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自投罗网

    岳莹莹见那人的眼睛好像能看透自己的心思一般,特别是他脸上挂着那种似笑非笑的笑容,让人感觉浑身不自在,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

    那人倒是没太注意岳莹莹,只是看了一眼,确定她是不是岳莹莹之后,眼神就从她的身上转移到了叶乘风的身上。

    这人似乎习惯了别人看到自己的时候,就像岳莹莹的那种表现一样了,一看叶乘风看自己,脸上居然没有丝毫表情,倒是让他感觉不自在了。

    叶乘风此时也松开了虎三哥的手,看向这个虎三哥称作二哥的人,这人应该是虎二哥了,看这货的表情,笑面虎最适合他了,而那个虎三哥应该叫矮脚虎。

    虎二哥看了一眼叶乘风和岳莹莹后,朝虎三哥淡淡地说了一句,这里人多眼杂,把他们带去黑屋再说。

    他说着又看了一眼叶乘风后,直接朝着走廊走了过去,很快消失在了走廊里,就好像从来没来过一样。

    虎三哥立刻让手下将岳莹莹押了过去,随即回头看向叶乘风,他知道自己想要抓住叶乘风并不容易,所以只是威吓叶乘风说,“你不想岳小姐有事,就跟着来!”

    说完虎三哥还补充一句,“你要素脓包的话,就滚回去告诉岳天龙,他女儿在我们手里!”

    虎三哥说完立刻跟着一众人朝着走廊尽头走了过去,叶乘风站在原地一阵犹豫,自己是不是该跟过去。

    本来这件事应该是岳天龙和信义五虎之间的个人恩怨,自己毕竟是一个过客,这些事原本就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但是毕竟岳天龙对自己有收留之恩,自己要是没看到也就算了,现在亲眼看到岳莹莹被五虎的人抓去了,这再不管,怎么也说不过去。

    想明白这些,叶乘风只好跟着一众人也朝走廊尽头走了过去,走廊的尽头有一个后门,没有关上。

    叶乘风走出后门,就见虎三哥等人朝着后巷不远处的一个小屋走了进去,叶乘风立刻也跟了过去。

    虎三哥好像知道叶乘风会跟来一样,进屋后并没有关上房门,而是等叶乘风进来之后,才将屋门关上。

    叶乘风刚进门就见这个门内其实又是一个走廊,虎三哥一直压着岳莹莹又走到了走廊的尽头,这才推门而入。

    虎二哥此时正坐在里面的办公桌前,手里夹着一根香烟,见众人进来之后,让虎三哥的手下都出去,这才朝岳莹莹和叶乘风说,“请坐!”

    岳莹莹身后没人押着她了,稍微活动了一下后,并没有坐下,朝虎二哥说,“你们既然知道我是岳天龙的女儿,就马上放我回去……”

    虎二哥脸上依然挂着笑容,朝岳莹莹说了一句稍安勿躁后,从烟盒里掏出了一根香烟,问叶乘风抽不抽。

    叶乘风也不和虎二哥客气,抽出一根后,虎二哥居然拿着打火机过来帮叶乘风点上。

    看虎二哥这嬉皮笑脸,低声下气的样子,好像他叶乘风和岳莹莹不是被挟持过来的,而是下来视察的领导一样。

    不过叶乘风并没放下戒心,虎二哥这种笑面虎,他可是见得多了,他越是如此,心里就越没怀什么好主意。

    果不其然,虎二哥刚给叶乘风点燃了香烟,就又坐回了凳子上,看了一眼岳莹莹后,朝叶乘风说,“你素岳小姐的保镖?”

    叶乘风抽了一口香烟,没有回答虎二哥的问题,而是直接朝他说,你们想怎么样,不如直截了当的说吧,别拐弯抹角的了。

    虎三哥刚要发作,虎二哥朝他使了一个眼色,虎三哥顿时不吭声了,坐在叶乘风和岳莹莹的后面,自顾自的抽着香烟。

    虎二哥这时朝叶乘风说,我叫潘国发,信义五虎的老二,道上的人都叫我虎二哥,不知道朋友你怎么称呼。

    叶乘风见潘国发一直不如正题,索性抽着香烟,不再搭理潘国发。

    岳莹莹这时却朝潘国发说,“笑面虎,我知道你,上次学生反服贸的事是你背后在搞鬼吧?

