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补偿

    叶乘风没想到这么晚了,沙玛阿依还没有睡,自己房间还躺着一个赤身**的大洋马呢,他问沙玛阿依什么事。

    沙玛阿依一脸严肃的问叶乘风,“你是不是带了一个金发女人回来?”

    叶乘风眉头不禁一皱,诧异地看着沙玛阿依,“你派人跟踪我?”

    沙玛阿依则立刻和叶乘风说,现在你是以太会的总领事,大元首,而我是你的私人秘书兼助理,你的一切我都要负责,这个女人我必须见一面。

    叶乘风没太明白沙玛阿依的意思,怎么私人助理和秘书还管老子的私生活?自己睡什么养的女人,还要这个助理兼秘书先过目一下。

    沙玛阿依可没管叶乘风这么多,直接推开了叶乘风走进了房间,这个时候床上的金发美女听到脚步声还以为是叶乘风回来了,立刻从床上跃了起来,准备扑到叶乘风的怀里。

    但是金发美女没料到来的是一个女人,刚从床上跃起,顿时就愕住了,怔怔地看着沙玛阿依,用英文问沙玛阿依,这是怎么回事?

    沙玛阿依则立刻从地上拿起一件金发美女的衣服扔给她,用标准的英语回答她,我是你准备和他睡觉的这位男士的私人助理及秘书,你要和他睡,先得通过我。

    金发美女一脸的莫名其妙,诧异地看着沙玛阿依,这个时候叶乘风也进来了,她立刻追问叶乘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简单的英语叶乘风还能交谈一下,但是现在自己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了,这真要解释起来,涉及的英文单词可就不是叶乘风所掌握的信息量了。

    沙玛阿依这时煞有其事的问金发美女,你国籍是哪的?从事什么职业?今年多大?有没有过病史?

    金发美女听完沙玛阿依这一系列问题后,立刻骂了一句法克油,随即就开始将自己地上的一堆衣服全部抱起,去了卫生间。

    叶乘风见状不禁诧异地问沙玛阿依,你这是做什么,我不过是找个乐子,至于和查户口一样么?我又没打算把她取回去做老婆。

    沙玛阿依则正色地和叶乘风说,作为你的秘书和助理,我知道我没有权利干涉你的私生活,但是有一点我想你明白,你现在刚刚担任以太会总理事一职,你身上的担子很重,你哪怕掉一根头发,可能都会给很多很多人造成影响,这些影响对你来说,可能是微乎其微的,但是对于那些接受以太会帮助,或者和以太会有切身利益的人来说,那就是天大的事。

    叶乘风闻言不禁一愕,随即和沙玛阿依说,不就是睡一个女人么,至于这样么?

    沙玛阿依立刻问叶乘风,你知道这种随便会跟你回来开房的女人,之前跟过多少男人回去开房,在开房的过程中,有没有传染上什么其他疾病?甚至有没有艾滋?

    叶乘风心中一动,这时又听沙玛阿依说,还有中东非洲这边这么乱,你知道这个女人会不会是下一个羊老三派来的?

    叶乘风闻言不禁道,下一个羊老三,还有下一个羊老三?

    沙玛阿依则和叶乘风说,沐先生应该和你说的很清楚了,以太会的势力虽然遍及全球,但是分会几乎已经不受我们控制了,羊老三不过是实力中等的一个分会领事而已,其他还有很多觊觎你这个以太会总理事的人,你就不怕再遇上一个,当初就和羊老三拍你们来杀沐先生一样的人?

    叶乘风心中一阵唏嘘,他还真没有想过这么多,现在听沙玛阿依这么一说,到还真觉得是有些道理的。

    首先这个金发美女自己的确不算了解,更别说人家有没有什么暗疾传染病了,另外就是,现在自己的身份不一样了,真可能会出现第二个羊老三,就和当初对沐无思一样,对自己不利。

    羊老三那是傻,如果对方是一个稍微精明的人,就会抓住自己好色的弱点,拍一个美女来引诱自己,那自己还真实无法防范了。

    叶乘风正想着呢,卫生间的金发美女已经穿好了衣服,出来后就朝叶乘风比了一个中指,又骂了一句法克油后,摔门而出。

    叶乘风则朝着门口说了一句骚瑞,心中暗想不是老子不草你,是眼前这个美女想的太周到了,以至于哥不能再草你了。

    金发美女走了,房间内就剩下叶乘风和沙玛阿依了,沙玛阿依这时和叶乘风说,既然现在没事了,我也回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明天一早我们还要去采购,下午还要坐扳机回摩加迪沙。

    叶乘风点了点头,本来兴致昂昂的,现在被沙玛阿依这么一搅和,已经完全索然无趣了,他和沙玛阿依说了一句晚安后,目送沙玛阿依朝门口走去。

    不过叶乘风注意到,沙玛阿依走动的时候,她微翘的臀部也在左右摇摆着。

    叶乘风心中不禁一动,其实沙玛阿依也是一个美女,只是因为她是沐无思的人,加上现在又是自己的助理和秘书,而且自从认识她到现在,一直都事情不断,没有时间让叶乘风乱想。

    现在叶乘风心中一乐,自己的好事就这么被沙玛阿依搅黄了,自己逗逗眼前这个美女也不妨啊。

    想到这里,叶乘风快步走到门口,就在沙玛阿依准备伸手开门的一霎,叶乘风倚在了门前,朝沙玛阿依一笑,漫漫长夜,无心睡眠,你搅了我的好事,怎么也要补偿一下吧?

