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破落的吉布提机场

    在台湾这几天,叶乘风总体来说对这个小岛上的人没什么好感,这些人不论是少男少女,还是成熟男人,都会对大陆来的人有一种天生的异样眼神。

    这种异样的眼神和上世纪九十年代大陆人看到港台人有点相似,但是那会的大陆人对港台同胞的眼神是惊羡,而现在台湾对大陆人的眼神是一种骨子里的鄙视。

    叶乘风根本就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要在台湾生活,他只有少不更事的时候,整天被那些港台电影电视迷惑的时候,才曾经偶尔幻想一下。

    现在经历了这几天的台湾之行,叶乘风连儿时的那一点点憧憬都不复存在了,虽然还谈不上对台湾的厌恶,但是至少不喜欢。

    虽然如此,叶乘风还是没有马上拒绝岳天龙,笑着和岳天龙说,等我能或者从索马里回来再说吧。

    岳天龙也没有再说什么,和叶乘风说,去索马里要从台北国际机场登机,直飞香港,再由香港转机去迪拜,我已经让人给你弄了一张台湾的临时身份证,方面你登机用。

    叶乘风说了一声谢谢的时候,正好见龙喜凤进了别墅,就没在和岳天龙说什么了,而是走去低声问龙喜凤去哪了。

    龙喜凤低声和叶乘风说,羊老三让我把剩下的货送去给了一个香港来的买家,随即问叶乘风见过羊老三没有。

    叶乘风点了点头,龙喜凤随即又说,暂时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后天一早就要去香港,好好准备一下吧。

    翌日一早,叶乘风起床的时候,羊老三和高鹏志以及岳天龙都不在别墅了,就连平日里一直呆在别墅的山炮也不在了。

    吃过梅姐的早饭后,叶乘风才看到岳莹莹一脸无精打采的从别墅外走了进来,和她打了一声招呼,她也好像没听到。

    这时龙喜凤从二楼下来,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就和叶乘风说,我出去办点事,晚点回来。

    叶乘风连忙问什么事,龙喜凤说,暂时还不知道,羊老三让我过去一趟,好像很着急,我先去一趟,回来再说。

    等龙喜凤出门后,叶乘风这才看向正在无精打采地吃着早饭的岳莹莹,和她说,明天我就走了。

    岳莹莹这才抬头看了一眼叶乘风,眼神几经变化后,这才和叶乘风说,昨晚我接到了电话,说师傅的腿可能保不住了,要截肢,所以我连夜赶去了医院。

    叶乘风心下不禁一动,不过想想这个情况也许是最好的结果了,不禁问岳莹莹,那现在你师傅他……

    岳莹莹说已经连夜做了截肢手术,麻醉药性还没过,我乘着这个时候回来休息一下,等师傅醒了肯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没有了腿,以后他就不能再赛车了。

    叶乘风却和岳莹莹说,也许这对你师傅来说,未尝也不是一件好事呢,其实这种黑市赛车,即便他的腿还在,也迟早会出事。

    岳莹莹又何尝不清楚呢,这时只是轻轻一叹,和叶乘风说,这两天我想在医院多陪陪我师傅,明天我可能不能送你了。

    叶乘风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只是和岳莹莹说了一句,好好照顾好你师傅。

    岳莹莹简单的吃了几口早饭后,站起身说不行了,太困了,我要上楼补一觉,晚点还要起来去医院。

    她说着就朝着二楼走去,不过走到一半后突然又回头朝叶乘风说,虽然明天我不能送你,但还素祝你一路顺风。

    叶乘风闻言回头看向岳莹莹,轻轻一点头,朝岳莹莹一笑,说了一声谢谢。

    下午的时候,岳莹莹起床出门的时候,叶乘风正在自己房间看着电视,想看看大陆那边有什么新闻,但是却没发现什么。

    他在暗想自己失踪这些天,不知道南方他们有多担心呢,不过想到南方现在遇到的问题肯定也不比自己少,毕竟南泰集团陷入了危机,不知道解决的怎么样了。

    一直到晚上,羊老三他们才回来,不过并没见到龙喜凤,叶乘风看到高鹏志的时候,见他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怪异。

    羊老三见叶乘风,拿出了一张台湾的临时身份证和护照递给叶乘风说,这是岳老板给你准备好的,你好好准备一下,明天一早我们就登机去香港。

    叶乘风拿过来一看,发现临时身份证上,自己的名字叫做叶天阳,而且年纪还比自己实际年纪大了五岁。

    他收好身份证和护照,问羊老三,龙喜凤去哪了?怎么还没回来?

