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不服报复

    叶乘风倒是没去管这些人看自己到底是什么眼神,他一直在拨打羊老三的电话。

    但是一直都是不在服务区的信号,一连打了十几个电话,都是这个提示。

    他甚至开始怀疑,岳天龙发来的这个手机号码可能压根就不是羊老三的,不过这也是他个人猜想。

    叶乘风随即想起来,自己不知道羊老三的号码,但是至少高鹏志的号码。

    现在高鹏志是羊老三的头号马仔,只要联系上高鹏志,不就联系上羊老三了么?

    不过叶乘风打高鹏志的电话后,居然发现和羊老三的情况一样,提示也是手机不在信号服务区,打了几个依然是同样的提示。

    叶乘风不禁暗骂了一声,这两货都在搞什么鬼呢,不过从高鹏志的手机提示也是不在服务区内,叶乘风可以看出,羊老三可能未必是在存心等自己。

    岳莹莹一直在担心她师傅柯伟海,此时出发去接柯伟海的车已经回来了,柯伟海下车后,脸色很是难看。

    一群女粉丝围了过去嘘寒问暖的让柯伟海很不适应,他可以从这些女粉丝的眼神中看出,她们对自己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崇拜,眼神里更多的是同情。

    而这种同情的眼神,恰恰是柯伟海最不想看到的,他已经习惯了这些无知少女对自己充满崇拜的眼神,同情的眼神往往都是投给那些输在自己手下的人的。

    柯伟海觉得,只有弱者才需要这些同情的眼神,而自己是一个强者,他就想享受那些赞誉的,崇拜的,甚至是膜拜的眼神。

    然而现在这一切已经完全不同了,他彻彻底底的在刚才的比赛中输给了叶乘风,这种本来应该属于叶乘风的同情眼神,的确该属于自己。

    柯伟海推开周围的女性粉丝,看向远处站在车旁正在打电话的叶乘风,他的脸色顿时变的冰冷。

    输了比赛本来心里就不舒服,如果此时叶乘风显得格外的兴奋,甚至激动的不行,这让柯伟海都能好受。

    毕竟能赢得自己这么传奇的一个车神,本来不就应该感觉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才对么?

    但是叶乘风的表现实在让柯伟海难以接受,他视若旁人的在那自己打电话,脸上别说是兴奋、激动的心情了,就连半点开心的样子都看不到。

    岳莹莹这时见柯伟海走了过来,她立刻走了过去,一时也不知道该安慰柯伟海好,还是说其他什么鼓励的话才好。

    毕竟这次带叶乘风来和柯伟海比赛,是她的主张,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柯伟海会不是叶乘风的对手。

    岳莹莹还是走了过去,和柯伟海说,师傅,这次是叶乘风赢的侥幸,他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下次……

    本来岳莹莹还是决定安慰柯伟海几句的,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些话每个字都刺痛了柯伟海的神经。

    其实只有像岳莹莹这种外行人才会觉得叶乘风是赢的侥幸,虽然赛车时的输赢只是在那一瞬间的事,但其实这样才更考验赛车手的整体素质。

    刚才叶乘风能赢自己,完全不是在侥幸,而是叶乘风无论是整体素质,还是车技都完全在自己之上。

    虽然外人眼里,可能自己只是输在了那个弯道上,但是柯伟海知道,其实从一开始比赛,他就注定了败局。

    岳莹莹见柯伟海的脸色很是难看,而且一言不发,此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立刻顺着柯伟海的眼神看去,正好见叶乘风气急败坏的敲着自己的手机呢,她立刻走了过去,朝着他大声说,喂,我手机又没得罪你。

    岳莹莹说着走到叶乘风的身边一把抢过了他手里的手机,这时又回头看了一眼柯伟海,立刻低声和叶乘风说,我师傅输给了你,你怎么也要过去说几句吧?

    叶乘风不禁皱眉道,输了就是输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他刚才赢了响尾蛇,我也没见他和响尾蛇说什么啊?

    他说着又从岳莹莹的手里抢过了手机,还问岳莹莹,是不是用你们这的手机打大陆的手机号码,要加什么前缀?我怎么打什么电话号码,都是不在服务区啊?

