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果然有事

    叶乘风和龙喜凤见状都不禁一愕,叶乘风本能的握住了龙喜凤的手,准备避开枪弹。

    而对方并没有马上开枪,为首的一个人则是用质问的口气问叶乘风,“为什么车里还有其他人?”

    叶乘风这才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对方是见到了车内的岳莹莹,才会有如此反应。

    龙喜凤则和对方解释说,车里的是岳天龙的女儿,羊老板不是让部分货提给岳天龙么,他女儿就是过来提货的。

    对方半信半疑的看了岳莹莹一眼,见岳莹莹坐在车内一脸诧异地看着他们,这才缓缓的放下枪。

    为首的人示意自己同伴将手提箱交给叶乘风后,让叶乘风打开检查一下手提箱。

    叶乘风打开了手提箱,见里面全部是牛皮纸包着的长方形的块状物体,立刻撕开一个查看,里面确实是粉状物品。

    龙喜凤点了点头,和那四个人说东西我们带走了,你们可以和羊老板交代了。

    四人转身就上了船,开着快艇离开了现场,转眼间就消失在海平面了,就和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叶乘风将手提箱带上了车,朝后座一放,立刻启动车子离开了海滩。

    路上岳莹莹朝叶乘风说,我就知道你不简单,刚才那四个带枪的是什么来路,也是大陆仔么?

    叶乘风没有回答岳莹莹,从她的表情上看不出丝毫的害怕表情,好像还有一种特别刺激的感觉,她尚且不知道,刚才她已经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岳莹莹见叶乘风没搭理自己,立刻又问龙喜凤,刚才那四个人是干什么的?

    龙喜凤也不搭理岳莹莹,岳莹莹自觉的无趣,这时目光注意到了叶乘风放在后座的手提箱,立刻伸手去拿在手里。

    叶乘风此时见状,立刻一个刹车,呵止岳莹莹,随即从她手里将手提箱拿了过来,交给了龙喜凤。

    岳莹莹立刻不快的说,什么东西这么紧张,我看看而已,用的着这样么?难道里面的东西见不得人?

    叶乘风没有说话,又重新启动了车子,继续往前开。

    岳莹莹气鼓鼓的坐在车后,朝叶乘风和龙喜凤说,你们什么意思,不管怎么说,也是我带你们来这里的。

    说到这里,岳莹莹立刻意识到了什么,随即朝叶乘风说,“哦,我知道了,你们就是利用我来给你们带路的,现在你们目的达到了,就不搭理我了素吧?”

    龙喜凤回头看了岳莹莹一眼,刚想说两句好话哄哄岳莹莹。

    不过叶乘风却抢着说,“没错,现在你才发现么?你除了能给我们带带路之外,还能有什么用?”

    岳莹莹脸色顿时大变,立刻伸手就朝叶乘风的头上伸去,想要抓叶乘风的头发,嘴上还破口大骂。

    叶乘风根本就不给岳莹莹这个机会,立刻伸手扣住了岳莹莹的手,随即停住了车子,下车打开了后门,一把将岳莹莹从车里拖了出来。

    岳莹莹大叫道,你们什么意思,你们这素过完拆桥,念完经就不要和尚了!

    叶乘风却朝岳莹莹一笑说,你说错了,我们是念完经就不要尼姑了。

    他说完立刻上车关上车门,岳莹莹则立刻追上来,对着车门又踹又打,不过叶乘风随即就启动了车子,绝尘而去。

    岳莹莹朝着叶乘风的车子破口大骂道,你们忘恩负义,不得好死……

    她心里还将叶乘风诅咒的体无完肤了,而这个时候却听身后传来一阵轰鸣声,她还没来记得转身,就见四五辆摩托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车速,从她身边穿梭了过去。

    不过此时的叶乘风根本已经听不到岳莹莹对自己的诅咒了,龙喜凤诧异地看着叶乘风,“其实没必要这么对岳莹莹吧!”

    叶乘风朝龙喜凤说,其实在这里放下她,是为了他好,我们不是怀疑这次羊老三的动机不纯么,那么我们现在带着这批货,就一定不会顺顺利利的,岳莹莹虽然是岳天龙的女儿,但毕竟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而已,我们就不要祸害她了。

    龙喜凤这才恍然,她还以为叶乘风是故意针对岳莹莹呢,没想到叶乘风却是为了岳莹莹的安全着想。

    正想着呢,就听车后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声音,龙喜凤从后望镜里看了一眼,只见车后出现了四五辆摩托车,正风驰电掣一般的朝他们这边赶来。

