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前往目标

    叶乘风迅速的穿好衣服,打开房门的时候,正好见高鹏志的房门也打开了,先是两个衣冠不整的女人慌忙的跑出来。

    随后就见高鹏志一脸萎靡的探出脑袋,嘴里还在嘟囔什么事,回头看向叶乘风的时候,叶乘风见这货脸色苍白,眼圈发黑的,两腿都有些发颤了。

    叶乘风没搭理高鹏志,立刻朝楼下走去,这时羊老三也走出了房间,看了高鹏志一眼,也什么都没说就下楼了。

    高鹏志连忙回房穿好衣服,屁颠屁颠的跟下了楼,不过腿上一软,差点摔了一跤,嘴里不禁骂了一句,这两娘们太他妈要命了。

    叶乘风和羊老三刚下楼,就见黄皮肤正好也走出来,和羊老三以及叶乘风说,没事,没事,我去看看。

    羊老三点上一根烟,眼睛眯着看向大铁门处,叶乘风则巡视了一番周边,见这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几个住客,也都是东方人。

    而此时已经有几个黄皮肤的手下走到院子中间的重机枪面前,开始荷枪实弹的做好了准备,枪口就是对准门口。

    黄皮回头看了一眼,见自己的手下准备好了,这才打开了铁门,铁门刚打开,就见一个黑人扛着机枪走了过来。

    院子里重机枪旁的人已经做好的设计准备,只要门口稍微有什么不妥,立刻就把那黑人打成马蜂窝。

    不过门口那黑人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封信递给黄皮肤,就笑着走开了,他临走的时候,还朝院子里瞥了一眼。

    叶乘风注意到那个黑人的样子,心下不禁一凛,那货不就是和自己一起坐飞机从吉布提机场一起登机来摩加迪沙的两个黑人其中一个。

    要说黑人在叶乘风眼里其实长的都差不多,叶乘风能认出来,全凭着那货的眼角有一条不长不短的刀疤,还有他脖子上的一块白斑。

    没一会就听到门口外传来了一阵汽车的发动声,随即又传来几个黑人的大笑声,车子缓缓开远后,又有一阵伴随着枪声的大笑。

    黄皮肤关上大铁门后,打开了信封取出一张信纸,上面居然写着中文,“我们boss请新入住的中国朋友吃饭!”

    信件下方还有一个摩加迪沙的手机号码,黄皮肤看完后立刻回身将新建交给了羊老三,“老板,好像是给你的!”

    羊老三接过信件看了一眼,随即就扔到地上,说根本不认识这些人,请我去吃什么饭?

    黄皮肤却一脸着急的从地上把信件捡了起来,塞到羊老三的手里,你敢扔他的信,说明你对他们不了解。

    羊老三不禁皱眉地看着黄皮肤,问他这个家伙什么人?我如果不赴约会怎么样?

    黄皮肤说,你们在国内应该听过索马里的传说吧,这里最出名的是什么?海盗,给你送信的这人就是这里最大的海盗头子扎克,这里人叫他死神代理人,就是说谁得罪了他,就该下地狱了。

    叶乘风和羊老三闻言脸色都不禁一动,叶乘风心里估计,这个号称死神代理人的叫扎克的海盗头子,估计在吉布提就已经派人盯上自己和羊老三他们了,为的就是现在?

    黄皮肤这时却继续和羊老三说,三年前有一个外地来的人,不过不是黄种人,我看他出手大方,就收留他住在这了,他也收到了扎克的信,和羊先生你一样没去。

    高鹏志这时不禁问黄皮肤,结果呢,结果发生了什么?

    黄皮肤有点说书人的味道,不紧不慢的点上一根烟,深吸了一口,吊足了气氛之后这才说,具体什么情况我不知道,只知道他离开我旅馆的第三天,有人在西面一个垃圾堆里看到了他的尸体,被野狗把肠子都拖出来了。

    叶乘风等人闻言脸色都不禁一动,高鹏志更有点想要作呕的样子,加上昨晚消耗过大,这时额头虚汗都出来了。

    羊老三此时心中也是一紧,从新看了一眼手里的信,自己来摩加迪沙是有正经事的,不想惹上了这种麻烦。

    叶乘风这时却忍不住问黄皮肤,那去过之后的人呢,他们安然无恙的回来了?说没说去吃过饭了扎克那里发生了什么?

