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暂时分离

    一夜之间叶乘风尽显风流本色,和沙玛阿依几番恩爱,沙玛阿依犹豫担心动静太大,影响到隔壁房间的父母,所以强忍着欢愉之声,样子更显娇羞可人。

    在山村又待了几天,沙玛阿依和莫西子石的父亲又谈妥了间学校的事,村里有四十五个小孩,正好可以建一个班级,而且正好祖宗祠堂要修,学校的地址就选在祠堂旁边。

    修路修祠堂加上建学校,沙玛阿依和叶乘风商议后,就交给了莫西子石去办,一来莫西子石因为是村长的儿子,在村里也有些威望,二来他热心负责,没有比他在适合的人选了。

    敲定了这三个事情后,叶乘风和沙玛阿依就准备离开村子了,村长听到沙玛阿依和叶乘风要走的消息,连忙过来代表全村人表示挽留。

    其实叶乘风和沙玛阿依都清楚,他俩虽然承诺了村里好几件事,但目前为止也都是口头承诺而已,并没有兑现过一毛钱呢。

    沙玛阿依和村长说,他们这次回国来的匆忙,而且捐款也是临时决议的,所以并没有带现金在身上,所以这件事必须等她回去以后才操作。

    叶乘风还叫村长让他儿子莫西子石去仙人石镇上去办一张银行卡,到时候钱会直接打到莫西子石的银行卡上,而且还让沙玛阿依将手机号留给村长,以后特殊情况可以紧急联系。

    虽然如此,村长还是有些不放心,后来还是沙玛阿依的父母做担保,甚至是莫西子石差点和村长吵起来,村长才放心下来,还连连和两人道歉。

    村长和两人说,他并不是不信任叶乘风和沙玛阿依,而是前几年发生过一次这样的事,那时候一个新上任的县长曾经带着县电视台来村里做调研。

    当时那县长可是当着电视全县人民的面亲口承诺,要帮村里铺路的,但是都几年过去了,那个县长都调任到市里去了,修路的事至今也没落实下来。

    所以村长当然担心叶乘风和沙玛阿依也是这样,从此一走杳无音信,况且他也知道沙玛阿依可不是年年都回来的,再等她回来,也不知道是几年后呢。

    叶乘风和沙玛阿依再三承诺之后,村长才相信两人,率着全村人一直送叶乘风的和沙玛阿依出村口。

    沙玛阿依的父母一直拉着沙玛阿依的手,千叮呤万嘱咐着,儿行千里母担忧并不是一句空话,不过送君千里也是终须一别,纵有万般不舍,也只能让两人走了。

    送沙玛阿依和叶乘风离开村子去仙人石的是莫西子石,他亲自赶着驴车送两人走,一直到了仙人石镇子上,看着两人上了小巴车,这才挥手道别。

    沙玛阿依在临上车的时候,轻轻的搂了一下莫西子石,让他做保重,叶乘风对莫西子石也有些愧疚,毕竟人家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还没报答了,就抢了人家的女人。