    叶乘风只是瞥了一眼,随即朝龙喜凤说,该来的还是来了,坐好了。

    说着叶乘风一踩油门,车子陡然加速,犹豫惯力,龙喜凤的脑袋顿时朝后仰去,只感觉路道两旁的东西火速往后移动。

    不过即便如此,后面的几辆摩托车还是紧追不舍,根本没有被叶乘风甩开多少。

    叶乘风从对方摩托车的发动机引擎声音就能听出对方的摩托车性能都不错,车速绝对不在自己车子之下,想要甩开他们几乎是不可能了。

    龙喜凤这时手里紧紧的抱着手提箱,瞥了一眼叶乘风,好像有什么问题要问叶乘风,但是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而就在这个时候,叶乘风突然一踩刹车,将车子整个横在了路道上。

    后面一辆追的最近的摩托车,完全来不及刹车,砰的一声撞在了车上了,人直接被甩过了车身,重重的摔在地上。

    好在这货带着安全帽,不过估计当场脑袋就烂了,不过现在也没好在哪里,估计肋骨和腿骨禁断,就算送医及时,也肯定落到残疾了。

    而后面四辆摩托车见状,要么开始避开车子,要么紧急刹车,避开横在路道上车子的,车子一个不稳,立刻倒在地上,滑的老远,腿上的护膝都磨破了,钢盔在地上磨的火花直冒。

    紧急刹车的,也被惯性直接摔了出去,受伤虽然不重,但是也是脑袋一蒙,躺在地上半天回不过神来。

    叶乘风立刻打开车门,和车上的龙喜凤说,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下车。

    他随即快步走到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家伙身边,一把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摘掉了那货的安全帽,“跟着我做什么?”

    那人抬头的时候,叶乘风才注意到,这货很是眼熟,这时心中一动,这家伙不就是刚才送货给自己的人么?

    叶乘风立刻一把将他提到车边,用力将他撞在车上,随即掐着他的脖子问,“你们他妈什么意思?”

    那人本来就被摔的够呛,又被叶乘风这么一顿折腾,完全喘不过气来了,眼睛里充满血丝地看着叶乘风。

    叶乘风这才稍微松开了一些手劲,又问了一遍那人。

    那人连喘了几声粗气之后,才和叶乘风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叶乘风随即手上用力又扼住了对方的脖子,你他妈把老子当傻子呢,你别说你们刚好是路过。

    他正说着,却听车内的龙喜凤突然朝自己大叫小心。

    叶乘风想也不想,立刻一把将身前的人提溜到自己的身后,只听砰的一声,身后一人一根铁棍重重的敲在了那人的脑袋上。

    那人头上的安全帽已经被叶乘风摘了,一棍子下来,脑袋上顿时一个蹩塘,血如泉涌的往外喷射。

    叶乘风一把将手里的人推开,随即对着他身后那个拿着铁棍的人就是一脚,迅速的将那人踹倒在地。

    那人从车上摔下来,受伤不重,只是一时缓不过神来,等他缓过来的时候,就发现叶乘风正挟制自己一个同伴。

    他想也不像就从摩托车上抽出带来的铁棍,瞧瞧的朝叶乘风靠近,想乘着叶乘风不设防的时候给他一记闷棍。

    但是他没料到龙喜凤给叶乘风报信,自己一棍子居然打在了自己同伴的脑袋上,顿时愣了一下。

    而就是他这么愣了一下,叶乘风一脚已经踹中了他,他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叶乘风一脚踹倒了。

    叶乘风没等那人回过神来,上去对着那人就是一顿猛踹,随即又拿起地上的铁棍,对着那人的身上一顿蒙砸。

    那人被打的完全还不了手,疼的哇哇乱叫,不过好在叶乘风并没有攻击他的要害,只是打断了他的手。

    叶乘风一顿暴打后,随即蹲下身子,用铁棍扼住他的脖子,“说,谁让你们来的?你们他妈到底什么意思?”

    地上那人连忙说,我们也是奉命行事,我们不知道什么事,有人让我们过来抢你们手里的货。

    叶乘风不禁骂道,你们***想要货,当时不给我就是了,给了我又来抢,什么他妈意思。

    地上那人连声说,我们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叶乘风立刻说,什么人牌你们来的?

    那人指了指第一个被叶乘风的撞飞的那人,说就是那个人。

    叶乘风看了一眼那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立刻用铁棍将眼前的人敲晕,迅速的走到那人的身前,摘掉了他的安全帽。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那人口鼻之间都在流血,像是受了什么内伤,已经奄奄一息了。

    不过叶乘风还是认出了他就是刚才送货给自己的那个为首的人,他立刻问那人,是不是羊老三让你们来的?

    那人想要说什么,但是一张嘴,就是一口血喷了出来,根本就说不出半个字来。

    叶乘风知道问不出什么来了,索性上车,立刻启动了车子,开离了现场。

    车上的龙喜凤问叶乘风说,现在我们怎么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