    这次黄皮肤倒是没卖关子,直接和叶乘风说,你还真以为扎克是请你们去吃饭,他不过是敲你们一笔钱而已。

    高鹏志立刻问黄皮肤,我们在你这,他们也敢乱来么?

    黄皮肤此时得意的一笑,一般情况下,扎克都和城里的旅馆人没有什么冲突的,而且我们也给过一些年贡。

    高鹏志闻言立刻长吁了一口气,不想黄皮肤这时却又继续说,不过你没听我刚才说的么,那个暴尸荒野的人,是离开我旅馆之后的事,你能保证你永远呆在我的旅馆不出门?

    三人闻言脸色立刻又是一动,是啊,他们来索马里是要做事的,不可能一天到晚在旅馆里呆着,即使没有事,迟早也要离开摩加迪沙的。

    在旅馆里,叶乘风相信这个黄皮肤的人收了羊老三的钱,会尽量保证他们的安全,但是只要出了门口,估计黄皮肤就不会认了。

    而这个时候,黄皮肤一边将烟头扔在地上踩灭,一边“善意”地踢向羊老三,羊先生,您提前预支的房租只够你们三人住五天的。

    黄皮肤说着又看了一眼高鹏志,朝羊老三说,昨晚这位先生叫了特殊服务的费用,也会在您预支的房租里扣,也就是说,你们只能再住三天了。

    羊老三昨晚睡的早,而且住的地方没和叶乘风以及高鹏志的房间相连,不知道高鹏志还叫了什么特殊服务,居然这么贵,抵上三个人两天的房租,不禁看了一眼高鹏志。

    高鹏志脸色一动,连忙背过脸去,和黄皮肤说,没事,我们有钱,到时候如果还需要住的话,会继续给房租的。

    黄皮肤笑了笑说那样就最好了,我没其他意思,只是好心的提醒你们一句。

    他说着走到院子中间,朝着几个手下和其他住客说,没事没事了,大家都别看了,没什么热闹了。

    羊老三这时却把黄皮肤叫了过来,低声问,我们需要几把枪,你这里有没有的卖?

    黄皮肤看了一眼羊老三,随即说,我有,但是我劝你不要想着和扎克的人对抗,扎克可不是一般的海盗。

    羊老三立刻点头说,我知道,我没打算和他对抗,只是给我和我的同伴买来防身。

    黄皮肤这点了点头,让一个手下去后院来拿一个铁箱,打开后,里面全是各种手枪,什么型号,哪国产的都有。

    羊老三选了三把美国m1911a1式的,递给高鹏志和叶乘风哥一把,随即和黄皮肤说,一会让人转账给你,随即就招呼叶乘风和高鹏志回房。

    刚回房间,高鹏志就想和羊老三解释昨晚的特殊服务的事。

    不过羊老三显然并不关心这个,立刻拿起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让人给黄皮肤的帐号转一笔钱。

    挂了电话之后,羊老三看向叶乘风,昨天给你们看的照片上的人,你们都记下了么?

    叶乘风点了点头,暗想看来是要去行动了。

    高鹏志却连忙和羊老三说,老板,扎克那边怎么办?我怕我们出了旅馆就会遇上他们。

    羊老三一阵沉吟,这的确是个问题,不过他还是和高鹏志说,没事,他们才送来信,还在等我答复呢,在我没答复之前是不会有什么行动的,他们主要是要钱,不是要人命。

    叶乘风心中冷笑,你他妈自己不出去,反正出去有危险的是我们,你当然说风凉话了。

    不过高鹏志却对羊老三的话表示认同,点了点头问羊老三,我们现在去什么地方?

    羊老三立刻说,一会有有人来带你们去,你们什么都不要问,什么也不要管,看到这个人就干掉他,然后迅速回来就行了。

    高鹏志点了点头,和羊老三拍着胸脯说没问题,这尼玛是在摩加迪沙,杀个人还不和玩的一样?

