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要挟

    米糖果门前六七辆警车缓缓开离,米糖果的大门被关上了,还贴上了封条,里面所有的人都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

    巷子里,巷子口都因为警车的出现,围的里里外外都是人,就是警车走了以后,人群还迟迟不散的在那议论纷纷。

    叶乘风此时也正在人群中,看着警车开远后,这才拿着手提箱朝巷子口的另外一侧走了出去,到自己车前,将手提箱扔到车上,立刻上车开车而去。

    刚才在陶晗手下到包间说有条子把米糖果前后门都包围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乘机溜了出来。

    不过想到米糖果的千门后门都是警察,而这个时候他发现了通往二楼的楼道,不过楼上的门紧锁着。

    就在叶乘风怎么都打不开门的时候,陶晗的手下拿着手提箱上来了,而他的手上正好有二楼办公室的钥匙。

    那人刚上楼就见叶乘风站在门口,没等他反应过来呢,叶乘风就上去将其制服了,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叶乘风拿过那人手里的手提箱,正准备打开窗户跳窗的时候,那人突然从后面袭击自己,缠斗中打翻了窗台的花盆。

    不过那人根本不是叶乘风的对手,很快又被叶乘风给制服了,还把他绑了起来,在办公桌上找到胶带,将他的嘴巴也封上。

    叶乘风正准备跳窗的时候,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既然警方这么大动作过来,就肯定要有点收获才行,不然这么无休止的纠缠下去,很可能会找到自己。

    所以叶乘风立刻打开了手提箱,从里面拿出两包白粉塞到那人的衣服口袋里,这才带着手提箱跳出了窗外。

    叶乘风刚跳下去,就听到二楼办公室传来了破门的声音,他迅速的在一排平方的楼顶上奔跑着,很快就绕过了米糖果的后巷。

    本来叶乘风是打算将白粉都留在米糖果的,既然羊老三要陷害陶晗,如果自己没有完成任务,羊老三那边不好交代。

    但是由于陷害陶晗是羊老三瞒着自己做的,所以自己不可能完全按着羊老三的意图来做,这也算是叶乘风对羊老三表示的不瞒。

    同时就算时候羊老三怪罪下来,叶乘风还能有一个推托之词,到时候自己就说,当时警方突然出现,他的脑子里第一意识,就是不能让这批货落在警方的手里。

    正想着呢,叶乘风已经开回了岳天龙的别墅,岂知车子刚开进别墅大门,就见院子里站着一个女人,正双手叉腰的看着自己,。

    叶乘风见站在自己车前的正是岳天龙的女儿岳莹莹,见她满脸怒容地瞪着自己,依然视若无睹,他明白岳莹莹为什么生气。

    没等叶乘风下车呢,岳莹莹就朝着车门走去,玉手不住地捶打着叶乘风的车窗,朝着叶乘风叫道,“下车!你给我下车!”

    叶乘风下车后,朝岳莹莹说,你不叫我下车我也会下车,难道我还要在车上坐一辈子?

    他说着就朝别墅大门走了过去,岳莹莹却紧跟不舍的朝叶乘风说,你这个大陆仔太没道义了,我好心给你们带路,你就把我丢在半道,好在我运气不错,遇到一个好心人,不然你让我一个女孩子怎么走回来?

    叶乘风压根就没搭理岳莹莹,走进别墅门的时候,正好见到山炮走了出来,立刻问,龙姑娘回来没有?

    山炮点了点头和叶乘风说,是回来过,不过又出去了。

    叶乘风心中一动,自己手机在大陆的时候就丢了,也没龙喜凤的联系号码,暂时不知道怎么联系她,更不知道怎么联系羊老三。

    而这个时候岳莹莹一把拉住了叶乘风的手,“喂,下午的事你难道不给我一点交代?”

    叶乘风转身看着岳莹莹,朝她说,“对不起总可以了吧?”

    岳莹莹脸色这才好看一点,不过却依然不依不饶的朝叶乘风说,“嘴上说对不起,谁都会,一点诚意都没有!”

    叶乘风问岳莹莹,那你要怎么才显得我有诚意,难道非要我跪在你大小姐面前,给你磕头认错?

    岳莹莹脸上逐渐露出了笑容,朝叶乘风说,那也不用,我岳莹莹也不素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你只要把答应我的事做到就行了!

    叶乘风不禁眉头一皱,朝岳莹莹说,答应你的事?我答应你什么了?什么时候答应的?

    岳莹莹立刻又板下了脸,朝叶乘风厉声道,“怎么,你刚答应没多久的事,这么快就忘记了?

    叶乘风看岳莹莹说的煞有其事,但是自己真想不起来答应过岳莹莹什么事了,诧异地看着岳莹莹。

    岳莹莹见叶乘风好像真不记得什么事了,立刻提醒叶乘风说,你早上出门的时候,为了让我给你带路,答应过我什么?

