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出乎意料

    叶乘风没想到对方居然认识羊志,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问对方,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对方又点上一根香烟,良久没有说话,一根眼抽完以后,才站起身来和叶乘风说,暂时还没想好。

    叶乘风见对方要走,他知道这男人要是一走,自己不知道要被关在这多久呢,本来这件事就和自己没多大关系,要是自己这辈子就怨死在这个黑洞洞的房间里,岂不是很亏。

    想到这里,叶乘风立刻叫了一声喂,等对方止步后,这才问西装男,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有人要杀你?

    对方站在门口吸着香烟,随即问叶乘风,羊志叫你们来杀我,肯定有他的一番说辞,我很有兴趣听听他是怎么形容我,从而让你们要来杀我的?

    叶乘风和西装男说,要我们杀你的人什么都没说,只是我们要加入一个叫以太会的组织。

    他继续又说,这次来摩加迪沙就是为了见这个组织的大元首,他和我们说,以太会的元首肯见我们的前提条件,就是杀了你。

    西装男站在门口,虽然叶乘风看不到他的脸色,但是能猜到对方肯定在看着自己,说不定神情还有点惊讶,最后问叶乘风,他真的是这么说的?

    叶乘风不禁和对方说,我有必要骗你么,他就是这么和我说的,不过我倒是觉得他有些奇怪!

    “哦?”西装男有了一些兴趣,又重新坐了下来,朝叶乘风说,什么地方奇怪,你说说。

    叶乘风继续和对方说,我同伙在朝你开枪的时候,我并没有动手,你知道我当时要是跟在他后面补上你几枪,虽然我也很可能被你的手下乱枪扫死,但是你也肯定必死了。

    西装男犹豫了一下,和叶乘风说,我已经看过了刚才的闭路电视,你同伙几次要掏枪,你都阻止了,我正打算问你为什么呢,现在想来,你也是怀疑羊志了?

    叶乘风和西装男说,怀疑谈不上,就是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在让我们来刺杀你的同时,他自己立刻跟另外一伙人走了,虽然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就是隐隐觉得很可能杀你是一个错误。

    西装男抽完最后一口烟,又掏出一根烟递给叶乘风,帮叶乘风点上后,这才和他说,你的直觉是对的,如果今天我死在你的枪下,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么?

    叶乘风摇了摇头,虽然他很想知道,但是脸上依然看不出任何表情地看着西装男,他蹲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叶乘风隐隐约约能看清他的脸庞。

    西装男正色地和叶乘风说,如果我死了,说会世界大乱肯定是有点太夸张,但是索马里会立刻变成人间地狱,索马里一乱,至少导致索马里周边的国家会跟着乱。

    如果是以往,叶乘风肯定会觉得这货在和自己吹牛比,但是现在,叶乘风居然毫不怀疑对方说的话。

    西装男这时问叶乘风,你为什么要加入以太会?

    叶乘风犹豫了片刻后,和西装男说,其实加入以太会并不是我的本意,我的本意是抓羊老三。

    西装男顿时又有兴趣了,坐回了原位问叶乘风,你和羊志有仇?

    叶乘风说谈不上有仇,只是我在国内有一些把柄在警察手里,他们逼着我卧底在羊老三的身边,乘机混入以太会,抓住他们的大元首。

    西装男呵呵一笑,我很想知道你,或者说你们了解的以太会,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

    叶乘风又是一阵犹豫后和西装男说,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但肯定是一个跨国际的非法组织,他们的能量很大,可能已经渗透到各国的政界,商界了。

    西装男闻言哈哈一笑,这么说,以太会在你们眼里,就是第二个****了?

    叶乘风和西装男说,虽然没听说过以太会做过什么类似**的壮举,但是外界传闻就是这样,也差不多吧。

    西装男收起了笑容,又问叶乘风,那么你个人觉得呢?

    叶乘风一时没明白对方的意思,愕然地看着西装男。

    西装男又问了一句,你觉得以太会也是这个样子的?