    叶乘风在问羊老三这个问题的时候,发现站在羊老三身后的高鹏志眼神中又闪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羊老三却轻描淡写的和叶乘风说,阿凤这次就不和我们一起去了,她要留在台湾帮岳老板做几件事,等我们从索马里回来,你就可以再看到他了。

    他说完就转身上了楼去,还和叶乘风说,今天陪岳老板应酬了一天有点累了,我就先去睡了,你也不要太晚,错过明早的飞机,就还要等一天。

    叶乘风什么也没有说,这时见高鹏志从自己身边路过的时候,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低声问,龙喜凤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高鹏志一把甩开了叶乘风的手,整理了一下衣袖,朝叶乘风说,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能出什么事,羊老板不是说了,她要留在台湾帮岳老板做事。

    他说完也头也不回的上了楼,只留下叶乘风一脸疑虑的站在原地,高鹏志上楼的一霎还不禁回头看了叶乘风一眼,轻蔑的一笑。

    本来叶乘风是想等岳莹莹回来,借她的手机给龙喜凤打一个电话问问的,但是发现自己压根就不记得她的手机号。

    叶乘风随即又想,这只是自己的猜想,也许正如羊老三说的一样,龙喜凤只是留在台湾帮岳天龙做事呢。

    翌日一早,叶乘风醒来的时候,羊老三和高鹏志已经在楼下客厅了,见叶乘风下来后,羊老三立刻起身和岳天龙握手说,“岳老板,感谢你这几天的款待,我就先走了,等我回来的时候,肯定还要找你大喝几天!”

    岳天龙拍了拍羊老三的肩膀说我等着你,随即看向刚刚下楼的叶乘风,从沙发上拿起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递给叶乘风说,这是莹莹给你的,她朋友出了车祸在医院呢,她就不来送你了。

    叶乘风接过礼盒感觉还挺沉,和岳天龙道了一声谢的时候,发现一侧的高鹏志看自己的眼神又有些异样。

    岳天龙随即让山炮过来,让他开车送三个人去台北登机,一直送到门外,又和羊老三、叶乘风以及高鹏志三人一一握手告辞。

    基隆到台北的路程只有五十里地左右,开车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加上去机场的路程,一个小时便到了。

    山炮送叶乘风等人登机后,就返回基隆了,而叶乘风用的假护照,机场工作人员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等他们都坐上了飞往香港的航班,一小时四十分钟后,飞机准时在香港的赤鱲角国际机场。

    也不知道是不是前不久的马航事件引起的,整个航程,叶乘风看不到任何乘客的笑脸,好像都显得格外的紧张。

    在香港赤鱲角国际机场并没有离开机场,半个小时后,他们还要登机去迪拜。

    看着机场里行色匆匆的路人,羊老三和高鹏志并没有多关顾,两人的神情很是凝重,叶乘风看在眼里没有说话,暗说你俩不会也在担心飞机出事吧?

    不过这还没有什么呢,等他们坐上飞往迪拜的航班,十个多小时后,在迪拜机场下机后,神情就显得更加的凝重了。

    坐在迪拜国际机场里等着去吉布提的时候,叶乘风发现在这个最新的国际大都市,国际中转站国家,有了一种异域风情的感觉。

    但是叶乘风他们这次来可不是和国内的一些土豪一样,是过来旅游的,他们则只是迪拜机场里的一个过客,他们前往的目的地是有魔都之称的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

