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找金子

    叶乘风听不到外面的动静,不知道那个所谓的翻译有没有给扎克翻译自己的话,或者是对方正在想办法攻击这里?

    羊老三双腿虽然不能动了,但是嘴上却在和叶乘风说,你和扎克说这些没有用,他只信我的话,不会相信你的。

    叶乘风却和羊老三说,我知道他只相信金子,谁的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能给他金子,你说是不是?

    羊老三还没回话呢,外面就传来了翻译的声音,朝着屋内叫道,“扎克船长问你是什么人,你确定知道金子在哪?”

    叶乘风朝着门外说,我就是羊老三派来杀这里主人的那个杀手,我被他们扣押之后,听到了他们很多秘密,我知道这里有一个暗室,金子就藏在那里。

    扎克船长外屋外听翻译将叶乘风的话翻译过来后,一阵沉吟,他们已经将这里就差翻了一个底朝天了,别说金子了,连个耗子都没见着。

    本来扎克已经开始觉得羊老三在忽悠自己了,没想到叶乘风这个时候这里有暗室,这与自己的某些猜测的情况比较一致。

    扎克立刻让翻译和叶乘风说,你说的话凭什么让我相信,我们并不认识,没有到这种送金子这么大的交情吧?

    叶乘风不禁心中冷笑,这个扎克是真傻还是装傻呢,老子如果不这么说,你能放过老子?

    不过他嘴上可没这么说,而是和扎克说,之前我就听说过扎克船长的大名了,一直就想深交,可惜没这个缘分,今天能在这里相遇,就是我们的缘分,金子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像我们这种走南闯北的人,最重要的就是能认识各路的朋友。

    叶乘风一番说完,自己心里都开始打鼓了,这一番话不过就是武侠小说或者电视剧里的情节,叶乘风直接借用过来,不知道能不能糊弄住这些黑侠客的。

    不过叶乘风可能完全没有预料到,扎克听完翻译的话后,居然格外的受用,扎克在摩加迪沙这么久了,一直以来别人要么就躲着自己,要么见到自己吓的魂都没有了,要么就是对自己恨之入骨。

    叶乘风居然说久仰自己的大名,而且还想着要和自己交朋友,这让扎克多少有些受用,他立刻让翻译朝叶乘风说,你能在我的眼皮子地下活捉羊先生,说明你很有胆识,你这个朋友我交了。

    翻译将扎克的话和叶乘风说完后,叶乘风立刻和外面的人说,那我现在出来了,你们不要开枪。

    等扎克答应了之后,叶乘风立刻挟持住羊老三就往屋外走,羊老三脸上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暗想扎克会把你当朋友?你不会这么天真吧?

    叶乘风挟持着羊老三走出屋门的时候,看到走廊两边都站着几个持枪的黑人,而扎克和翻译也站在一端,正看着门口。

    叶乘风立刻停住了脚步,和扎克说,我是出来交朋友的,你还让你手下用枪对着我,明显是不把我当朋友啊。

    扎克这时立刻示意手下放下枪,其实他根本不用这么大的仗势,叶乘风就一个人,难道还能插翅飞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扎克注意到叶乘风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立刻让翻译问叶乘风,“这个女人是干什么的?”

    叶乘风早就想好了办法,立刻朝扎克说,“这是我马子,其实我在没来这里之前,早就在这里安插的眼线,我之所以肯定说我知道金子在哪,其实都是亏了我马子!”

    扎克一听这话,立刻对叶乘风又多信服了几分,他们虽然以前一直没打过这里的主意,但是一直也关注过这里,见过沙玛阿依在这里出入。

    羊老三这个时候却朝扎克说,“扎克,这个家伙就是个骗子,你不要相信他的话,他其实就是这里的大元首!”

    叶乘风从准备挟持羊老三开始,就已经预备他要和扎克他们这么说了,不过让叶乘风没有想到的是,还没等自己说话呢,扎克就表示了质疑。

    扎克让翻译和羊老三说,“这里的负责人我见过了,是一个中年人,而且这个家伙不是你派来刺杀这里负责人的么,他怎么又成为这里的负责人了!”

    羊老三刚准备解释,叶乘风就一拳打在了羊老三的后脖子上,直接将他击晕了,随即和扎克说,“扎克先生说的没错,这货和我有点私人恩怨,所以想借扎克先生的手除掉我!”