    叶乘风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其实我也是刚刚知道世界上还存在这样一个组织,在此之前,我对以太会一无所知。

    西装男一阵沉吟后,又站起身来,随即和叶乘风说,你跟我来,我给你看些东西。

    他说完就走了出去,和门口的两个黑人壮汉说了一句叶乘风听不懂的非洲语言,两个黑人立刻进来,将坐在地上的叶乘风给架了起来,带出了房间。

    西装男在面前不禁不慢的走着,而两个黑人则挟持着叶乘风跟在后面。

    一侧的走廊的窗户没有封闭,叶乘风可以通过窗户看到外面,天空已经乌云压顶,不一会可能就有一场大暴雨。

    西装男走到前面的拐弯处,随即停了下来,回头朝叶乘风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叶乘风走过去的时候,顺着西装男的眼神看去,只见面前的窗户里一个硕大的房间,里面坐着无数的孩童。

    叶乘风注意到这些孩童大多数都是黑人,偶有几个白人或者黄种人,有的只有四五岁,有的已经十来岁了。

    讲台上一个白人女教师正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着字母,在教下面的孩子念,下面的孩童认真的跟着老师在念。

    这和叶乘风刚来这里的感觉是一样的,这里应该是一个儿童收容所之类的组织。

    西装男回头看了一眼叶乘风,问他有什么想说的么?

    没等叶乘风回答呢,西装男又和叶乘风说,跟着我。

    很快去了一楼,在一个房间的窗口停下来后,叶乘风又让叶乘风朝窗户里看。

    同样一个硕大的空间里,到处都坐着白发苍苍的老人和妇女,和楼上的儿童一样,大部分都是黑人,偶有几个白人和黄种人。

    还有十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在逐一的给老人们检查身体,从老人们的神情看,他们很安详。

    甚至有一霎,叶乘风甚至都感觉自己不是在摩加迪沙这种动乱的地方。

    西装男又回头问叶乘风,有什么想说的么?

    “我……”叶乘风感觉喉咙一阵阻塞,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是一家慈善机构?”

    西装男什么也没有说,而是继续带着叶乘风去了三楼,很快在一个房门口停下,推门而入。

    等叶乘风进门的一霎,他顿时愕然地站在门口,这个房间并不大,不止的和一般的办公室差不多。

    但是最引起叶乘风注意的是办公桌后面的墙上有一个logo墙,上面有各种语言雕刻成的logo。

    其中有一个就是中文的,中文的logo上简单的写着“以太会”三个大字。

    西装男坐到办公桌前,示意叶乘风也进来,又和两个黑人壮汉说了一句什么,黑人立刻出门将房门关上。

    西装男看着叶乘风一脸诧异的样子,立刻笑着和叶乘风说,“是不是有点惊讶?”

    叶乘风的确有些惊讶,他虽然对以太会不是很了解,但是一直听说的都是以太会是怎么怎么能量大,怎么怎么渗透各种势力。

    再加上连羊老三这种毒贩子都能是华太区的元首,以太会理所当然的就是一个国际犯罪集团才对。

    但是刚才叶乘风所看到的一切,不能说彻底改变了叶乘风对以太会的看法,至少也让他有些惊讶,以太会怎么会做慈善?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和很多无良商贾也同样喜欢做慈善一样,这不过是他们掩人耳目的一个举动而已。

    如果是其他人,叶乘风可能真的这么认为,但是眼前的这个西装男,不知道为什么,让叶乘风感觉他不是那种喜欢做表面文章的事。

    另外还有一件事,叶乘风有些奇怪,羊老三说他们要见以太会总部大元首的前提就是杀了眼前的男人,但是眼前的男人怎么会也是以太会的呢?

    想到这里,叶乘风心中突然涌起了一个想法,诧异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试探着问,“你……你就是大元首?”

    西装男朝叶乘风一笑,点上一根烟,虽然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那神情已经肯定了叶乘风的猜测。

    他这时又问了叶乘风一句,“现在有什么想说的么?”

    叶乘风只说了一句,“出乎意料!”

    西装男这时又是哈哈一笑,朝叶乘风说,“你是被羊老三蒙骗了,他不过是让你来做一个杀手而已!压根就没打算带你们进以太会,因为他压根就没有资格算是以太会的人!”

    叶乘风坐到西装男的面前,满脸不解的问西装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杀你,他不是你的手下么?”

    西装男沉吟了片刻之后,才和叶乘风说,“你对以太会的看法有一部分是对的,以太会的确有很大的能量以及能力,也的确渗透在全世界各国的政界以及商界领域,但是……这以前是以前了!”

    他说着点上一根烟,眉头微微皱起地看着叶乘风,“现在的以太会……就是一盘散沙!”

    叶乘风看着西装男,不禁问道,“你的意思是羊老三已经是以太会的叛徒了!”

    西装男和叶乘风说,你也可以当作,他所在的那个以太会,并不是原本的以太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