    高鹏志的脸色似乎更加凝重,羊老三拍了拍他的手,看着一对刚刚从国内航班飞来下机,一看就是来迪拜旅游的旅客,和高鹏志说,等我们从索马里回来,也好好在迪拜玩几天。

    大约四十分钟左右,三人再次登上了去吉布提的航班,等到了吉布提下机后,叶乘风感觉这哪里是机场啊,感觉这里的机场就和国内的一些县市级的火车站一样,显得破破烂烂的。

    不过三人刚下飞机没过一刻钟,机场就有人提示,开往摩加迪沙的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

    叶乘风跟着羊老三和高鹏志,迅速的又朝这一个登机口走去,在候机室时,叶乘风注意到其他还在等候着航班的旅客,看着自己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他这时才想起来,以前看过一期介绍索马里的电视节目里说,开往摩加迪沙的航班,有一个很魅力的名字,叫做开往天堂的航班。

    名字虽然起的很美,但是背后渗透的含义却并没有字面的这么好,意思是有去无回的意思。

    叶乘风心中顿时也一下紧张了起来,在国内虽然打架斗殴都有过,大规模的火拼也遇到过,其他的危险也不计其数,但是真正和在摩加迪沙的情况还完全不一样。

    在摩加迪沙,危险是随时随地的,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遇到持枪的劫匪会突然出现,或者直接是一个看似笑容可掬的人,其实就是一个人体炸弹,他这才明白高鹏志为什么那么紧张。

    走到飞机前叶乘风更加感觉不安了,吉布提的飞机破旧的程度让人难以想象,还是以前老旧的螺旋桨式的飞机,甚至在开往摩加迪沙的那架航班锈迹斑斓,机翼上叶乘风都看到了弹孔。

    高鹏志走路的腿都有些发颤了,登机后发现破烂程度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座位几乎都是东倒西歪的,甚至连安全带都没有,地上居然还有蟑螂在跑来跑去。

    羊老三都不禁眉头微微皱起,高鹏志不禁低声问他,老板,我们真的要坐这架飞机么?

    羊老三看了一眼高鹏志后又看了一眼叶乘风,随即说没事,就一两个小时的事。

    等三人找了位置坐下后,三人发现居然还有不少人跟着上了飞机,羊老三立刻又安慰高鹏志说,你看,如果真的有危险,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旅客。

    高鹏志看了看见看四周,发现的确有很多旅客在陆续上机,很快不大的机场就坐满了人,他一想也是,传说的摩加迪沙那么邪乎,这些人不可能没听说啊,总不会突然这么多人嫌自己命长吧?

    想到这些,高鹏志总算轻松了许多,长吁了一口气,看了一眼一直没有说话的叶乘风,见他目无表情的,以为叶乘风也在担心害怕,立刻又拽了起来,别怕,没事。

    叶乘风看了高鹏志一眼,轻蔑的一笑,那眼神好像在和高鹏志说,你把哥当成是你呢。

    不过虽然如此,叶乘风心中还是有些担心,毕竟这飞机太过破旧了,能不能坚持飞到摩加迪沙的机场都是问题。

    不过叶乘风突然又想起了摩加迪沙除了魔都之外,还有一个别号,叫做天使之城。

    而飞机上又有这么多的旅客,叶乘风不禁心想,难道又是美帝丑化了索马里的缘故?

    很快飞机开始起飞了,虽然机身破旧,但是飞行不是问题,只是噪音要比波音飞机大了许多。

    飞机开了很久都没有发生任何问题,高鹏志完全忘记了之前的阴霾,居然和其他旅客开始攀谈了起来。

    叶乘风这会才知道,原来这货居然还会英语,不禁多看了这货几眼,心中暗暗对这货别眼相看了。

    但是没一会高鹏志的脸色顿时又暗淡了下来,低声和一侧的羊老三说,这些家伙都是去哈尔格萨的,不是去摩加迪沙的。

    羊老三的脸色也是顿时一动,没一会飞机就开始降落了,飞机里的人顿时下了一大半,整个机场里只有叶乘风、羊老三、高鹏志以及另外两个黑人。

    有一个刚才和高鹏志攀谈的还算热情的旅客下机的时候,朝高鹏志他们竖起了大拇指,又做了一个基督教的祈祷手势后,这才摇了摇头下了飞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