    扎克这个时候却有点不耐烦了,直接从腰间拔出了手枪,上前一步就抵住了叶乘风的脑壳,“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恩怨,我现在只要金子,我们这次行动已经死了四五个兄弟了,你们如果叫我空手而回的话,我答应放过你们,我的兄弟们也不会答应。”

    叶乘风立刻放开了手里的羊老三,羊老三应声倒地,他缓缓举起了手,朝扎克笑着说,“咱们不是说好了,大家交个朋友么?”

    扎克冷笑着朝叶乘风说,“你给我找到金子,咱们就是朋友,不然的话……”

    他说着立刻对准地上的羊老三的脑壳就是两枪,羊老三本来就已经晕了过去,两声枪响,身体只是微微的一颤,两个窟窿里立刻流出黑红的液体来。

    叶乘风心中不禁一阵唏嘘,谁曾想到,自己一直当作宿敌的羊老三,居然就这么死了。

    估计羊老三自己也不会想到,他千里迢迢,计划周详的来摩加迪沙准备杀沐无思,却变成了自己千里送命。

    叶乘风知道扎克不是开玩笑的,此时也突然想起了,在什么地方听说过扎克这个名字了,就是在他们刚来摩加迪沙,住的那个旅馆里的黄皮肤,和他们说过,扎克是附近的海盗头子。

    当时扎克给羊老三送了一封信过去,黄皮肤还以为是扎克要勒索他们呢,不曾想却真是扎克给羊老三的信,想必是羊老三早就和扎克说好了这里的计划。

    扎克枪杀羊老三也是为了向叶乘风说明,他可不是闹着玩的,这次找不到金子,叶乘风和沙玛阿依的下场就和羊老三一样。

    叶乘风立刻笑着和扎克说,“没问题,不就是要金子么,我带你们去!”

    扎克却一努嘴,示意手下将沙玛阿依抓了过去,随即和叶乘风说,“你带我去找金子,找到金子,这个美女就是我新交的朋友老婆,找不到金子,她老公就要下地狱,而她,就变成我所有手下的老婆后,再下地狱去见你!”

    叶乘风听完翻译的话,心中不禁暗道,你直接说用沙玛阿依来要挟我不就行了,何必说了这么一堆废话。

    嘴上他却和扎克说,那可不行,如果你挟持住我马子,那我就找不到金子了。

    扎克立刻用枪口对准叶乘风的脑壳,“你耍我?”

    叶乘风立刻和扎克解释说,我只知道金子的具体方位,但是我对这个建筑并不了解,我马子熟悉路,只有我们两个合作,才能帮你找到金子。

    扎克听完翻译后,脑袋都大了,本来叶乘风的话就长,用摩加迪沙的话翻译过去更加啰嗦。

    他立刻和叶乘风说,我姑且相信你,不过如果你敢耍一点花招的话,羊志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

    叶乘风立刻说知道了,随即握住了沙玛阿依的手,朝着她使了一个眼色。

    沙玛阿依此时心里扑通扑通的跳,因为她知道这个建筑里根本就没有金子,就算是现金都没有多少,叶乘风压根就不可能带着扎克找到金子。

    不过沙玛阿依见叶乘风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暗想他肯定已经想好了计划了。

    不想叶乘风和沙玛阿依被扎克苊令在前面带路的时候,叶乘风低声问沙玛阿依,“这里到底有没有金子?”

    沙玛阿依立刻摇了摇头,表示没有,眼神显得格外的诧异,他难道也听信羊老三的话了?

    叶乘风一阵犹豫地往前走着,随即又问沙玛阿依,“这里除了沐先生逃走的密道之外,还有没有其他密道?”

    沙玛阿依眼神一阵迟疑,随即立刻点了点头,“的确有一个,不过不是什么密道,是地窖,里面放的都是一些平时的物资!”

    叶乘风立刻说,那就行了,我们就带他们去那里。

    后面的扎克见叶乘风和沙玛阿依两人鬼鬼祟祟的在说着什么,立刻让翻译告诉两人,不要耍花样,不许再交谈了。

    叶乘风则立刻回头和扎克说,“我是在和我马子合计着在哪里找金子,我知道具体位置,她知道这里的地形,我们必须商议好了才行!”

    扎克一听这话,只好任由两人继续说话,不过他还不忘警告叶乘风,最好不要耍花样,带着他们找到金子,不然的话……

    叶乘风压根就没搭理扎克,他其实心里知道,扎克如果最后知道自己在耍他,自己和沙玛阿依的性命就危险了。

    如果现在只有叶乘风自己一个人,他还能冒险逃走,但是多了一个沙玛阿依,自己绝对不能冒这个险。

    看来只能带着扎克他们先去地窖了,到时候再想其他办法,现在也只能是拖得一时是一时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