    沙玛阿依一阵愕然地看着叶乘风,随即正色地和叶乘风说,如果是沐先生,他不会和我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叶乘风闻言也是一愕,随即哈哈一笑,他突然觉得这个沙玛阿依很是可爱,居然拿自己和沐无思相比,他不禁问沙玛阿依说,沐先生也找美女开过房么?

    沙玛阿依想也不想,立刻就和叶乘风说,沐先生才不会这么无聊,他的时间分配的很紧,都在做有意义的事,哪有什么时间找女人开房?

    叶乘风闻言不禁又笑了,那就说明我和沐先生根本就不是一类人,所以我和他根本没得比。

    沙玛阿依冷哼一声地看着叶乘风,却听叶乘风继续说,“你常年不在国内,但是你应该听过一句国内的古话吧?”

    沙玛阿依立刻问叶乘风说,什么古话?

    叶乘风立刻说,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一朝天子一朝臣,沐无思可能喜欢你这样拘谨的样子,但是我不喜欢。

    沙玛阿依脸色一沉,和叶乘风说,如果你不喜欢,你随时可以撤换我。

    叶乘风立刻笑着和沙玛阿依说,我没说不喜欢你,相反我很喜欢你,我说的不喜欢,只是说我不喜欢你这个拘谨的样子。

    沙玛阿依盯着叶乘风看,显然没太明白叶乘风的意思,这时问叶乘风,你想我做什么?

    叶乘风立刻伸手拉着沙玛阿依的手,将她往房间拉,沙玛阿依想要反抗,叶乘风却和她说,现在我是总理事,你不会连我命令都不听吧?

    一直等叶乘风把沙玛阿依拉到房间内,她立刻双手护胸和叶乘风说,我可不是那个金发美女,我只是你的秘书,你别……

    叶乘风没等沙玛阿依说完呢,就立刻走去冰柜前,拿出了两瓶啤酒放在茶几上,和沙玛阿依说,“我别什么?我只是让你留下陪我喝一杯啤酒,你坏了我的雅兴,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陪我喝一杯啤酒应该不是问题吧?”

    沙玛阿依诧异地看着叶乘风,她本来是以为自己坏了叶乘风的好事,所以现在叶乘风对自己有什么企图呢,原来只是让自己陪他喝一杯啤酒?

    她心中还是有些怀疑,会只有这么简单么,沐无思调查叶乘风的资料是她通过国内的力量进行搜集的,所以叶乘风是什么人,她可是清楚的很,他会只留自己喝一瓶啤酒?

    沙玛阿依端着啤酒罐子,看了叶乘风好一会后,才问叶乘风,“只是喝一罐啤酒这么简单?”

    叶乘风立刻也作出了一个双手护胸的动作,故作惊慌失措的样子看着沙玛阿依,“不然你还想怎么样?”

    见叶乘风这个样子,沙玛阿依居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过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立刻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叶乘风则嘿嘿一笑,帮着沙玛阿依打开了易拉罐,随即和沙玛阿依说,“这样就对了,跟我共事不要这么拘谨,我不喜欢,相信你也不会习惯,大家认识是缘分,按理说你在摩加迪沙看惯了那些苦难,应该更加明白及时行乐的道理,我不反对做事严谨,但是做人就不能这样了,那样我们和机器人又有什么区别?”

    沙玛阿依端着啤酒罐子,怔怔地看着叶乘风,这些道理虽然浅显易懂,但是她自从跟着沐无思做事之后,就从来没有考虑这些,也没有时间去考虑。

    叶乘风喝了一口啤酒后,见沙玛阿依还没有喝,立刻和沙玛阿依说,“放心喝吧,我没下药!”

    沙玛阿依这才喝了一口,显然她平时很少喝酒,即便是喝啤酒,都眉头紧皱的浅尝而已。

    叶乘风立刻耸了耸肩帮和沙玛阿依说,放松,放松,不要拘谨,虽然在以太会里,我是你的领导,你是我的下属,但是那仅限于工作而已,现实生活中,我想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沙玛阿依没有说话,又喝了一小口啤酒,这时又听叶乘风说继续说,你说被我们帮助的人,如果看到我们整天扳着脸,他们难道就不紧张?我们做的是善事,又不是其他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为什么不能用笑面对他们,面对人生,也面对自己?让自己轻松一点,你周围的人也会因为你的轻松快乐,而有相同的感觉,我如果管理以太会,我不希望大家把以太会当作一个行政单位,而是一个大家庭,你明白么?

    沙玛阿依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其实叶乘风的话,她听的也只是似懂非懂,此时心中暗想,难道自己快乐了,周围的人真的能够快乐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