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喋血

    这座凹字型的清真建筑和国内的一些地方,甚至任何一个正常的地方的建筑比起来都不算宏伟。

    但是在摩加迪沙这个到处残垣断壁,几乎都没有一个完整建筑的地方来说,这就是摩加迪沙最豪奢的建筑了。

    清真建筑大院的门口有两株非洲特有的猴面包树,树木高大十几米,这个季节正好是结果的时候,树上挂着十几颗硕大的果实,远远看去,就和挂着十几个足球一样。

    叶乘风和高鹏志两人站在路口,看着清真建筑,高鹏志不已经用手拿出了手枪,将它紧紧的握在手里。

    高鹏志上前两步后,见叶乘风还站在原地未动,不禁回头诧异地看着他,“怎么了?”

    叶乘风什么也没说,他只是觉得很奇怪,他在国内的时候,在上见过猴面包树的果实,甘甜多汁。

    如果是在其他地方也就算了,在摩加迪沙这种好多人吃不饱饭的地方,树上的果实居然还有十几个,而居然没人来摘,这不是让人很奇怪么?

    叶乘风在想,唯一的原因可能就是因为这两棵树是种在这个清真建筑门口的原因,别人不敢来摘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这建筑里有让他们不敢过来摘取的人。

    当然了,叶乘风没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告诉高鹏志,他随即也掏出了枪检查了一下,朝高鹏志说了一句没什么,随即又将枪放好,和叶乘风说,我们进去看看,你把枪收好了。

    高鹏志闻言觉得有理,要是里面的人此时正在监视外面的话,自己拿着枪,不是告诉人家自己来者不善么?

    等高鹏志收好枪后,叶乘风又和高鹏志说,你会英语,一会敲门,你先用英语和他们沟通,就说想进去要碗水喝。

    高鹏志明白叶乘风的意思,朝着他点了点头,立刻和叶乘风朝清真建筑门口走了过去。

    到了门口,叶乘风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后,立刻伸手敲响了铁门,一连敲了十几下,才听到门内传来一句听不懂的话。

    没一会功夫,就见铁门被人打开了,一个穿着一身洁白服饰,带着一顶和国内维族人差不多的帽子,却是一个黑人,看着两人说着他们听不懂的话。

    叶乘风朝高鹏志一使眼色,高鹏志立刻会意,随即就问对方会不会英语?

    对方看了一眼两人,随即又把门重重的关上了,留下两人一脸纳闷的站在门口。

    高鹏志这时骂了一句我草,和叶乘风说,咱们是来杀人的,又不是来拜佛的,直接爬进去找目标就是了,说着就要去掏枪。

    叶乘风还没说话呢,大门再一次打开了,这时出来的依然是一个穿着白色衣服,带着白色帽子的黑人,但是他的肤色要浅了许多,他看了两人一眼后,用英文问两人什么事。

    高鹏志去拔枪的手瞬间又放下了,原来对方是去找会说英文的人,他立刻和对方说,我们是旅客,想要进来讨一杯水喝。

    对方仔细的打量了叶乘风和高鹏志一眼后,问两人是哪里人。

    高鹏志告诉对方,自己是来自中国的,对面这才和两人说,可以,但是你们进来后,不要到处乱跑,我让人给你们倒水。

    黑人说着站到一侧,示意两人可以进来,等两人进门后,黑人关上铁门,上好栓子,这才带着两人朝建筑走去。

    叶乘风和高鹏志这才注意到院子里的状况,院子里居然摆着很多儿童的玩具,比如秋千、转椅之类的。

    两人一边纳闷,一边跟着黑人走到建筑大门口,黑人突然止步,回头和两人说,你们在这里等一下,不要随便乱走动,我去让人给你们取水。

    黑人说完就进了大门,高鹏志这时纳闷道,这里他妈到底什么地方,这么多儿童设施,难道是幼儿园?

    叶乘风没说话,这时走到一侧的一个窗口想要往里面看,但是窗户都被封住了,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不过高鹏志的推测还是有些道理的,这里如果不是幼儿园,也肯定是个儿童收容所,不然怎么这么多儿童设施?

