策上的错误。

    叶乘风立刻打断了南方说,南泰的破产是在所难免的,因为早有人盯上了你们南泰,你哥完全是被人陷害的。

    南方一听这话,立刻来了精神,立刻问叶乘风到底怎么回事。

    叶乘风又把羊老三的计划和南方说了一遍,最后说,所以说你哥就算再精明,也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南泰破产是迟早的事。

    南方闻言立刻拿起手机,给她哥打电话,不过南泰的手机已经转去留言信箱了,南方立刻给南泰留言,“哥,我找你有急事,南泰的问题不是出在你身上,而是有人故意陷害你,你开机后听到留言给我回电话!”

    挂了电话后,南方微微一叹,随即朝叶乘风说,不知道他现在又躲在哪个酒吧买醉呢,而且就算是别人陷害,南泰到底还是破产了,我真不该给我哥打这个电话。

    叶乘风却紧紧地握住南方的手说,这个电话你应该打,我有一个重大的项目,就需要你哥这种有建筑经验的老总去做ceo呢。

    南方不禁皱起眉头问叶乘风到底怎么回事,叶乘风立刻将索马里国内的情况和南方说了一下,“这是索马里的国家工程,如果你哥想要东山再起,这绝对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南方听到这里,立刻也陷入了一阵沉思,最后用感激的眼神看着叶乘风,这么好的机会,你原本可以将东城创建搞大,你却把这个机会给南泰,给我哥?

    叶乘风笑着握住南方的手,随即又伸手捏了一下南方的鼻子,傻丫头,我们之间还分你我么,你是我的女人,你哥也就是我哥了,我大舅子的公司不也就等于是我的公司呢,南泰好和东城创建好,其实对于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南方这时眼眶不禁又红了起来,随即拔下扑到叶乘风的怀里,柔声说,风,你真好。

    叶乘风这时缓缓的推开南方,随即一口吻住了南方,这么久的分别之苦,此时尽在这一吻当中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