    如果莫西子石是那种让人生厌的人也就罢了,偏偏这个莫西子石又老实巴交,热情好客,自己在他面前完全没有一个胜利者的骄傲。

    叶乘风也过去搂了搂莫西子石,让沙玛阿依和莫西子石说,等学校建好了,让莫西子石也多学点汉语,对他以后生活有用,男儿志在四方,不能困死在村子里。

    听完沙玛阿依的翻译后,莫西子石伸手紧紧地握住了叶乘风的手,向他表示感谢,同时也让叶乘风好好照顾好沙玛阿依,他这个妹妹。

    叶乘风郑重地点头,向莫西子石保证自己一定会好好对待沙玛阿依的,不过有一句话他没有说,沙玛阿依这次是要回摩加迪沙的,而自己则是要回盐海。

    小巴车渐渐开离了仙人石镇上的车站,叶乘风回头看了一眼,见莫西子石还站在原地眺望着,直到车子在前面拐弯之后,才再也看不到莫西子石了。

    叶乘风这时握紧沙玛阿依的手,又开始和沙玛阿依交代,她一个人回摩加迪沙一定要小心,现在那边政治格局也不怎么稳定,我看你也别回去了,先跟我回盐海吧。

    沙玛阿依却和叶乘风说,越是如此,我就越是要回去,而且以太会正在重建当中,百废待兴,不能群龙无首,需要一个决策人回去。

    叶乘风知道自己怎么劝沙玛阿依都没用的,比起自己这个半路出家的所谓慈善家,沙玛阿依才是一心扑在了慈善事业上了。

    一直到了昆明,由于赶不上当晚的飞机了,叶乘风和沙玛阿依只能在机场附近的一个宾馆里住下,同时给自己定了明天早上去盐海的机票,和沙玛阿依中午飞往香港的机票。

    临别在即,叶乘风当然不会放过这难得的机会,这一夜和沙玛阿依在宾馆里又是恩爱非常,一直缠绵到天明。

    叶乘风虽然有些乏力了,但是见也快到自己登机的时间了,索性也不睡了,坐在窗台前抽着香烟,同时拿着电话给盐海那边打电话,询问一下最近的情况。

    他先是给叶垚打了电话,叶垚听到叶乘风的声音,还以为自己是撞鬼了呢,确定是叶乘风后,才惊喜地叫道,“我说哥,你最近跑哪去了,满世界的人都在找你知道么?”

    叶乘风只是说了一句一言难尽后,便开始询问叶垚盐海最近有什么情况没有?

    叶垚立刻和叶乘风说,陈超前不久被抓了,乔老二的尸体也被警方找到了,另外你在海滨的烂尾楼都已经竣工了,供暖公司好像也接了几个单子,其他好像没什么吧。

    说到这里,叶垚顿了一下,立刻又和叶乘风说,对了,南泰集团宣布破产了,南小姐现在在你的建筑公司里帮忙呢。

    叶垚说着随即和叶乘风说,你让我说,我一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哥,你现在在哪呢,还是你自己回来看看吧。

    叶乘风应了一声说,我今天早上的班机,估计下午一点左右就到盐海机场,你到时候来接一下。

    叶垚一听这话,立刻兴奋地说到,“要不要我告诉大小姐和南小姐她们?带上他们一起组团去接你?”

    叶乘风立刻笑着说不用了,低调点就行,等见面再说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沙玛阿依躺在床上见叶乘风打完电话后,这才和叶乘风说,看来你在盐海的事,一时半会也不会忙完,等你忙完再去摩加迪沙找我吧。

    叶乘风还以为沙玛阿依生气了,立刻上床搂着沙玛阿依的肩膀,在她的额头亲了一口说,做人要有始有终,我在盐海撂下的烂摊子,当然要我自己去收拾了。

    沙玛阿依也亲了叶乘风一下,笑着和他说,我没生气,也没怪你,男人就该以事业为重,况且羊老三死了,亚太地区的以太会现在就等于名存实亡了,我们以太会要重返亚太,也需要人在亚太地区经营不是?

    叶乘风闻言一笑,朝沙玛阿依说,原来你没生气啊,吓死我了。

    沙玛阿依则笑着说,我有这么容易生气么,我连你在盐海有情人我都不介意,还会介意其他的?

    叶乘风本来想要和沙玛阿依解释几句,但是想到这种事最好还是不要解释,解释越多也就等于掩饰越多。

    他看了一下时间,直接一下趴到了沙玛阿依的身上说,离登机还有两三个小时呢,咱们再接再厉。

    沙玛阿依连忙伸手要把叶乘风从身上推下来,可惜叶乘风早就已经进入战斗模式了,哪里还容沙玛阿依逃出自己的魔掌?

    八点钟,叶乘风和沙玛阿依准时出现在昆明国际机场,由于是叶乘风的班机先发,所以沙玛阿依简直过来要送叶乘风。

    本来叶乘风是有点舍不得沙玛阿依的,毕竟她的班机要下午才发,她也是一夜没睡,原本是可以多睡一阵子的。

    但是沙玛阿依坚持要送,叶乘风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只能任由沙玛阿依过来送自己,而且他也的确有点不舍沙玛阿依。

    不过再不舍,也有离别之时,很快机场的地勤人员已经通知,飞往盐海国际机场的班机满上就要起飞了,请飞往盐海的旅客抓紧时间登机。

    叶乘风紧紧地抱着沙玛阿依,两人都没有说一句话,此时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最后叶乘风松开了沙玛阿依,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候机大厅里,紧紧的吻住了沙玛阿依的嘴。

    最终叶乘风还是去了登机口,沙玛阿依眼眶有些泛红,但是依然一句话也没有说,他怕自己一开口,眼泪就能跟流下来。

    叶乘风没有回头,他也怕自己不舍沙玛阿依,所以只有如此才能让沙玛阿依心里也舒服一点。

    一直到叶乘风消失在登机口,沙玛阿依的眼泪才缓缓的落下,她走到一侧的落地窗户前,看着外面飞往盐海的班机缓缓从地平面飞起后,这才无力的坐在一边的座位上。

    叶乘风这时坐在班机的一个靠窗的位置上,他从窗口往外看,虽然不知道沙玛阿依在何处,但是他相信,此时此刻,沙玛阿依一定站在某个窗口,目送着自己离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