    潘国发闻言一愕,随即嘿嘿一笑,朝岳莹莹说,岳小姐素听你老子岳天龙说的吧?我们信义五虎,在信义这一块是有点名望,但是那么大的动静,可不素我们能搞出来的。

    叶乘风本来听岳莹莹这么一说,心中还真是一凛,毕竟前不久新闻上天天都是台湾学生游行反服贸的事,没想到居然和眼前的这个人有关。

    但是听潘国发这么一说,叶乘风也觉得有道理,潘国发他们信义五虎可能是参与进去了,但是真正背后策划的人,是明敬谠(你们懂的)的人。

    不过从这条信息上看来,叶乘风大致猜到,可能信义五虎和台湾的谠派斗争还有一些关系。

    岳莹莹这时冷哼了一声,朝潘国发说,我才不管素不素你们搞出来的呢,你现在带我来这里,想做什么,直接说吧。

    潘国发这时淡淡一笑,朝岳莹莹说,你放心,我们信义五虎和你老子岳天龙的恩怨,绝对不会祸及妻儿的,我让岳小姐和你的朋友来,只是想你们帮我们一个忙。

    岳莹莹闻言不禁瞥了一眼叶乘风,冷哼一说说,我和他才不素朋友嗫。

    潘国发并没有理会岳莹莹的这句话,而是看向了叶乘风,“我想让你回去给岳天龙带一句话,只要岳天龙赏脸和蔡女士吃一顿饭,我保证他的女儿毫发无伤!”

    叶乘风知道潘国发说的蔡女士是何许人也,也知道他们的用意是什么,岳天龙在政治上肯定是偏向小马哥所在谠派的,所以他们想用岳莹莹来要挟岳天龙。

    他原来这只是一般的**帮派恩怨,没想到这还涉及的政治,如果不是岳天龙收留自己,叶乘风还真不想缴获进来。

    不过细细一想也是,台湾的政局,向来是和**有牵连的,这也是台湾的政治标志之一。

    叶乘风这时将香烟掐灭,朝潘国发说,我想我帮不了你,一来,我不是三联帮的人,二来,我不想掺和你们和岳天龙的恩怨,我来台湾只是逗留几天就走,这些事本来和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潘国发闻言眉头微微一皱,打量了叶乘风半晌后,朋友,你来台湾是做什么的?又要去哪里?

    叶乘风耸了耸肩,和潘国发说,我对你们的事一点兴趣也没有,也不喜欢别人大厅我的事。

    虎三哥一时没吭声,这时立刻站起身来,朝叶乘风呵斥道,“大陆仔,我不管你来台湾做什么,又要去哪,但素你要明白,现在你在信义!”

    潘国发则朝虎三哥摇了摇头,随即朝叶乘风一笑说,“既然朋友把自己当做事外之人,这样也好,我们大哥在大陆也有不少生意呢,说不定以后去大陆,还有事要请朋友你帮忙呢,既然朋友不愿意帮我们送这个信,那我们就不送了!请!”

    虎三哥闻言立刻朝潘国发说,“二哥,你就这么放他走啊?”

    潘国发瞪了一眼虎三哥,连忙又朝叶乘风一笑,“朋友,请,不送!”

    叶乘风却没有要起身的意思,却朝潘国发说,“我可不能一个人回去,我是和岳小姐一起来的,如果一个人回去,我无法和岳天龙交代!”

    虎三哥立刻冷哼一声,“骂了隔壁的,我二哥让你走,你还拽起来了,你不素说你不是岳天龙的人么,那你还要和他交代什么?”

    叶乘风则朝潘国发说,我虽然和岳天龙没什么交情,但是岳小姐却是和我一起来的,要不然我也不会管这么多,要不这样,你们等我离开了台湾,你们再抓她,那个时候就和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了!

    潘国发只是一阵冷笑地看着叶乘风,“朋友,我素给足了你面子,但素你这个要求似乎有点太过了,你觉得我会答应你么?”

    叶乘风则和潘国发说,如果我是你,我也不会答应。

    潘国发一笑,“这就素了,那你还这么要求?”

    叶乘风说,既然你们不放人,我用我的方法带他走,这就没有问题了。

    潘国发还没说话呢,叶乘风突然站起身来,一把拉住了岳莹莹的手,低声和她说,你跟在我身后就行。

    潘国发和虎三哥见状都站起身来了,不过没曾想到,岳莹莹却甩开了叶乘风的手,“我才不要和你一起走呢!”

    岳莹莹如此,不但叶乘风为之一愕,就连潘国发和虎三哥都愣了一下,叶乘风要救她走,她居然还不乐意了?

    叶乘风看了一眼岳莹莹,这事突然明白了,岳莹莹是故意来到这里,故意让信义五虎的人抓她的。

    不然凭她是岳天龙的女儿,不可能不知道信义五虎和她老子不但有过节,而且政治立场还不一样,她还故意来带五虎的地盘,这不是明摆着自投罗么?

    就在叶乘风和潘国发、虎三哥都诧异岳莹莹的动机之时,屋门被人推开了,一个染发的小混混着急的和潘国发以及虎三哥说,“二哥,三哥,不好了,三联帮的山炮来了,现在正在米糖果大门口闹事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