    正想着呢,这时大门打开了,出来的是先前给他们开门的那个黑人,端着两杯水朝两人走来。

    高鹏志接过水,探头朝大门里看,却只看到一条黑洞洞的走廊,其他什么也没有发现。

    黑人站在门口看着两人,说了一句什么,见两人没听懂,立刻做了一个喝水的动作,示意两人赶紧喝完水走人。

    高鹏志见没有羊老三说的目标,自己好不容易进来,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出去,他慢慢的喝着水,一边又朝叶乘风挤眉弄眼,好像在示意叶乘风赶紧想办法。

    叶乘风也的确在想办法,这里很神秘,有点让叶乘风摸不着头脑,羊老三指定他们枪杀的人又找不到,现在喝完水就要走人了,岂不是前功尽弃?

    黑人见两人喝水很慢,连忙又吱吱呀呀的说了几句什么,可能又想到两人听不懂他的话,连做了几次喝水的动作,示意两人赶紧喝完走人。

    叶乘风见脱不下去了,只好一口将水喝了,想着再想其他办法。

    但是高鹏志却有点按捺不住了,刚才他已经观察过了,出来的两个黑人都没有什么武器,而且这里四周也没发现什么武器。

    在摩加迪沙这个地方,就连他们住的旅馆,院子里都有一挺重机枪,这里居然什么都没有,他还怕什么?

    叶乘风见高鹏志已经准备拔枪了,立刻上前一把摁住他的手,使了一个眼色,将杯子还给黑人,低声和高鹏志说,别轻举妄动,先走再想办法。

    高鹏志满心不解,和叶乘风说,这里什么武装力量都没有,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叶乘风却和高鹏志说,正因为这里什么武装力量都没有,建筑却如此的完好,送我们来的人似乎对这里都有些忌惮,你不觉得奇怪么?

    高鹏志听叶乘风这么一说,顿时心中一凛,叶乘风说的没错,他不说自己还没注意,一说顿时感到叶乘风说的很对。

    这里什么安全措施都没有,按理说任何一个人拿着一杆枪冲进来,都能占领这里,这里居然一点事都没有,不是很奇怪么?

    两人想着已经走到了院门口,黑人帮两人打开了铁门,正准备送两人出去的时候,不远处一辆白色的轿车开了过来。

    在摩加迪沙看到轿车已经很奇怪了,居然还是一辆看上去很新,甚至连一点划痕都没有的轿车,这就让人奇怪了。

    车子就是朝院子门口开来的,叶乘风明显的注意到送自己和高鹏志出来的黑人已经站在了铁门的一侧,给这辆轿车让行。

    叶乘风和高鹏志也站在了门边上,看着轿车从自己面前开过的时候,两人的脸色都是一变,因为轿车的后座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这次的目标。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高鹏志立刻又蠢蠢欲动了,这可是刺杀的绝好机会,错过了就不知道要再等多久了。

    叶乘风总感觉这件事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不过他想要阻止高鹏志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高鹏志迅速的拔出了手枪,对着轿车的后窗连开了两枪,玻璃立刻碎了一地。

    轿车迅速的急转弯,想要避开高鹏志的枪,而高鹏志则立刻冲上前去,想要再补几枪。

    就在这个时候,叶乘风一股寒意陡起,突然就听“突突突”一阵枪响,他下意识的闪到铁门后面。

    这事他才注意,在清真建筑的三楼一道窗户打开了,窗口正站着一个抱着机枪的黑人,朝着院子里的高鹏志方向扫射。

    高鹏志显然没有料到这里会有武装,吓的立刻四处逃窜,不过也不知道是昨晚消耗太大,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机枪给吓的腿软了,居然一个踉跄就栽倒在地上了。

    他这一倒下,楼上的机枪手就算是瞎子,也能命中了,一阵“突突突”的枪响后,高鹏志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呢,就被打成了马蜂窝。