    叶乘风说着还朝岳莹莹的保时捷走了过去,嘴上还朝岳莹莹说,比赛也比过了,是不是应该回去了?

    而叶乘风路过柯伟海身边的时候,只是稍微的朝着他礼貌性的一点头,便上了保时捷,继续去拨打羊老三和高鹏志的电话,依然还是不在服务区。

    柯伟海见叶乘风居然如此目中无人,赛车赢了自己,居然还如此的无视自己,这实在是让自己无法忍受。

    岳莹莹见状立刻过来想要再劝导柯伟海几句,不想柯伟海这事却突然走到保时捷一侧,打开了车门,朝里面的叶乘风大声说,“我要和你再比一场!”

    叶乘风正在打电话呢,见柯伟海突然打开车门,就为了和自己说这么一句,不禁抬头看了一眼柯伟海,口气平淡地说,“不是已经比了呢,还有什么好比啊,拜托,我很忙,没时间和你们在这浪费生命!”

    他说着立刻又朝着不远处的岳莹莹说,“回不回去?我还有事呢!”说完就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柯伟海的脸色极为难看,这时一甩手,转身就朝着一侧走开,上了一辆白色的捷豹,立刻启动了车子开走了。

    岳莹莹连叫了柯伟海几声后,见柯伟海径自的开离了现场后,这才上了自己的保时捷,朝叶乘风说,你都赢了比赛了,就不能低调一点么?

    叶乘风不禁愕然地看着岳莹莹说,尼玛,我这还不够低调?你意思我赢了比赛,还要立刻灰溜溜的滚蛋,这才叫低调?

    岳莹莹立刻和叶乘风说,主要是你的态度……说着见叶乘风又开始打起了电话,压根就没在意自己在说什么,她不禁一声长叹,心道反正已经这样了,爱咋咋滴吧。

    想着岳莹莹立刻也启动了车子,开着保时捷离开了现场,身后的喧嚣声主角远去,这时突然又问叶乘风,“你以前是不是专业赛车手?”

    叶乘风又打了好几个电话,羊老三和高鹏志的电话提示依然还是不在服务区,索性挂了手机不再拨打了。

    这时听岳莹莹这么问自己,立刻说不是,其实要赢你师傅很容易,相信你也可以做到。

    岳莹莹不禁错愕地看着叶乘风,嘴里喃喃地说,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赢我师傅。

    叶乘风却和岳莹莹说,你师傅为什么常年赢?并不是他的车技有多好,而且是常年地开这一条道路,熟能生巧而已。

    岳莹莹还是不解地看着叶乘风,却听他继续又说,所以这就导致了你师傅十分的自负,而且还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不能应付突变情况。

    叶乘风说着还和岳莹莹解释着自己为什么能赢她师傅,“其实论车技什么的,我可能根本不是你师傅对手,但是他输在了轻敌,加上他太爱惜他这个常胜将军的名号了,所以不敢拼,而我呢,我压根就没有这个累赘的名誉,所以很多本来他可能也应该能玩出来的花样,他已经不屑玩了,所以他输了比赛。”

    岳莹莹不禁觉得叶乘风说的很有道理,他师傅柯伟海,的确是这么久以来未逢敌手了,有时候遇到一般的挑战者,他甚至都不屑搭理别人。

    之所以柯伟海会答应与名不见经传的叶乘风比赛,完全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但是他孤傲的性格导致了他虽然嘴上答应了和叶乘风比赛,但是内心根本就没把叶乘风当成一个对手。

    叶乘风又和岳莹莹说,“说到底就是因为你师傅不懂得尊重他的对手,如果他开始就重视这场比赛,其实在开局我就输了,我不但车子不如他,车技也许也不如他,但是当我们落后一大截的时候,他却和龟兔赛跑故事里的兔子一样,焉能不输?”

    岳莹莹仔细一想叶乘风的话,发现叶乘风说的没错,当时叶乘风已经完全被柯伟海甩开一大截了,但是柯伟海不但没有乘胜追击,而是放缓了车速,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柯伟海自己致使自己输了这场比赛。

    想到这些,岳莹莹不禁一声长叹,朝叶乘风说,算了吧,反正都已经比赛结束了,希望师傅能从这次的失败中吸取一点教训吧。

    叶乘风点了点头,这时手里岳莹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叶乘风还以为是高鹏志或者羊老三打来的电话,立刻接通了电话。

    不想电话里传来的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喂,我找叶乘风……”

    叶乘风听出了对方是龙喜凤的声音,立刻说我就是,你半天去哪了?

