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娘子,我们该就寝了

    村长见沙玛阿依来了,立刻也上来拉着沙玛阿依的手,不住地说叶乘风如何如何好,夸沙玛阿依真有眼光之类的。

    后来沙玛阿依问了自己父母才知道,原来是叶乘风答应了给村里修路和修祠堂,才赢得村里人这么多掌声。

    叶乘风也过来和沙玛阿依笑着说,临时决定给村里拨款,没提前和你商量,他还假惺惺的问沙玛阿依,你不会有什么意见吧?有什么意见现在说!

    沙玛阿依不禁白了叶乘风一眼说,你都已经决定了,还问我做什么,况且你是给我家乡投资的,为的是我家乡,我能有什么意见。

    叶乘风不禁朝沙玛阿依一笑,说你也真是的,自己就是搞慈善的,家乡这么大的困难,怎么从来没想过给家乡捐点钱。

    沙玛阿依却和叶乘风说,这是公款,如果我给家乡捐款,同事和沐先生肯定都会有意见的,我可不想背后被人说我公款私用。

    叶乘风立刻开始说教了,他和沙玛阿依说,我要好好的说到说到你了,所谓的慈善,就是将钱用到最需要的地方,我问你,如果以太会一个同事得了什么疑难杂症,但是家庭条件有限,以太会难道为了不被外人说我们公款私用,就看着这个同事病死而不管么?

    沙玛阿依立刻说叶乘风强词夺理,这生病和修路完全是两回事,怎么能相提并论?

    叶乘风说比喻可能是有点问题,但是道理却是一样的,我觉得慈善的目的就是把钱用到刀刃上,只要我们问心无愧,就不用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你说是不是。

    沙玛阿依虽然心里觉得叶乘风没有说错,但是嘴上却一哼哼说,反正以太会现在你说了算,我说不过你,你决定就好。

    叶乘风刚要说话,这时几个村民端着酒杯过来要敬叶乘风和沙玛阿依酒,喝完酒就拉着两人开始唠家常,说这么多年了,总算等到有人修路了,村里的土特产这下可以运到镇子上之类的。

    叶乘风听不懂,只是赔笑,只有在沙玛阿依翻译后,他才能明白什么意思。

    这时又有几个村民过来敬酒,有一个还带着一个光腚的小孩,那小孩子已经五六岁了,叶乘风为了亲民,故意蹲下身子捏了捏孩子的嘴巴,问孩子几岁了。

    孩子诧异地看着叶乘风,一副完全不明白在说什么的表情,叶乘风不禁也一皱眉头,回头问沙玛阿依,这孩子也不会汉语么?

    沙玛阿依和叶乘风说,村里好多人家的孩子都是上不起学的,而且就算上的起学也很麻烦,因为最近的学校都在仙人石。

    叶乘风心中一动,朝沙玛阿依看了一眼,沙玛阿依立刻就明白了叶乘风的意思,“你是打算再建一所学校?”

    叶乘风朝沙玛阿依笑道,“这件事你来决定吧,我毕竟对你们村子不是太了解,首先要统计一下到底有多少学生,总不能总为了几个孩子,我就建学校吧?”

    沙玛阿依点了点头说知道了,我会找村长谈这件事,刚说完就见莫西子石这时走了回来。

    一路上见不少村民都过来向叶乘风和沙玛阿依祝贺,莫西子石心中一阵黯然,不过他离开这回也想通了,喜欢一个女孩不就是看着她幸福么。

    现在沙玛阿依找到了自己的归宿,自己理应为她开心才是,想着他也笑着走到沙玛阿依和叶乘风的面前,端起酒杯敬了两人一杯酒。

    按着彝族的传统,订婚的风俗是分中晚席的,中午吃了一顿,晚上还要继续,好在叶乘风是千杯不醉,不然今天肯定是要被这些村民给灌醉了。

    如果是彝族的风俗,其实这就相当于是结婚了,过了今天后,叶乘风和沙玛阿依就已经是大家承认的夫妻了。

    但是新中国成立以后,夫妻除了风俗,还必须要具备法律效应,所以彝族才改变了风俗,把原来的这种习气改成了订婚。

    村里人一直喝到晚上才逐渐散去,叶乘风和沙玛阿依一家也回去了,沙玛阿依的父亲被村里人给灌的烂醉,一路上是叶乘风将他给背回去的。

    沙玛阿依母女跟在叶乘风的身后说着悄悄话,母亲握着沙玛阿依的手和她说,既然你阿爸已经帮你选好了人选,以后你就要好好根本你男人过日子,要恪守妇道,勤俭持家。

    沙玛阿依笑着搂着母亲的脖子说,阿妈,这些我都知道的,你放心吧,我以后一定会好好过日子的。

    同一个人,醉时的重量远比清醒的时候要沉许多,叶乘风好不容易将沙玛阿依的父亲背回了家,本来是打算将他背到自己那屋的。

    不过沙玛阿依的母亲却让叶乘风将沙玛阿依的父亲背回自己那屋,说他喝的醉醺醺的,夜里还不知道要吐多少遍呢,我来服侍就行了,你们小两口就早点休息吧。

    叶乘风没听懂,沙玛阿依也只是让他将父亲背回母亲的屋,等叶乘风再出来后,沙玛阿依才看着他说,你困么?