    羊老三满意地朝高鹏志点点头,随即看向一直没说话的叶乘风,问他,你有没有问题。

    这个时候叶乘风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只能和羊老三说没问题。

    羊老三这才站起身来,掏出香烟来,取出两根替叶乘风和高鹏志点燃才递给他们,那这事就交给你们了。

    叶乘风站在门口自顾自的抽烟,高鹏志虽然昨晚折腾了一宿,但是此时提到要去杀人了,还是有些亢奋,苍白的脸上有了一点血色。

    一根烟还没抽完呢,外面就传来了汽车的鸣笛声,羊老三立刻和叶乘风和高鹏志说,人来了,可以行动了。

    高鹏志立刻将烟头扔掉,将手枪插好,朝羊老三说,那老板,我们就先去了,你在这等我们消息。

    叶乘风也朝羊老三一点头,就跟着高鹏志下楼了,羊老三也跟着下来,一直送他们到大门口。

    铁门打开,外面一辆破旧的吉普车上,一个穿着同样破烂不堪的黑人,后座上还坐着一个手持机枪的黑人。

    羊老三朝着黑人一点头,随即示意叶乘风和高鹏志上车,等两人上车后,羊老三还和两人说,完事后尽快回来,我在这等你们。

    高鹏志信心十足的和羊老三拍胸脯保证,让羊老三安心等他们的消息。

    等吉普车开远后,羊老三才匆匆回自己房间去了,而车上的叶乘风注意到了羊老三匆忙的举动。

    在吉普车开到前面拐弯口刚拐弯,叶乘风就示意司机停车。

    高鹏志不禁诧异地问叶乘风怎么回事,停车做什么?

    叶乘风和高鹏志撒了一个谎,要去杀人多少有点紧张,我去方便一下。

    高鹏志闻言一阵冷笑,不屑的朝叶乘风说,看你那样,在国内不是挺嚣张的么?怎么换了个地方就怂了啊?

    叶乘风根本就没搭理高鹏志,立刻下车朝旅馆走了过去,刚到门口,就见羊老三又匆忙从楼上下来。

    叶乘风立刻躲到了大门一边,没一会就见羊老三匆忙出门,朝着另外一个路口跑去。

    不一会又一辆破旧的轿车开了过来,羊老三迅速的上了汽车,车子一个急转掉头就开远了。

    叶乘风心中不禁一阵沉吟,羊老三这么匆忙是去什么地方?

    正想着呢,就听拐口高鹏志朝着这边喊话,撒泡尿不就随便找个地方就完事了,快点,就等你呢。

    叶乘风这才又回到吉普车上,高鹏志犹豫叶乘风的尿急,感觉叶乘风也就是那样,顿时更加意气风发的站在车后,滔滔不绝的数落着叶乘风。

    叶乘风则坐在后座一言不发,他总感觉这次去杀那个人,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但是具体哪有问题,他也说不清,难道就是因为羊老三也离开了旅馆?

    正想着呢,这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枪响,吓的站在车后的高鹏志一个站立不稳,差点从车上直接栽下去。

    叶乘风转头朝枪声处看了过去,只见几个穿着破烂迷彩服的军人正拿着枪在追一个人,那人跑的很快。

    追在后面的军人嘴里叽叽喳喳的叫着,没一会就朝前面又开了一枪,前面那人被一枪爆头,应声倒地。

    正好吉普车也开到了附近,叶乘风和高鹏志都看到地上那人脑袋上的血孔,鲜血和**一起往外流淌。

    几个军人这时也跑了过来,其中一个拿着枪,对着地上的尸体又连续开了两枪。

    高鹏志顿时冷汗又下来了,感觉腿上已经完全没力气了,瘫坐在车上。

    车上的那个黑人鄙视地看了一眼高鹏志,并没有说话,可能也是因为说了,高鹏志和叶乘风也听不懂的缘故。

    不过吉普车上的黑人和司机对此好像都见怪不怪了,看都没有看一眼。

    最奇怪的是一旁的三个军人明明看到吉普车上的黑人手里有武器,好像也没看见一样。

    叶乘风甚至开始怀疑那三个穿着迷彩服的军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军人。

    正在想着呢,这时吉普车突然戛然而止停了下来,司机转头朝着叶乘风和高鹏志,指了指前面一个看上去还算完整的,有点清真异味的建筑,好像在告诉叶乘风和高鹏志,已经到了地方了。

    叶乘风迅速的跳下了车,高鹏志这时也跳了下来,不过一个站立不稳,差点摔了一个狗吃屎。

    车上的黑人终于忍不住嘲笑了几声,高鹏志脸色泛红,朝黑人立刻吼道,老子炮打多了不行啊?

    黑人压根不搭理叶乘风,开着吉普车哈哈大笑而去。

    高鹏志不禁看了一眼叶乘风,见叶乘风并没注意他的窘状,这才长吁了一口气,正色地看向清真建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