    龙喜凤则立刻和叶乘风说,羊老三已经来台湾了,我下午去接了一下机,现在他已经到了岳天龙的别墅了,山炮说你和岳小姐在一起,所以我给她打了电话。

    叶乘风这才明白过来,难怪羊老三的电话一直是不在服务区,原来他人已经到台湾了。

    他和龙喜凤说了一句知道了,便挂了电话,和岳莹莹说,回别墅吧。

    岳莹莹没有说话,这时他突然看向后望镜,和叶乘风说,好像有人在跟踪我们。

    叶乘风也朝后望镜看,只见车后的确跟着一辆车,但是由于是夜晚,看不清车牌还有车子的品牌型号,只能略微看出是一辆白色的车。

    他见状心下不禁一动,问岳莹莹说,你师傅是不是还有一辆白色的捷豹?

    岳莹莹点头说没错,随即脸色也是一动,问叶乘风说,你意思是后面的车是我师傅?

    叶乘风不置可否,不过见跟在车后的轿车并没有要加速的意思,暗想可能是自己想太多了吧?

    不过叶乘风刚刚这样想,后面就传来了一阵加速的车子引擎声,白色的车子迅速的开到了岳莹莹的保时捷旁边。

    叶乘风和岳莹莹都砖头看向一侧,却见一侧的白色跑车车窗打开了,里面坐着的的确是柯伟海。

    柯伟海一边开着车,一边朝叶乘风这边大声道,“刚才的比赛不算,我要和你再比一场!”

    叶乘风也打开了车窗,和柯伟海说,“我说朋友,一场赛车结果不代表什么,不用那么在意结果!”

    柯伟海却冷哼一声,朝叶乘风说,你刚才赢了,当然说这些风凉话了,我要和你再比一场。

    叶乘风看了一眼柯伟海,知道这个时候的柯伟海已经听不进任何话了,直接和柯伟海说,你先赢了岳小姐再说吧。

    柯伟海和岳莹莹闻言脸色都不禁一动,岳莹莹立刻诧异地看着叶乘风,什么,你让我和师傅比赛?

    叶乘风立刻和岳莹莹说,你忘记刚才我和你说的你师傅的弱点了?他连我都看不起,何况是你。

    柯伟海则立刻朝叶乘风说,我不和她比,只和你比,你现在就和莹莹换位置。

    叶乘风则又和柯伟海说,你先赢了你徒弟再说吧,说完就将车窗关上了。

    岳莹莹则显得格外的紧张,连声和叶乘风说我不行,我肯定不是我师傅的对手。

    叶乘风一边看着车外捷豹的情况,看看柯伟海会不会接受岳莹莹的挑战,一边和岳莹莹说,你只要把你上次和我炫耀的车技水平拿出来就行。

    而就在同时,一侧的捷豹车不停的发出引擎的轰鸣声,好像在表示他已经接受了叶乘风的提议,要和岳莹莹比一场。

    叶乘风一声冷笑,他早就猜到柯伟海一定会答应这个条件的,立刻和岳莹莹说,开始加速吧。

    岳莹莹有些犹豫不决的时候,叶乘风立刻帮岳莹莹改了档位,岳莹莹这事也没办法,立刻一踩油门,保时捷迅速的窜了出去。

    而一侧的捷豹这事也紧跟不舍的追在岳莹莹的保时捷身旁,两辆车暂时还看不出什么胜负来。

    而此时前面不远处一个拐角出现在眼前,叶乘风立刻和岳莹莹说,前面的拐道不要紧张,拿出你正常的水平就行。

    岳莹莹立刻和叶乘风说,不行,那个拐道她知道,刚拐弯没多远就是一个红灯路口,如果速度太快,到了红灯口,她担心自己停不下来。

    叶乘风却一声冷笑,你觉得你师傅会在前面的红灯口停下来么?

    岳莹莹闻言不禁一愕,很显然她是知道答案的,柯伟海绝对不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