    叶乘风心中不禁一动,笑着和沙玛阿依说不困,心中却在想,是不是要做什么运动啊?

    沙玛阿依却搬着一张凳子到门口,自己坐下后,拍了拍凳子的另外一边,朝叶乘风说,“陪我坐一会吧!”

    叶乘风心中暗想,不是吧,新婚之夜,坐在这做什么?但还是走了过去,坐在沙玛阿依的一侧。

    沙玛阿依这时将脑袋枕在叶乘风的肩膀上,柔声和叶乘风说,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女人了,你会不会后悔?

    叶乘风搂主沙玛阿依的肩膀,坚定的和沙玛阿依说,我为什么要后悔,我简直是捡到宝了,我倒是怕你会后悔。

    沙玛阿依这时转头看向叶乘风,也坚定的和叶乘风说,其实虽然我出去见过世面了,但是骨子里还是彝族女人,比较传统,不管是什么原因让我们走到了一起,我就一定会跟你走到最后,我不会后悔。

    叶乘风握紧沙玛阿依的手,也柔声说,既然你不会后悔,我也不会后悔,那以后我们就相濡以沫,白首偕老。

    沙玛阿依笑了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穿着彝族传统服饰的沙玛阿依看上去格外的美丽,叶乘风忍不住低头亲在了沙玛阿依的嘴唇上。

    沙玛阿依只是脸上微红,但是并没有反抗,而是微微的闭上了眼睛,尽情享受着这份难得的温柔。

    此时一轮元月当空升起,在叶乘风和沙玛阿依的眼里,俨如逐步变成了一颗心形。

    叶乘风吻着沙玛阿依良久后这才缓缓地松开了嘴巴,额头轻轻抵着沙玛阿依的额头,随即低声问沙玛阿依,“我们是不是该入洞房了?”

    沙玛阿依脸上顿时红的就像熟透的番茄一般,连忙捶了一下叶乘风的肩膀,“你是不是满脑子就想着这个呢?我们只是订婚,还不是正式的夫妻呢!”

    叶乘风却紧紧地搂住沙玛阿依,低声说,在我眼里,你现在已经就是我老婆了,你心里是不是还想着莫西子石呢,所以对我还有什么芥蒂?

    沙玛阿依闻言立刻推开了叶乘风说,我早就和你说过了,我只是把莫西子石当成亲哥哥一样,我今天追过去也只是和他说明白了而已,没想到你是这么认为我的?

    叶乘风其实知道沙玛阿依过去肯定是和莫西子石把事情说清楚的,他只是故意这么说,来刺激一下沙玛阿依。

    此时见沙玛阿依还想真的有点生气了,立刻一把抱住了沙玛阿依,低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知道,我对于你来说,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地位,有多重要?”

    沙玛阿依立刻和叶乘风说,我们都已经订婚了,你说你在我心里是什么位置,有多重要?

    叶乘风心中一乐,随即低声朝沙玛阿依说,那既然如此了,你现在应该叫我什么?

    沙玛阿依脸上顿时又是一红,连忙又推开叶乘风,低声说,你故意的。

    叶乘风不禁摸着脑袋装傻,“什么我故意的,既然我们已经都订婚了,我叫你老婆,你叫我老公,不是天经地义的事么?有什么故意的无意的,除非你心里还没把我当成你的老公!”

    沙玛阿依见叶乘风这么说,只好低声叫了叶乘风一声老公,声音既小且羞,如同蚊子哼哼。

    声音虽然小,但是由于夜晚格外的寂静,叶乘风还是能清晰的听到,不过他故意装作没有听到,立刻又问,“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沙玛阿依又叫了一声,比刚才的声音要大了许多,但叶乘风还是装作没有听到,沙玛阿依立刻推了一下叶乘风,“你就是故意要取笑我!”

    叶乘风这时一把抓住了沙玛阿依的手,在她的手上亲了亲,柔声和沙玛阿依说,“老婆,真希望永远活在今天!”

    沙玛阿依此刻依偎在叶乘风的肩膀上,手也紧紧的握着叶乘风的手,随即低声说,“老公,我爱你……”

    叶乘风听到这话,立刻一把将沙玛阿依拦腰抱了起来,立刻就朝里屋而去。

    本来沙玛阿依还挣扎了两下,不过路过客厅的时候,叶乘风立刻指了指她父母的屋门,沙玛阿依立刻就不敢叫唤了。

    叶乘风乘机迅速的将沙玛阿依抱进了房间放到床上,随即朝沙玛阿依一笑,“娘子,我们该就寝了!”

    沙玛阿依脸上顿时晕红,她知道今天是躲不过去了了,况且现在已经是叶乘风名义上的老婆了,就差这最后一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