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深山寻人

    叶乘风昨夜一直到早上才睡,加上这两天山路走的多了,所以睡的特别沉,当他睡醒的时候,已经是近中午了。

    他出房间的时候,发现沙玛阿依一家人都不在,按着叶乘风的理解,现在已经近中午了,沙玛阿依的父亲去山里采药了,暂时没回来可以理解,但是她母亲这会不是应该升灶做饭了么?

    但是后屋的厨房里没有任何人,甚至灶台上连一根葱蒜都没有,这倒不是叶乘风饿了想吃饭,而是觉得有些奇怪。

    叶乘风用后院的水洗了一把脸,就出院子去村里走走,不过村里似乎也比昨天安静了许多,逛了半天居然没见一个人,他心里愈发的奇怪了,好隐隐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好不容易遇上一个大爷,叶乘风也不知道昨天有没有散过香烟给他,立刻上前拉着那位大爷就问出了什么事了。

    也不知道那大爷听懂了没有,指手画脚的和叶乘风说了一通,叶乘风一个字也没听懂,只能干着急。

    最后那大爷手指着原处的深山,和叶乘风比划了一阵子,叶乘风总算看懂了一些,好像问题就出在那里,但是难道全村人都去深山了?

    大爷见叶乘风还是没听懂,直接拉上叶乘风的手,就往山上走,叶乘风知道只要跟着这位大爷走,就能知道真相。

    山路远比从仙人石到村子里的山路还要崎岖,有些地方根本就没有路,到处都是叶乘风没见过的野生植物,进了林子后叶乘风就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但是大爷好像认识路,比划着让叶乘风跟在他后面,在茂林的山林里穿梭如平地一般,很快叶乘风就听到了前面不远处传来了人声。

    没一会绕过一段灌木林后,叶乘风见十几个村里的男人都站在这里,好像满脸焦急的在交谈着什么。

    叶乘风走过来的时候,几个村里的大爷看到叶乘风,立刻指着前面一段山林和叶乘风说着什么,但是叶乘风还是听不懂。

    不过叶乘风能看得出,前面的山林好像比他们所处的山林更加的茂密,而且远远看去,好像还有一层云雾缠绕,有些深不见底的样子。

    叶乘风正想着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这时候前面的林子里窜出了几个人,他们身上都绑着一根绳子,回来后都一脸失望的解开了绳子,和村民们说着什么。

    这个时候就听一个女人在不远处哭了起来,叶乘风转头看去,见正是沙玛阿依的母亲,立刻跑了过去,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沙玛阿依的母亲老泪纵横的看着叶乘风,指着眼前的山林,说着叶乘风听不懂的彝族语言,说了半天见叶乘风也听不懂,索性也不哭了,立刻站起身来,就要朝林子里跑。

    好在身后有几个村里的大汉把沙玛阿依的母亲给拦下了,好像在说着什么,沙玛阿依的母亲挣扎了几次之后,也逐渐放弃了,不过眼泪就没停过。

    叶乘风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沙玛阿依的父亲不是常年进山采药的么,肯定是和她父亲有关,该不会是掉进山崖了吧?

    但是叶乘风四周看了一圈也没看到沙玛阿依,心中不禁又是一凛,沙玛阿依不会也出事了吧?

    叶乘风不禁想到之前几个大汉回来的时候,身上都是绑着绳子的,再加上前面的山林里云雾缠绕,他立刻明白了。

    前面的这个山林肯定是村里人很少进去的,进去之后可能就会迷路,说不定沙玛阿依的父亲就是进了这个山林了,所以全村人都在找他。

    那么沙玛阿依呢,难道她也冲进这个山林里去找她父亲了?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叶乘风立刻就要进山林去找沙玛阿依,但是也同样被村里的人阻止了,指手画脚的和叶乘风说了一番,好像在说山林里有多危险。

    叶乘风可管不了那么多,他可不能看着沙玛阿依迷失在这片山林里,他必须进去找到沙玛阿依,如果不是自己非要沙玛阿依回来,也许她就不会进这个山林了。

    村里人见阻止不了叶乘风,只好拿着一根绳子绑在叶乘风的腰上,一个大爷在和叶乘风说着什么。

    虽然叶乘风听不懂,但是能猜测到,估计是在告诉自己,一定要绑着身上的绳子,在山林里如果走到了绳子的尽头,千万不要解开绳子,一定要顺着绳子再回来之类的。

    为了防止村民们再阻止自己,叶乘风不管自己听懂没有,一个劲的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村民们还是不放心,一个大爷还是让村里几个年轻的壮汉都绑上绳子,和叶乘风一同进入山林,这才放心让叶乘风去。

    叶乘风一马当先的冲进了山林,刚进去就开始大叫着沙玛阿依的名字,不过这里的山林比外面还要茂密,而且树和树之间还有一人多高的杂草,加上云雾弥饶,根本就看不清楚前面的路。