    听岳莹莹这么一说,叶乘风才想起来,恍然大悟地朝岳莹莹说,你是说晚上和你那个什么车神师傅比赛的事吧?

    岳莹莹这才朝叶乘风说,在你把我丢在路上的时候,我已经和我师傅联系过了,而且我师傅已经答应了你的挑战了,你准备一下,八点就和我出发。

    叶乘风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离晚上八点还有四五个小时了,他现在满心思的都是羊老三这件事,只是随口应付岳莹莹说,晚上再看吧。

    岳莹莹却立刻朝叶乘风说,没有再看一说,我就当你答应了啊,你要素到时候放本小姐鸽子,有你好看。

    叶乘风嘴上应了一声,但是很快就把这件事抛掷脑后了,他得想办法联系上龙喜凤再说,他问山炮龙喜凤出去的时候有没有说过什么?

    山炮说龙喜凤回来的时候,他都没注意,直到龙喜凤出门和自己借车的时候,自己才知道她回来过,不过龙喜凤什么也没说。

    叶乘风又问山炮有没有龙喜凤的联系方式,山炮不禁诧异地看着叶乘风说,她不是你马子么,你都没她联系方式,我哪来的联系方式?

    叶乘风再问山炮岳天龙去高雄什么时候回来,能不能把岳天龙的电话给我。

    山炮说他不知道岳天龙什么时候回来,而且天龙哥没交代的情况下,他不能随便把天龙哥的电话告诉他。

    叶乘风知道从山炮这边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突然想到了岳莹莹,立刻上楼去敲响了岳莹莹的房门。

    岳莹莹刚开门,叶乘风就和她说,你想我晚上去和你师傅比赛,不放你鸽子也行,你帮我打一个电话给你老爸。

    岳莹莹诧异地看着叶乘风,不过她还是打通了岳天龙的电话,说叶乘风找你有事,随即将电话交给了叶乘风。

    叶乘风拿起电话,和岳天龙说,岳先生,你有没有羊老板的电话号码,我手机丢了,现在有要事要联系一下他。

    岳天龙在电话里一阵沉吟后和叶乘风说,我暂时没空,等有空发到莹莹手机号码上,就这样,说完就挂了电话。

    电话里随即传来了嘟嘟嘟的电话忙音,叶乘风只好将手机还给岳莹莹,和岳莹莹说,一会你老爸要是发来一个电话号码,记得告诉我一声。

    岳莹莹立刻收好了手机,朝叶乘风一声邪笑说,那就要看你今晚敢不敢放我鸽子了。

    叶乘风顿时一愕,暗骂自己怎么这么傻,明知道岳莹莹正没东西要挟自己呢,现在自己却亲手送了一个机会给他。

    他一直在别墅里等到了晚上,吃过梅姐做的晚饭后,也没等到龙喜凤回来,也没等到岳天龙发来的短信。

    而岳莹莹吃完饭后什么也没说就上楼了,叶乘风还以为她已经忘记了比赛的事呢。

    没想到没一会功夫,岳莹莹就换上了一套休闲服从二楼下来了,朝坐在客厅的叶乘风说,跟我走吧。

    叶乘风起身问岳莹莹,你老爸发短信来没有?

    岳莹莹却没有搭理叶乘风,而是朝着别墅大门走去,嘴上却和叶乘风说,要想知道就跟我来喽!

    叶乘风无法,只好跟着岳莹莹出了别墅的门。

    山炮见岳莹莹这么晚还要出去,连忙跟了出来问岳莹莹要去哪。

    岳莹莹和山炮说,我和叶乘风出去办点事,很快就回来,没事的,说着上了自己的保时捷,朝叶乘风一努嘴,示意他上车。

    等叶乘风上车后,岳莹莹立刻启动车子,将保时捷开出了别墅大院。

    路上叶乘风朝岳莹莹说,我已经跟你来了,现在总可以把号码告诉我了吧。

    岳莹莹立刻说,除非你和我师傅比赛结束,不然我不会告诉你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拿了号码,还会甩我?

    叶乘风无奈的一笑,说自己不是那种人,但是心下却在想,要是拿到了号码,鸟都不想鸟你一下。

    很快车子开离了山道,又路过市区几个街道,朝着另外一个山道开了过去。

    大约两个小时后,十点钟左右的样子,终于在前面山道上,某处地方一阵亮光特别的清晰。

    没一会功夫,岳莹莹的保时捷就到了亮光处,多远就可以看到那里停着无数的车,围成了一个圈,中间几个汽油桶里的火雄雄乱晃。

    到处都是看上去就不怎么正常的小青年,耳朵里充斥着他们的嬉笑和重金属音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