    叶乘风这时也感到背后有些发凉了,这个时候他要是从门口出来,不免也和高鹏志一个下场,但是如果一直躲着,对方始终还是会抓到自己。

    他心念急闪之下,将手里的枪从铁门里扔了出来,随即举着双手走了出来,示意自己没有任何武器了。

    三楼窗口的机枪手立刻枪口对准了叶乘风,这个时候轿车的后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下车后立刻朝三楼一挥手,示意别开枪。

    叶乘风见眼前这个男人正是照片上的男人,不过对方的耳朵好像被高鹏志刚才打中了,此时一直在流血。

    那人一边用手捂着耳朵,一边看向叶乘风,这个时候建筑大门打开,冲出来四五个黑人大汉,一下子就把叶乘风给扣住了。

    其中一个黑人拿着急救箱过来要给西装男看看耳朵,他却一挥手,示意暂时不用,而是径直的走到叶乘风的面前。

    叶乘风此时已经被人摁在了地上,却听西装男说了一句他听不懂的话,摁着自己的黑人就松手了,他立刻站起身来,看着面前的男人。

    西装男的脸上并没有愤怒,而是一脸惊讶地看着叶乘风,随即问了叶乘风一句什么,叶乘风依然没听懂,但是感觉是日语,暗想这货原来是鬼子?

    西装男见叶乘风没听懂,又换了一种语言继续问了叶乘风一句话,叶乘风还是没听懂,但是感觉肯定不是日语了。

    西装男又连续用几种语言问了叶乘风,最终才和叶乘风说,“中国人?”

    叶乘风见他居然会说中国话,立刻说,我是中国人?

    西装男这才点了点头,随即和几个黑人说了一句什么,几个黑人立刻把叶乘风押着朝建筑大门走去,路过高鹏志的尸体时,叶乘风不禁一阵唏嘘。

    刚进门就是一条黑洞洞的走廊,没有任何灯光,很快就到了一个楼道,叶乘风又被黑人带上了楼,到了一个门口后,将门打开,立刻将叶乘风推了进去,随即将门给关上。

    叶乘风心中十分的紊乱,本来这次是来刺杀那个西装男的,没想到只打伤了对方的耳朵,却丢了高鹏志一条性命。

    原本那个西装男可以一声令下就要了自己的性命的,但是他没有这么做,从他的表情上看,似乎也不打算这么做。

    性命虽然暂时保住了,但是却使得叶乘风更加的不安,房间里黑森森的连个窗户都没有,使得叶乘风的心思更加的焦躁。

    叶乘风不禁心想,刚才如果自己不犹豫,和高鹏志一起开枪的话,可能已经完成了羊老三交代的任务了,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他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才知道房间里什么都没有,甚至连坐的地方都没有,索性坐在地上。

    也不知道多了多久,门突然打开了,门口一束光正好照在叶乘风的身上,叶乘风抬头看去,见走进来的人应该就是西装男。

    一个黑人搬了一张凳子放在门口,西装男坐下后,随即一阵亮光,叶乘风看见西装男正在点烟,同时注意到他的耳朵已经裹上了纱布。

    门口两个黑人和门神一样站在门的两边,西装男这时问叶乘风抽不抽烟。

    叶乘风此时的心境已经平和了许多,和西装男说,你给我就抽。

    西装男立刻走向叶乘风,掏出一根烟塞到叶乘风的嘴里,随即又帮他点上火,这才又回到门口的凳子上。

    叶乘风抽着香烟,看着门口的西装男,其实由于是背光,他根本看不到对方的脸,只能凭借对方偶尔吸食香烟时的亮光看上一眼。

    对方始终没有说话,不大的空间有四个人,却显得格外的寂静,寂静的让人不寒而栗。

    西装男一根香烟抽完之后,将烟头扔到地上,用力的踩灭后,才和叶乘风说,“谁派你们来杀我的?”

    叶乘风继续抽着香烟,他眼睛依然看着门口,心中在想,要不要说出羊老三来?

    不过叶乘风还没说话呢,对方立刻又问了一句,你们来自中国的话,应该是羊志派你们来的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