    叶乘风心下虽然着急,但是也只能放缓了速度,慢慢的前行,一边往前走,一边叫着沙玛阿依的名字。

    没一会功夫,叶乘风就发现自己的胳膊在流血,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割伤的,也许是拨开草丛的时候,被什么草的枝叶划伤的吧。

    走着走着,叶乘风发现树林里开始静的有些可怕了,什么声音都听不到,甚至连一声鸟叫都没有,再回头才发现跟在自己后面的几个村里的壮汉都不见了身影。

    叶乘风一摸腰间的绳子,心下顿时一凉,他都不知道腰间的绳子是什么时候松开的,此时再想回头找绳子,根本就看不到回头的路了。

    以前叶乘风也看过不少关于森林迷失的电影,知道在这里迷失的后果有多么可怕,可能自己一辈子都要在这里乱晃,一直走到自己死的那天也未必能走出这篇山林。

    最可悲的结果是,自己离出山林只有一步之遥了,自己却已经死在了这里,想到这里,叶乘风感觉背后有些发凉。

    不过一想到沙玛阿依同样也处于这种恐惧之下,叶乘风顿时就鼓起了勇气,沙玛阿依和他父亲还等着人去救他们呢,自己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打起退堂鼓?

    况且叶乘风更加明白,就算现在你打起退堂鼓也已经晚了,因为他已经没有后路可退了,现在摆在叶乘风面前只有两条路。

    要么就在这里等死,要么就是一直走下去,直到找到沙玛阿依和她的父亲为止。

    叶乘风重整信心,立刻又迈开了步子,一边拨开眼前仅见的草丛,一边叫着沙玛阿依的名字。

    但是信心是信心,事实却是事实,他都不知道自己又走了多久,脚好像都快不长在自己身上了,胳膊上和脸上都不知道有多少划伤了,嗓子喊沙玛阿依四个字也快喊的发不出声了,但是还是没有任何线索和声音回应自己。

    叶乘风还是给自己鼓气,告诉自己不要失去希望,越是这个时候就越要有信心,这个时候如果一旦有气馁的**,那就不但连找到沙玛阿依和她父亲的希望很渺茫,就连自己也要死在这里了。

    他还告诉自己,就算是死,也要先找到沙玛阿依再说,自己和沙玛阿依在摩加迪沙的时候,什么生死没有见过,在那样的环境下,他和沙玛阿依都能活着,这个山林不过就是人生的一个小坎而已。

    叶乘风依靠着一棵树,稍作休息之后,立刻又开始往前走,一边走着一边叫着沙玛阿依的名字,这时走到一颗歪脖子树前的时候,心中突然感觉这棵歪脖子树,自己在一个小时,甚至两三个小时之前好像见过,心中顿时一阵寒意上来了,难道自己一直在原路绕圈?

    短暂的惊恐之后,叶乘风立刻意识到,再这么漫无目的的找下去也不是办法,自己不能一直在这无辜的绕圈子,必须想一个办法才行。

    叶乘风在地上找到一个锋利的石头,在歪脖子树上刻下了一道划痕,之后每过一两棵树后,就刻下一道。

    开始觉得还行,遇到前面有刻过划痕的树,就知道自己又饶圈子了,但是时间一长,就发现这样并不解决问题。

    一来是这个山林的树都是百年甚至千年的老树了,要在坚硬厚实的树皮上刻下一道划痕很费事,很耽误时间,二来是,就算刻下了划痕,还是很难避免自己重走老路。

    而且这个时候,山林里越来越昏暗了,抬头根本看不到天空,但是叶乘风感觉得到,应该是就要天黑了。

    叶乘风这时肚子里咕噜叫了几声,这才意识到,自己今天起来到现在,还没吃过任何东西呢。

    他还是不住给自己打气,告诉自己不要放弃,也许再走几步,就能见到沙玛阿依和他的父亲正靠在一棵树下呢。

    不过当叶乘风一直走到山林整个黑下来,完全看不到面前的景象时,叶乘风一直憋着的一口气,终于彻底松懈了下来。

    这一松懈下来,顿时就感到浑身乏力,叶乘风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顿时就瘫坐在地上了。

    此时又饿又乏的叶乘风,脑子里一片空白,甚至能感觉死神就在向他招手呢,不知不觉中,叶乘风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睛的叶乘风好像又见到了沙玛阿依,而且自己和她都不在山林里,也不在这个山村里,而是在摩加迪沙,他正坐在沙玛阿依的身后,看着她在忙碌着。

    一切好像又回到了以前,不过等叶乘风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依然躺在山林里,而此时的天色已经亮了,上空依然是看不到天空,只有茂密的树叶遮住了蔚蓝的天空。

    叶乘风坐起身来,看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知道刚才是自己做梦,但是他多希望现在才是梦境。

    然而现实就是现实,他知道昨天自己太累了,所以就这么倒着睡着了,但是醒来后,今天依然还要继续,继续去寻找沙玛阿依和她的父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